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目录] > 第83章:“分一瓢尝”的故事

《没有输赢的肉搏战》

第83章“分一瓢尝”的故事

MILI1966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已经是11点45了,刘怡倩在网络上摇曳得忘记了时间,发觉到买菜烧饭的话已经是来不及了。记起来今天是星期一,女儿应该是去上学了,女婿一个人肯定还没有起床。如果中午只有他们两个人自己吃饭,那么可以将昨天晚上的剩饭菜和在一起炒成菜饭的。所以刘怡倩就直接过去了,没有带卡卡也没有买菜去。

开了锁发觉女婿已经起来了,他刚刚洗好澡,在穿衣服了。他告诉刘怡倩说:“阿姨,今天你也要一起去店铺帮我收银的,王涛今天请假了,我来发货。”“哦,好的。”刘怡倩答应着,就往厨房去烧饭。

“今天需要早点去的。”俊又对刘怡倩说,意思是让她简单一点烧点吃一下就可以的。“潇潇上学去了?那我们两个就吃菜饭好了。”刘怡倩边问,边准备着。

“可以的。”俊对吃什么很少有意见的。

刘怡倩快手快脚的几分钟就端出两盘菜饭,给电脑面前的俊一盘,她自己一盘,在暖暖的空调下面快速的吃好。俊起得晚,中午的胃口要差一些,留下盘底的一小口说:“阿姨,这一点我吃不下了。”

“没有关系的,倒掉就可以的。你吃饱了没有啊?”刘怡倩说过前面的话,又怕女婿不喜欢吃菜饭,就道了一句。“吃饱了。”俊要将盘子拿去厨房,被刘怡倩接过,她拿去厨房洗好碗出来,俊已经在穿袜子鞋子了。刘怡倩的动作一向来都是最快的,常常站在门口等她们两,还催促他们快点又说他们动作太慢,还常常忘记带东西又跑回去拿。所以每次出门都是要提醒着:“零钱,手机,钥匙。”

这不,她走出厨房,就往门口走去,拿上背包穿上鞋子,又站在门口,提醒俊:“零钱,手机,钥匙。”

俊去抽屉里拿出零钱,直接塞给刘怡倩说:“零钱就放在你的包包里。”

刘怡倩在门口又伸手在门后的柜子上面的零钱罐里拿出4个钢蹦,准备好一会坐公交车要用。

俊又穿着鞋子直接跑回去电脑桌子那边拿来手机。刘怡倩已经走出门外,在电梯那边按了下去的按键,在等俊锁好门过来。她拦着电梯的门,不让关上,等俊跑过来才放开手。

在公交车来的时候,刘怡倩将早就准备好的零钱连俊的车费一起付掉了,俊还说着忘记拿钢蹦了。知道车子被潇潇开去上学了,刘怡倩在细节的地方准备得是很充分的。

一路上,俊的手机里淘宝号有人在问事情,他说:“真的很奇怪,每次都这样,一个上午都开着电脑,都没有人问,刚刚关了电脑,就有人问价了。现在两个人在上面问价。”刘怡倩说:“你可以让他们等你半小时或者一个小时的,等到档口了再回复他们。”

俊一路上看着手机,现在上车了还是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手机。年轻人可能最喜欢看的东西就是手机了,不是只能玩游戏看小说,现在做生意也可以在手机上谈生意。刘怡倩看了一圈车子上的年轻人,人手一个手机,都是注视着屏幕,一个手指在屏幕上面或快或慢的移动着。抬着头到处看的,基本上都是中老年人。

到档口了,今天并不是很忙,就是平常配货的是王涛,所以俊有时候都找不到货放在哪里?他平常自己太放手让员工去管事情了,连补货都想假手于旁人。现在不是款式记不住就是不知道东西放的位置,偶尔还得打电话问王涛,那个款式的东西放在哪里了?还有没有货?

刘怡倩因为平常没有在这边的店铺呆着,所以款式的名称都很陌生,价格也不知道。每个人给的差价就更不知道了,所以俊也要累一点。既要回答旺旺代发的代理问什么款式有没有货,又要拿货配货算出多少钱,有些还需要记账。

刘怡倩看着忙碌的俊,提醒着,几笔账记上了没有?俊总是后知后觉的说,忘记了,匆忙的要开始记账却又会呆住说都忘记哪几个款式了,等一会又说记起来了,才记好。几次这样,刘怡倩不禁担心店铺里每天要被人少去不少的钱。今天稍微看一下,俊就忘了记上500多元的东西。还有一些大单子需要记账的,配货单,刘怡倩就叫俊数一下配好货的件数,再数数看跟单子上的件数对不对?几次都是刘怡倩提醒后,俊愣了一下才去数,数好后说对的,这说明俊平常根本没有去对账的习惯。

有人来拿货的时候,常常找不到俊,他去隔壁的朋友店铺去聊天了,或者出去打电话了。今天是刘怡倩在收银,如果是俊自己在收银呢?他还会打开另外的一个电脑玩游戏,叫王涛配货。像这样的情景,刘怡倩看过后又心烦又担忧起来。又不好怎么说他,也不能跟女儿讲。潇潇的臭脾气,如果说了,就非得让俊挨一顿臭骂不可。让俊被潇潇摆个臭脸修理也是刘怡倩不想看到的。

在下班后,潇潇过来接他们一起到江山人开的菜馆吃饭。因为潇潇不喜欢吃狗肉炖萝卜,就想将这锅带着火炉的菜放到俊的面前去,不用对着她。俊起身,跟潇潇换了一个位置。潇潇称赞俊说:“哇喔,这么聪明?”刘怡倩就开口说:“俊只是记性不太好,聪明当然是聪明的。”潇潇就对着俊做怪脸。俊看见潇潇的怪脸知道潇潇的意思是刘怡倩又帮俊说话了,他故意说:“点在哪里?”

刘怡倩知道他们的暗语,点就是引人注目的点睛的那个词,或者说是笑点也好。其实俊是知道刘怡倩是暗示俊今天又几次忘记记账了,他心里也是怪难为情的。

刘怡倩也只是点到为止,并没有说出今天俊又忘记记账的事情。

期间他们身边的老虎机一直有人玩钱,潇潇刚刚来刘怡倩就将口袋里准备坐公交车的钢蹦给她去玩了。俊看见潇潇去玩就直嚷着,玩钱也不等我,这边又往卫生间走。等他回来,潇潇的2元早就没有了。她也知道俊喜欢玩这个,就从她自己的包包里又找出2元钢蹦,俊接过个就塞进老虎机里,才压了一次就没有了。

刘怡倩说让俊去总台打零钱,就想拿出包包里的钱,一边说,用百元的大钞去换零钱,反正我们零钱不多了,明天可能还不够用。俊刚想伸手过来拿,又突然记起他自己口袋里也有带皮夹的,就缩回手,说:“我这里也有钱的。”一边往总台走去。

换来20元钢蹦,俊将80元零钱递给刘怡倩,让她拿着零钱,就走过去压老虎机了。刘怡倩将这些零钱跟今天店铺的营业额一万多整钞和零钱放在了一起。等俊转眼20元的零钱哗啦一下给赢回来28个钢蹦,潇潇坐在吃饭的位置上越过刘怡倩的肩膀看见俊赢钱了,就又吵着俊:“留2元,其他的全部压下。”

俊刚刚在刘怡倩的:“哇,这么多。”的叫声里站起来收手,听见潇潇这样说,就又返身坐下压起来。刘怡倩回转身看了潇潇一眼的时间,转身看俊的战果,就只见俊站起来说:“没有了。”

刘怡倩看见坐到位置上的俊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就说:“再去换10元?”

俊拿出一张一百的,潇潇也拿出一张一百的在叫:“老板,帮我们再打10元钢蹦。”老板两张都接在手上,不知道拿谁都钱去找开好,就还给俊一张说:“这张是你的钱。”潇潇接回钱笑笑说:“没有关系的,我们是一家的,拿谁的都一样。”

潇潇拿到10个钢蹦就先起身去玩老虎机了。等老板把另外的零钱拿过来的时候,他不知道递给谁好,俊接过去说:“给我也可以的。”刘怡倩也笑着说:“给我也一样的。”

俊听见刘怡倩这样说,就看了她一眼。

刘怡倩突然发觉自己说这样的话很不妥。加上刚刚说了俊记性不好,所以她自己先在心里不舒服起来,总感觉自己不该掺和到他们的金钱中去的。吃过后,刘怡倩将没有吃完的狗肉打包回去了,她说第二天加个萝卜还可以再炖一锅。

这一顿才吃了120元还带回家一包,却输掉40多个钢蹦。

潇潇和俊要出去玩,就先把刘怡倩送回家去。刘怡倩问他们:“要去哪里玩?看电影啊?”潇潇说:“今天不是看电影,是去别的地方玩。你也喜欢上看电影了?”

刘怡倩说:“我自己也去看过了。”

“你已经去看过《王的盛宴》了?”潇潇很意外的问。

俊问道:“《王的盛宴》好看吗?”

刘怡倩接口道:“这个影片是像我这样的对历史的典故有些熟悉的人去看才好看的。”

潇潇在那边笑,她是笑她妈妈的自信。

刘怡倩跟他们侃侃而谈那个朝代的故事跟电影里没有渲染到的地方,所以也说了这个电影是有点失败的。还用厚黑学点评了一番刘邦项羽韩信的成败因素。他们都差点被她的“成亦萧何败亦萧何”,“你有过墙梯我有张良计”和“分一瓢尝”的故事给糊弄得一愣一

……本章完结,下一章“让人恶心的话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