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目录] > 第5章:小三对决黄脸婆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第5章小三对决黄脸婆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等潇潇吃好后,刘怡倩还是带小孩上楼去了。

徐之明夜里回来后,问她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

“听人家讲,她昨天就在我们家了?”

他不承认,说没有这回事情,昨天是另有一个他的男同事在家里吃晚饭,因为他不会喝酒的,所以给他买了饮料。刘怡倩也半信半疑起来。徐之明因为知道是别人的挑拨,知道了她的发火的原因,也就没有说什么了。他们依旧平平常常的过着日子,每天送小孩去学校上学。

他一次出差回来,东西就先丢在新房子里,连小孩的点心都没有带回厂的宿舍,又出去一整夜没有回家。刘怡倩很伤心,为此凌晨还写了一篇日记,常常在她以后还是看一次就流一次泪。

-------------刘怡倩日记----------

“如今他已不愿回家过夜,甚至出差十来天后的今天,也不想在家呆一晚,回家来两手空空,包也不记得带回家,又整夜不见人影的出去混。我无法容忍下去了,我应该作出选择。就此不生不死的拖下去,没有意思,只有使自己更痛苦,虽然我痛苦的心,已被冷漠的脸所掩盖。

我心里清楚,他仍然是我所爱的那个明,却也清楚自己已不是他的唯一。我也已经老了,而且也不想用自己的身体来引得他的爱。有时候想想,既然曾经爱过,又何必真正拥有。可我如何能扮从容?今日的从容,乃是绝望的表象。其实,如何能从容,如能从容,想必也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可不从容又咋样?…..能重新从跌倒的地方不记前嫌的爬起来吗?似乎已经太绝望了。再死一次吗?我不能丢下我的女儿,和生我养我的父母。还是去成就出自己的明丽吧!

------------------------------

95.6.30.早,大雨,人不归

此时此刻唯有你来入梦,为何梦里的你也冷酷,四顾茫茫,人生风雨中,谁能与我共扶舵?把正方向,不至于吞没在茫茫里!风雨中冷酷的你怎肯来与我共扶舵?人生的风雨中,四顾茫茫,我该何去何从?我该何去何从?

醒来谱哀歌一曲,在孤寂,黑暗的隧道里,我为自己伴奏!

恶鬼也来欺凌我,床头剑,自出鞘,退却恶魔,伴我进入温和梦,心上人,你竟不似刀剑温柔能暖我心窝。孤寂独守,梦中带儿共受惊吓,梦中的儿,你也备受惊吓。甜睡的儿,可有恶梦缠你心头?娘怎能让你代受过?儿明日的幸福可有盼头?

我如今是日里微笑度日,夜里呜咽自悲,生不如死。老公偏说我厚脸皮,黑心肝!竟既厚且黑,不成大雄,也是大奸。

-------------------------

感情已经到了接近崩溃的边缘,刘怡倩坚持要搬到新房子里住。

后来她又去了银河宾馆的总台上班了,是上一天班,休息一天的。

新房子刚刚拿到钥匙,还没有装潢,他在就那里先放了一张床。

那次,他的弟媳到她上班的地方玩,刘怡倩给了她家里的钥匙,她说开不进去门,于是刘怡倩就陪她一起回家去看看,没有想到,徐之明正和那女人从他们家下来,也刚好走到楼梯口。徐之明怕刘怡倩上来打邵静乔,就推着拦住刘怡倩让邵静乔离开,推得猛了一点,地上有不平的泥堆让刘怡倩一屁股坐在了上面。刘怡倩看到徐之明护着她的样子,气疯了。回到宾馆后,刘怡倩大哭了起来,是老板娘帮她把身上的泥巴拍干净的。

刘怡倩有一天过去新房子那里,看见那床上有一滩液体在那里还没有干,知道他们是又来这里偷情来了。

她抑郁着,走到楼下的小店想进去吃早点的,却刚好又碰上了他们正坐在一起吃早餐,刘怡倩正气无处撒,又在那边看见一个徐之明的远房亲戚的老婆也在那边吃早餐,所以刘怡倩就出声了,她走到徐之明和邵静乔的桌子面前对他们说:

“你们还要不要脸?和情人吃早餐,是不是味道很好?”

她说完不等他们说话转身就走了。

她早饭都没有吃就气鼓鼓的去上班了,韩朝君看见她不开心的样子,就倚在总台边想问个仔细,他说:

“你老公和你吵架了?”

“你怎么知道?”

刘怡倩瞟了他一眼,她不想他知道他们夫妻之间闹矛盾的事情。

“在你脸上看出来的”

所以刘怡倩就向他倾诉了她老公的无耻行径。

韩朝君又丢了100元钱给她说:

“给我2包中华,剩下的买点心吃。”

刘怡倩丢给他3包中华,剩下的十元就拿出2包点心给他。

她知道他的脾气,已经将剩余的钱想补贴给刘怡倩用,点心哪里吃得完这许多?

可刘怡倩也是个死脑筋的有骨气的女人,不屑别人的小恩小惠。

这次她没有吃早餐,就接过他又递过来的点心往嘴巴里塞。

边吃边流泪。又发觉是在总台上班,要注意形象的,就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将自己的心情调节好,又换上了迷人的微笑,走出来,进入上班的状态。

韩朝君看见这个倔犟的女人不需要他的安慰,就招呼上他的一帮死党朋友和司机开车呼啸而去。

不久后的一天,徐之明正从安徽回来,刘怡倩看到他和那女人在黄山拍的合照,还穿着刘怡倩从杭州给他买回来的新西装,而且出门的前一天晚上,徐之明还让她替他把裤边缝起来,烫好,没有想到,他竟然是为了第二天和那女人去黄山游玩。

“真无耻!”

刘怡倩气不过,便打了一个电话,给邵静乔,说要过去跟她谈一谈。本来刘怡倩想冲过去跟她说个明白的,可后来一想,这个女人,太无耻了。怕跟她说也说不进去,就又打了个电话,跟她说不过去了,却忍不住骂了她几句。

邵静乔向徐之明告状,说是刘怡倩到她的厂里去闹了,害她丢了面子。

徐之明被她挑唆,就从他上班的地方,赶回来,携她一起,一人一辆自行车地往刘怡倩上班的宾馆兴师问罪来了。

刘怡倩刚刚和宾馆一起上班的客房部领班建芳一起要去她家玩一会。才走出宾馆的门口,就看到徐之明和邵静乔各自推车一起并肩向宾馆走过来,她没有害怕,就跟建芳说:

“我老公跟那女的过来了,我们先回去吧。”

她只是不想跟他们打照面而已。她暗自在那里想:

“他们肩并着肩的推着车走过来,是刚好经过这里呢?还是为了来对付我?我刘怡倩没有向他问罪,他徐之明竟然来向我问罪来了?”

一时间刘怡倩心如刀绞般的疼痛起来,面上煞白。

……本章完结,下一章“修理小三为出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