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目录] > 第7章:脸破了无颜现世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第7章脸破了无颜现世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徐之明一夜没有回家。

第二天,刘怡倩送小孩上学后,还是去上班了。这时,邵静乔的和她的表姐到了刘怡倩的上班的大厅,说要和她谈谈,刘怡倩说:

“现在是上班时间,等我下班了,到我家去说。”

她们看看在这里闹的话,丢脸的是他们自己,而且这边也有警卫闹起来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就什么也没有说,先走了。

晚上,刘怡倩和小孩都睡了,徐之明还是没有回来。她突然听见有人来敲门,就起来开了里面的木门隔着防盗门一看,是那女的和她的姐姐姐夫,在气势汹汹的叫嚷。刘怡倩看他们不是来说话的,而是来挑衅的,就对他们说:

“你们那么多人来干吗?我老公不在家,不方便开门。”

他们就在那里骂,说要把刘怡倩打回去。刘怡倩也生气得回骂了他们,说:

“做妹妹的是妓-女,做姐姐的也好不到那里去,怎么还有脸来我家排人势?”

她说完就用力的关上了门,想不理他们了。可是又忽然听到他们在用钥匙开着她家的防盗门,刘怡倩感觉到一阵寒栗,徐之明竟然将家里的钥匙也给了这个女人?她血往头上冲,一下子火起,心里想着:

“我老公居然把钥匙都配给了她了,那我在这家里还有安全感吗?”

她冲到厨房里拿了一把菜刀,喊着:

“谁要进来,我就砍死谁,死也是白死。”

她打开里门,他们也刚刚打开了外面的铁门,刘怡倩举着刀,向她们的方向砍去了。邵静乔的姐夫说着小心,拉了她姐俩一把,在她们的惊叫声中,刘怡倩犹豫了一下,刀锋偏离了邵静乔的头部却砍在了她姐姐在肩上,好在是冬天,三件毛衣破了两件。如果不是他姐夫拉了一下,那么刘怡倩就是砍在了那女人的头上了。

这时,徐之明也出现了,原来他就在他们的后面,刘怡倩不知道的。他们都一起挤进门,抢走了刘怡倩手里的刀,她看见自己老公和他们在一起,就更是气得发疯,她拿到什么就向他们丢什么,拿了脸盆就用脸盆向他们乱打。后来,徐之明在他们把刘怡倩压在墙上的时候,向他自己老婆的肚子上轻轻的踢了一脚,又用刀放平了敲了她的头一下,其实都不是很痛,刘怡倩却突然倒下了,也许是她没有力气了,也许是感觉她老公并不是真的在打她,是在做做样子,做戏给他们看,所以刘怡倩就配合的倒了下去。她抱着肚子在那里哭着,徐之明就把她抱到床上去了。他们都在边上,她姐夫说:“徐之明,我不知道你老婆这么冲动,否则就不来了。”邵静乔的姐夫本身也是徐之明的朋友,他这样说是为了在朋友面前可以下得来台。

刘怡倩心里想难道是徐之明要他来的?那两个女的还要上来打她,都被他们两个男的拦住了,邵静乔的姐夫说:“算了,这样也解决不了问题,今天如果不是我拉了你们一把,就出大事情了。”

后来他们走掉了,徐之明没有走,是怕刘怡倩会想不开吧。徐之明跟刘怡倩说:

“我是被他们骗来的,他们说静乔被你关在门里面打了,就去问我拿了钥匙来的。我踢你和用刀打你一下,那是做给他们看的。我其实是知道他们要来寻你的麻烦,怕你吃亏,我才跟来的。昨天也是静乔说你去她的厂里闹了,我只想问问你是不是?并不是想把你怎么样的,就想劝你一下,不要去闹。你原谅我,我改好吗?我以后都不去找她了。”

刘怡倩说:

“我没有去,只是打了电话。”

徐之明说:“她又在骗我。”

从那以后,那女的常常在他们家的楼下叫徐之明下去,刘怡倩不让他下去,那女的还跑上楼来,不停地敲门。徐之明开了她进来,她就非得让他一起出去不可,刘怡倩就说你如果走出去,我就比你先到楼下。徐之明不听,和邵静乔出去了,门关上的声音,把刘怡倩的所有的生趣都带走了。

刘怡倩拿了凳子,爬到了阳台上,她女儿潇潇看见了,使出了吃奶的劲抱住她妈妈的腿,一边拼命地叫着他爸爸,说妈妈要跳下楼了。刘怡倩使力地都扳不开小孩的手,这时,他爸爸开门跑进来了,一把将骑在阳台上的刘怡倩拽到地上,他说他只是让那女的走,那女的要他送到楼下才肯走。

“就是因为我不去理睬她,所以她才来闹的,你不要太伤心了。”

刘怡倩抱着小孩和小孩一起嚎啕大哭。

有天,那女的又来了,她在楼下叫着徐之明,徐之明不答应她。后来她就上来敲门,刘怡倩本来在卫生间里给小孩刷鞋底泥,徐之明不去开门,刘怡倩就洗了手去开了门,没有理她,竟自去卫生间里把盆子挪到了阳台上去洗了。

邵静乔在骂过徐之明后,要徐之明去打刘怡倩,说打给她看。

徐之明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他毫不犹豫的说:

“是我自己错,她又没有做错什么,我为什么要去打她?”

邵静乔不依不饶的说“打给我亲眼看了我才肯罢休。”

徐之明声音不高不低不紧不慢的看着她说:

“我不打她,你有本事就自己去打,我谁都不帮。”

刘怡倩以为她只是说说的,不敢来真的,就还是背对着他们,没有去理睬她。谁知邵静乔以为刘怡倩蹲着,又可能以为徐之明还是会帮她的,就过来阳台一把抓住刘怡倩的头发。刘怡倩发现她来真的了,也发火了,用手往上一探,扯抓了邵静乔的头发,把她的头按到了水盆的脏水里。这女人弄得一身的脏,还死扯着刘怡倩的头发不放,却又打不过刘怡倩。因为刘怡倩比她生得高大,虽然也是纤纤小姐一样的文弱苗条又白净。刘怡倩没有打她,也没有放手,就是叫着:

“徐之明,她如果再不放手,就别怪我不客气。”

徐之明让刘怡倩先放手,刘怡倩就放开了她,她却还是不放,以为徐之明是来帮她了,更是使劲抓了刘怡倩一下。刘怡倩痛得叫了一声,徐之明就火了,喝住她,说,再不放手就要打她了。她放了刘怡倩,却在刘怡倩家里哭个不停,徐之明让她去卫生间里洗一下,陪她下去坐车。

他们下去几分钟,徐之明就回来了,他没有送她上车。他们正在吃着刘怡倩刚刚烧好的面条,她又上来了。先把徐之明手上的面条连碗丢在地上,他就坐到沙发上去打游戏机去了,没有理睬她。她就又抢了他手里的游戏机砸到地上,还掀翻了茶几,又要从徐之明家的后窗上爬出去跳楼。徐之明只好送她回去了。

“黑眼,破脸,无颜现世”是刘怡倩写的日记上的话。

……本章完结,下一章“小车里太子求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