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惹上首席①小阿姨,乖乖爱 [目录] > 第108章:大结局[下][全文终]

《惹上首席①小阿姨,乖乖爱》

第108章大结局[下][全文终]

沥沥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结局[下][全文终]

转眼时间过了一个月,半个月前,朵朵终于苏醒,郝仁喜极而泣。经过再三考虑,郝仁还是把芮司骁的近况告诉了朵朵。

他相信,几次将死神打败的朵朵,有着惊人的毅力。瞒,反而更遭。朵朵听后,只是沉默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然后开始努力恢复自己的体力。

每次发病,都仿佛死门关走过一遭。这次尤是。郝仁耳提面命,不让朵朵下床,朵朵便配合的呆在病床*上。权嫂每隔三天,会带着景思和童话过来。

两个女孩似乎也因为这件事,而突然成熟起来。

童话再不因为与夜翌的小别扭而落泪,景思也渐渐开朗起来,世界中不再满口夜翌。看着两个孩子明明软弱,却挺的笔直的小身板,朵朵心安,亦心疼。

女儿还是需要人呵护的年纪,却过早的认识到现实的残酷。

权嫂在一旁劝导着,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让朵朵不要多想,好好养身体便好。朵朵点头。

她当然要好好养身体,就算明知养也没用,也要养。

芮司骁需要她,孩子们需要她。他们的婚礼,她缺席了,不知他会不会失望。是她不好,竟然没能坚持到最近。

她要亲口对他说‘对不起’。

她要亲口告诉他,嫁给她,是她一生最幸福的事情。她要亲口告诉他,这一生,遇到他,她不悔。

每天除了躺在床*上无事可做,朵朵开始在脑海中理清案情。

何瑜静死了,死在芮家。她有问过权嫂。权嫂说那天她突然接到孔氏财团律师的电话,电话是打到芮家的,律师的意思是请芮司骁出具一份亲子鉴定,以证明其己经拥有继承人,用来办理孔氏财产交接,接替孔氏总裁之职。

律师的声音很焦急,权嫂不知其中轻重,当时一急,便应下亲自去找芮司骁告知的任务。因为人年纪大了,竟然也忘记了可以直接打电话了,反而出了门,打算去酒店找芮司骁。

至于福伯,则因为King突然生病,带着狗去看宠物医生。福伯以为权嫂在家,所以没有关门闭户,权嫂以为福伯在后院花园,所以急匆匆的离开。

所以才造就了芮司骁回家时,家里大门敞开,却无人值守。

权嫂为此后悔死了,言都是自己的错,如果走的时候锁上门,或许这事便不会发生了,朵朵安慰……对方显然是计划好的,就算权嫂锁上门,对方亦有办法打开。这一环扣一环的,让人防不胜防。

就连King的突然闹肚子,或许都是被人所趁。

还有就是那个人证,郝仁说那个位置是最佳观测芮家的位置。正对着他们的卧室。平时,纱帘都是放下的,外面也看不到屋里什么,可那天,偏偏纱帘是敞开的。显然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至于那个所谓的人证,他说他正好看到有人进屋,他很好奇那样的高门大户主人是什么样的,便掏出相机想照下来,向朋友炫耀,然后他看见屋中男人弯下*身子……地上,有个人。胸上,插着刀。

便是芮司骁弯身,手握上刀柄的瞬间,被那证人抓拍记录下来。

警方自然做了指纹鉴定。有朵朵的指纹,因为那是她的刀,有芮司骁的指纹,还有两个孩子的……还有一个陌生的指纹,警方并没有找到指纹主人,但警方认为那指纹不重要,因为司少伤人,有原因,有证人。

那证人很可疑,可杰派人去查,却察不出可疑之处。

那个自称孔氏的律师,却是查无此人。

很显然,这便是一张大网,想要见她与芮司骁一网打尽。人死在她们卧室,警方追究起来,自然怀疑她与芮司骁,而她们偏偏无法证明自己没有行凶,好歹毒的计,好狠的心思。

算计她便罢了,竟敢算计芮司骁。

何瑜静死便死,那样的女人,丧心病狂,死了世界倒干净,可芮司骁不能背这个黑锅。

当务之急,推翻所谓的证据。

这样一想,朵朵眼前一亮,马上联系冷文煊,他有些特殊背景,可以见到芮司骁。

很快,冷文煊便来了,同时来的还有六少……郝仁退出去,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搅。朵朵的计划刚才己和他商议过,他觉得可行。再有冷文煊与六少的支持,可谓是事半功倍。“朵朵,六哥看着我和司一起长大,是我们的兄长。有什么事,只管吩咐,我和六哥都会尽力的。”

朵朵感激的看向冷文煊与六少。

“文煊,六哥,谢谢。”从来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难。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能出现,朵朵是真的从心底感激他们。

“客气什么,朵朵,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说吧……”

朵朵点头。“背后设计之人,一定很清楚司的性子,知道但凡遇到我的事,他都会尽量隐瞒或掩饰。我们知道的是,其中肯定有孔希兰的手笔,只是不知道她负责哪些。

这便是一个在明处的敌人,我们可以从她开刀。我了解过她,她这几年花销极大,如果她被逼退出孔氏董事会,只靠手里那些股份每年的红利,钱根本无法支付她的开销,或许这是她出手的关键。

可以孔希兰的智商,还不足以将陷阱设计的这么精准。所以还会有其他人。我们可以设想一下,现在司如果出事,会是谁受益。当然,他们不知道和我司早己领了结婚证,以为只要阻挠我们成婚,便可以切断我与司的关系,至于两个孩子,景思一直对外宣称是养女,她或许可以分得世一一部分股权,可那股权必须在她成年后才能由她支配,那之前,由她的监护人管理。

景思的妈妈何瑜静死了,景思的爸爸芮司骁又被官司纠结,如果定案,芮司骁面对的会是杀人偿命,就算最终律师为芮司骁辩护,以防卫过当伤人至死定罪,也面临数年监禁。那时,世一怎么办?景思的监护权必然会转移。可转移给谁呢?”

朵朵说完,靠在床*上喘息着。

冷文煊眼底的担忧一闪而过。他们都在焦头烂额的想办法,可无非想的是怎么让警方撤销对司的指控,至于孔希兰的谎言,他们觉得也许孔希兰怕惹上官司,所以选择沉默。

毕竟那是司的阿姨。他们并没有过多怀疑。

至于景思的监护权,和事件最终受益人,他们并没有想那么多,因为他们觉得芮司骁不会有事,也不能有事,如果想景思监护权或是世一的最终归属,总觉得就像垂死之人在交代遗言,很晦气。

听朵朵这样一提,二人不由眼前一亮。

是啊,他们总在纠结怎么让司脱罪,却没过多想司为什么获罪。当然,或许因为司太优秀了,可对方设计这样的陷阱,总归要有所图。

而世一便是最大的‘蛋糕’。

他们想到的第一个人是孔希兰,可如朵朵所说。孔希兰并没有那样的智商,就算她背后有高人指点,她想要继续掌控孔氏还有几分希望,想要全部接手世一,却是困难的。

毕竟有前车之鉴,孔氏几乎毁在孔希兰手中。世一是芮司骁一手创建的,它的第一顺位继续人,在没有朵朵的情况下,是景思。孔希兰己经知道景思是朵朵与芮司骁的女儿。在非常时期,朵朵可以凭借血缘关系,而阻止孔希兰做景思的监护人,同时也阻止孔希兰染指世一的可能。

孔希兰不会傻傻的为他人做嫁衣的,所以孔希兰不会是主谋。

还有谁会最终获利呢?

冷文煊想到一个人,可觉得自己是多心了。可朵朵己经注意到他的表情。“文煊,你想到了谁?”

冷文煊犹豫一下,回道。“司的父亲。芮建林。”

六少闻言,眉头拧起,朵朵反道笑了笑。是的,她怀疑的也是芮建林,虽然没有证据,可分析下来,芮建林是最有机会取得世一的人。

他是芮司骁的父亲,也是景思的爷爷,就算最后朵朵证明景思是自己和芮司骁的女儿,也不能阻止芮建林提出掌控世一的要求,因为在多数人概念里,她还不是芮夫人。就算她拿出自己与芮司骁的结婚证。

芮建林大可以说世一是芮司骁的婚前财产。

总之,不管朵朵如何辩解。芮建林都能驳倒朵朵。

当年,芮司骁吞并了芮氏,虽然最终也是肥水不落外人甜,可谁能保证芮建林不会怀恨在心。朵朵信服一句话,那便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与林倩做夫妻的男人,本性不会高尚到哪里。

这几年他虽然很老实,可谁敢保证他没在背后窥伺。

然后,一击命中。

而且他有与孔希兰合作的好处。到时,孔希兰依旧掌控孔氏,他则接管世一。他们发难时间选的也好,正在芮司骁为孔氏解决完危机之时。

“可能吗?”冷文煊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我让杰查过芮建林最近的状况,他早在两个月便秘密回国了。”这是朵朵怀疑芮建林最有利的根据。如果他只是回国看看,或是思子心切,为何不告诉芮司骁,而是偷偷归国。这里面,显然大有文章。

冷文煊与六少对视一眼,最终冷文煊问道。“就算是芮建林,我们有什么方法让他原型毕露?”

朵朵抬头,看向窗外。

艳阳高照,真是个好天气啊。也是时候让那些不能见人的事情浮出*水面了。

“我有办法。”

[法律方面的事,妞是外行。有不当之处,亲们无视……]

***

继世一总裁婚被阻,杀前妻案件之后,媒体己好长时间找不到新的乐子。这天,数家媒体却同时收到一份消息。

大家都以为只有自己接到了消息。

于是各种独家接踵而来。

XX报。

独家报道‘新锐画家何瑜静被杀一案,疑似与财产有关。’

XXX商报。

独家报道‘世一总裁刀杀前妻一案,真*相扑朔迷离。’

XXXX新闻。

独家报道‘世一总裁养女疑为亲生,并且数年前,己与前妻解释婚姻关系,并在随后火速与新欢确立夫妻关系。’

……

各种各样的版本,简直让人应接不暇。

最终总结为……

数年前,世一总裁芮司骁早己与何瑜静离婚,具体原因是感情不合,外加何瑜静虐*待其女。并很快与现任即将新娶的夫人林朵朵确立夫妻关系。意思就是人家早就是明正言明,法律承认的合法夫妻。

这是有证可查的,数年前,俩人的绯闻就满天飞。据说俩人因为误会分开,并且将两人共同孕育的两个女孩,各养一个。

至于为什么现在才结婚,而且对外一直没有公开夫妻身份,自然是人家想再弄个盛大的婚礼。至于为毛不告诉世人二人己冷证,有人回了……那是人家夫妻间的家务事,为毛一定要世人皆知?

就在大家被各种版本消息弄得焦头烂额之际,消息的主角,世一的总裁芮司骁发布一条更要命的消息。

他主动将自己名下的世一股权全部转到妻子名下。

霎时间,朵朵从穷人挤身富翁,资产过亿。

然后大家总结。

就算司少杀人罪名成立,旁人若想占世一一分钱的便宜也是不能的,因为世一现在是女人当家的年代。至于哪个女人……还用问吗?

诸人以为这些消息己经够惊悚了,简直像坐云霄飞车,一上一下间,有人穷来有人富。谁想到,这些消息发布的第二天,警方亦报出一条让人吃惊的消息。

原来司少杀人另有内情,有人亲眼见到了凶手。那便是刚刚荣登全国最有钱女人之一的‘林朵朵’。

据可靠消息,那天本是芮司骁与林朵朵的成婚之时,可直到婚礼举行前一个小时,林朵朵突然发现一件重要的东西没有带来,那东西重要到如果不放在身边,她连举行婚礼都会分心的地步。于是,她开车回去取……至于什么东西。有人又回了,为毛告诉你,那是人家的隐私。

于是,看到有人杀人拖尸。

因为惊吓,她心脏*病发作,一直在医院急救。在进手术室前,将此消息告知其主治医生。

据说她的主治医生是有着国内脑神经第一人的郝仁医生,郝大夫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林朵朵病情不容乐观,可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而且随着药物的作用,最迟,明天便能转醒。到时,警方可以做笔录……

***

朵朵的病房中,郝仁寸步不离。“郝大哥,你去睡觉吧,门外有杰安排的人手,我不会有事的。”朵朵第N次劝道。

郝仁摇头。某个笨女人拿自己当饵,他怎么能安心睡觉。左右守过今晚便天下太平,他就算整夜不睡,也要守着。

朵朵没办法。郝大夫愿意守便守着吧……

入夜,无事。过了子夜,无事……渐渐的,郝仁有些体力不支,靠在床边缓缓闭上眼睛。

万籁俱寂之时。

几道身影借着夜色的掩护,向朵朵的病房靠近。如果杰看到,便知道来的人身手不凡,皆是出自道上的刺杀高手。而这些人,是门外几个手下无法阻挡的。可杰分身乏术,就在入夜时,玫瑰突然开始阵痛……医生说孩子早产,玫瑰有危险,杰急得焦头烂额,朵朵见此,命令杰去守着玫瑰。

女人生孩子时,总归想男人陪着,她当年便独自产子,知道孤寂的苦,怎么能让玫瑰承受那种痛。杰虽然不放心,可还是去陪玫瑰。

整个世一全部交给吴戈负责,吴戈忙的简直是手脚朝天,好在得到消息后,夜瀚皇赶来,以他冷血的手腕,入主世一。

世一的股票终于稳定住了,而且开始渐渐攀升。

朵朵放心了,有夜瀚皇在,世一定然无事。

朵朵并不很担心自己的安危,虽然以自己为饵,但医院外,有便衣警方人员,而且门外还有杰安排的属下,她几乎被包围着,有什么危险可言,何况郝仁还在病房里。渐渐的,朵朵也闭上了眼睛。

然后便是侵入,放倒,放倒,侵入……对方似乎用了装了消音器的麻醉枪,一路前来,小心翼翼,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响。门外杰的属下守了大半夜,也开始疲惫,坐在门外椅子上强行撑着眼皮。有人起身去洗手间,可是一去无回。如果在白天,便会有人发现不对劲。可是夜里,而且是深夜……

旁人以为他闹肚子,没多加理会。想到闹肚子,有人觉得自己的肚子也不舒服,也起身离去。

门外还剩下几个人,各自监守着方位。

黑影很狡猾,专挑人视线的盲点。

近了,更近了。就在几个属下似乎要抬头,便要发现入侵之人时。

突然,走廊一片黑暗。

“怎么回事?”有人问道。

“哦,似乎线路出了些问题,我去看看。”有人接话,暗中,杰的属下并没有注意到,接话的不是自己的人。

等他终于察觉出异常时。

‘砰’很轻的声响,然后便是扑天盖地的眩晕感觉。

随后,又几声轻轻的声响。随后,灯亮了……杰的几个属下,己被放倒。几个黑影直起身子,随后小心的用工具打开锁。

吱……

房门被打开,同一时间,朵朵惊醒。

她睡的本就轻,那股外人闯入感似乎带着冷意,借着走廊里淡淡的灯光,朵朵立马察觉出异样。

时间匆忙,她一推郝仁,先躲过了那人的第一颗子弹。然后身子一翻,滚到床下。

郝仁被惊醒,还没来得及发声,一颗麻醉弹,让他彻底失去言语功能。

朵朵趴在床下,死死咬着唇,心知躲不过了,她还是太大意了,或者说对方太丧心病狂了。希望郝仁不要被她连累。

“林朵朵,你自己出来,你如果不出来,我就打死这个多事的医生?”有人出声道。声音冰冷。

朵朵缓缓的从床下爬出。

对面,三个人,其中两个防备着门外,一个,手握短枪,指着朵朵。

“林朵朵?”

“是。”其实不必问的,主家自然给过他照片。可主家还吩咐了,如果有可能,不要让这个女人痛快的死,要折磨死她。最好打断她的手脚,让她慢慢失血而亡。可这女人竟然醒着,主家明明说人是昏睡的。不管了,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醒着更好,折磨起来才更有趣。他与主家想法不同。

他认为最好的折磨便是临死前的恐惧,所以那人还是开了口。

“有人花钱买你的命。”

“知道。”

“你倒是个聪明人,杀了有些可惜,可没办法……你如果怪就怪那个出钱买你命的人吧。”

“是谁?反正我要死了,你总该告诉我仇人是谁吧,要不到了阎王殿,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向阎王交代死因。”很害怕,或者必死无疑,可朵朵还是咬牙坚持,多坚持一秒钟,她就多一秒钟的机会。

或许,杰会来,或许,警察会发觉异样。或许……总之,坚持才有希望。

那人想了想。“行有行规,我不能告诉你主家是谁,不过可以告诉你一些无痛痛痒的。主家我见过一面,是个男人,岁数看上去不小了。就这样,现在,你该死了。”

那人说完,扣动扳机。

这次打出的子弹不再只是麻醉作用。

近距离发射,很有准头。剧痛下,朵朵的手臂立现一个血窟窿。“下一枪,腿。”那人说完,扣动扳机……

下一秒,朵朵身子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疼,真的很疼,不比心脏的痛意来的差。那人似乎终于下定决心。将枪口,难准朵朵心脏。

朵朵惨笑。

其实她想说……亲,不必浪费子弹了,她这颗心脏本来也即将寿终正寝了。

装了消声器的枪开火,声音真的几不可闻,可朵朵还是听到了……‘砰’的一声,小小的,仿佛将一颗小石子丢进湖中,会泛起浅浅涟漪。

可朵朵知道,子弹可比石子厉害多了。

马上,她便真的要死了。

司,抱歉。最终欠你一句解释。童话,景思,对不起,妈妈不能陪你们玩游戏了。

子弹入肉的声音响在耳边……

可这次却没有那种撕心的剧痛,朵朵疑惑的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几欲让她心肺俱裂。

她叫,惨叫。

“浩哥哥。”

***

世一总裁前妻被杀一案终于水落石出。

原来是疑凶的父亲雇凶杀人,然后嫁祸给自己的儿子。世人无不唏嘘……

郊外墓园。

两个人站在一座新墓前,默默哀悼。

看着墓碑上男人浅笑的脸,女人的泪顺着脸颊划落。“浩哥哥,我今天终于出院了。一出院我便赶来看你……你喜欢这里吗?这是我为你选的……你看,四周都是树,多清静。我知道你从小就苦,后来被人收养,也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你就算再苦,再痛,在我面前也总是笑的。你常说,一定好好活着,保护你的小丫头。可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

朵朵泣不成声。

身旁的男人将朵朵拥进怀里。

他的目光也看向墓碑的照片,那上面,是他的情敌,却是他这辈子最最感激的人。因为他,身边的小女人还在人世,可他,却为此付出了性命。

在朵朵想到可疑的幕后之人时,他其实也己想到,可他总是不能相信,不管如何,那是他的父亲……血浓于水,他无法想像自己将来会暗害童话和景思,那岂不连最基本的人性都没有了。

他虽不愿,可还是配合朵朵的计划。

最终,钓出了幕后黑手。竟然真的是他那己风烛残年的父亲,他还记得,自己出来时,正好与他错身而过,他看着自己的目光,是恨。

一个父亲恨自己的儿子。

那一刻,他心中所有对父亲的情谊瞬间消散了。年幼失母的痛,成年失爱的痛,一切的一切,都过去了。

他只是有些不能相信父亲宁愿原谅背弃他的林倩,也不理解他这个亲生儿子。他那是保护他啊。

芮氏在他手中,只会日渐凋零,林倩是条美女蛇。芮氏早晚被他吞入腹中。

所以他拿到自己手中,看似芮氏倒闭,可那是换汤不换药。终归是芮家的……落在他手,总好过被林倩挥霍一空。

随后他将父亲送到国外疗养。住的是最好的别墅,吃的是山珍海味。难道,还不够吗?

不想后来,林倩找到父亲,父亲竟然不念当初林倩玩的那出‘卷包烩’,竟然再次与她和好。两人还计划绑架朵朵以勒索赎金。所以才有林倩给朵朵打电话那出。还好,小女人没有上当。

林倩找不到更好的机会,只得无功而返。

不想,这时竟然有人找到父亲,要与他联手,搞垮自己的儿子,芮建林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这些都是后来吴戈查到的。

原来,五年前,那个数次破坏世一的幕后黑手,五年后,竟然再次出手。而那人……竟然是青炎盟的老盟主。五年前,他属下用一个安姓酒吧女子的命,威胁安小柔,那安姓酒吧女子,朵朵也是认识的,竟然就是对朵朵颇多照顾的安姐。她是小柔的亲姑姑。

小柔无法,只得昧着良心下手。

然后才有吴戈发觉,小柔远走。

这是小柔心中最黑暗的地方,她不好意思展示给吴戈看,有一个在酒吧工作的姑姑,而且她还为此受到牵连。所以她一直没有告诉吴戈。

直到这次他出事,小柔虽然不知道此事与五年前的事是否有关,但还是鼓着勇气说出了当年的真*相。

后来,她的姑姑也终于脱离魔爪,据说被一个许姓警官所救,二人还发展出一段甜美的感情,那许姓警官,他也是认识的。就是当年与他一起去徐家求朵朵的许警官。他不得不感慨,天大地大,却终究有它的方圆。

顺藤摸瓜,吴戈找到青炎盟的现任盟主贾浩然。

贾浩然迅速赶来,却终究晚了一步。

杀手己出……

最终,他挡在了朵朵身前,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颗射向朵朵心脏的子弹。杀手见一击不中,再次扣动扳机……一连三枪,贾浩然硬生生接下,然后终于在杀手子弹用尽之时,将其擒下,那时,杰正好赶到。

剩下的一切,便容易了。

杀手招供,他的父亲落网,供出人是林倩所杀,当消息报出朵朵是目击者时,林倩怕了,最终二人合计,花了重金请杀手。

还牵连出他的阿姨,然后是樱桃……至此,案结,那些参与的人,都会付出代价的。

可,无论如何换不回贾浩然的命。

那个血腥之夜,朵朵看到贾浩然中枪,心脏终于经受不住,再次昏迷……贾浩然在弥留之际,恳请郝仁……为朵朵换心。

他想陪着朵朵,他想将自己的心脏给朵朵,他想朵朵健康的活。

郝仁落泪,最终点头。

第二天,他出来,见到病床*上的朵朵。苍白的小*脸,紧皱的眉头。他终于替她决定。

然后冷声吩咐郝仁,准备手术。

准备……心脏置换手术。

手术足足做了二十个小时,他便在手术室外站了二十个小时。

二十个小时之后,朵朵被推出手术室,她的身体中,最重要的脏器,心脏……这一生,注定标注上贾浩然的名字。

这算不算是变相的相陪到终老……

那一刻,他只觉得庆幸。庆幸有这样一个人,可以为她生,为她死,就算临死一刻,也满心是她。

贾浩然,如果有来生,他一定和他做兄弟,做好兄弟。

朵朵醒后,似乎知道了,虽然他们谁都没有开口。可她手抚心脏的位置,痴痴的枯坐了三天。

然后,她抬头,看向他。对他展开双臂……

她说,贾浩然希望她幸福,贾浩然不喜欢看她落泪,所以,她不哭,她庆幸,她能为他保存下这颗心脏,她会带着这颗心脏,幸福的活着。为她而活,也为他而活……

那一刻,他紧紧将她拥进怀里。

这才是他的朵朵,明明柔弱,却狂风不能催,风雨不能折。

最后看了一眼墓碑上贾浩然的照片,芮司骁深深一躬。谢谢他,谢谢他一路对朵朵的照顾,谢谢他不顾一切挡在朵朵身前,谢谢……

“司,青炎盟需要一个继承人……送童话过去好吗?”朵朵轻轻的开口。

“好。”这是芮司骁也在考虑的事,青炎盟经过贾浩然的改革,己不是只会惩强斗恶的**组织,更像是贾浩然的家族企业,做为企业,便需要一个继承人,童话是贾浩然的干女儿,是最合适的人选,女儿还小,送到那里他会心疼,可孩子总会长大的,总会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芮司骁轻轻揽着朵朵,朵朵最后看了一眼贾浩然,其实不用看的,他己刻进她的心底。这一生,不或忘。随后,二人转身……有声音缓缓透过空气传来。

“我们什么时候再结婚?”

“……再?”

“是啊,再。上次没结成。”

“随便。”

“这次你不会‘逃’了吧?”

“……不会,永远不会了。”轻轻的风儿将声音送到墓碑旁,照片上的男人开怀的笑着,似乎听到了。

柔风轻拂。似乎有声音氤氲开来。

……

朵朵,要幸福……幸福……

……[全文终]

啊啊,终于结文了,开文数月,没有断更过,这比上班还要累。还好,妞坚持把此文完结了。其实做为写手,结文时最纠结了。

没结文时,想着结文的轻松,感觉幸福。可真的要结文了,又觉得心里有一块地方,空了。这是阿雪第一本现代长文,开文时太轻率,没大钢,没情节,就凭一时意气开了,然后才发觉。一本长文并不那么好塑造。

那需要有骨有血的堆积,需要冗长的耐心与精力。

还好,终于结局了,就像以前我回留言时说的,全当练笔了。在这里,谢谢给阿雪打赏的亲,谢谢留过言的亲,谢谢每天来给阿雪冲咖啡的亲,各种谢……

最后一句。

请支持阿雪新文,偶在新坑等着各位,希望能看到亲们熟悉的身影。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