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华灯初处起笙歌 [目录] > 第60章:我们的回忆,被顺时针忘记15

《华灯初处起笙歌》

第60章我们的回忆,被顺时针忘记15

Hera轻轻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宋华楠看了一眼笙歌,她微低着脑袋,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灵魂都像是跑远了。

“笙歌。”他忍不住唤了她一声。

“嗯?”

“到了。”他抚了抚她的手背。

笙歌抬头,在他黑亮的眸子里看到慌乱的自己。

“我没事。”她说。

他点头。

笙歌跟着宋华楠去后备箱取东西,她看他从箱子最上方拿出一盒甜心香芋,眼眶瞬间就热了。原来,他一大早,是跑去买这个,该是跑了几条街,问了几家店?

宋华楠面上依旧冷漠如素,将一束白玫瑰放到她的怀里,剩下悉数落在了他的手上。

城西墓园园外枯木萧条,园内松柏长青。笙歌一眼就瞥见了母亲碑上年轻的笑脸,美丽,温和。

一束火红的玫瑰放在墓碑前。

她确定了,刚刚来个的那个人,一定是她的父亲叶云天。母亲生前偏爱玫瑰,小时候她印象最深刻的大概就是满后院的玫瑰花,母亲亲手一株一株的栽上去,等到红花开遍的时候,母亲就会露出欢yu的笑容。

她贪玩惯了,总是跑去偷摘母亲的玫瑰,扎的手心出血又哇哇大哭。可是她又偏偏屡教不改,直到后来,宋华楠骗她,那刺是有毒的。多傻,她就信了。

她也偏爱玫瑰,从小就偏爱玫瑰,也许是因为母亲,也许是因为她各种花粉过敏,却惟独玫瑰除外。

母亲去世后,她和小姨年年都捧来白玫瑰,惟独父亲,依旧固执着只送红玫瑰。在他心里,也许从来不愿相信母亲已经离开。

“寻芳,我带着两个孩子来看你了。”杨秋琴在墓碑前淡然而立,话音却沉痛不已。

起风了,有点大。

“我早就该来看你了,早就该来了。”她说着,眼泪就开始往下流。

笙歌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华楠,叫声妈妈吧,她是个比我还要尽职的母亲……”

王秋琴哽咽的几近说不出话。

宋华楠往笙歌身旁一靠,伸手就圈住了笙歌的肩膀。他清清冷冷的声音落在笙歌的耳里,却忽然翻腾起火热的情感。

他说“妈妈,我会好好照顾笙歌的。”

笙歌抬起头,看了一眼宋华楠冷漠的下颔,心里默默的祈祷她曾重复了千万遍的愿望,妈妈,请让我永远守在这个男人身边。

“哟,今儿个怎么这么热闹。”身后忽然响起清冷的女声,割破这一园子的温馨。

笙歌循着声音转过头,柳尚绿站在一把黑色的阳伞下,更加显得肤若雪。

“尚绿。”杨秋琴微微讶异。

“小姨,你怎么来了?”笙歌明明记得,她说今天要去外婆那里的。

“想着,我去老人家会不会不乐意,反倒把姐姐的祭日搞砸了,就提前一天去了。”柳尚绿微扬着嘴角,往前走了两步俯身将手里的花束放在碑前,耸了耸肩。“果然就让我猜着了。”

“你和外婆又吵了?”

“没吵,一见着我就仇人似的往外赶,哪有机会吵起来?连那花旗参都没机会拿出来。”

柳尚绿露出一抹讥诮的笑,自嘲的模样让笙歌心疼,她明明是那么的爱着外婆的。

“今儿个姐姐该高兴了,亲家母和女婿都到场了,百年难得一遇啊。”

柳尚绿的目光一一扫过宋华楠和杨秋琴。

宋华楠铁青着一张脸,瞳孔黑的像无底的黑洞。

他一直不待见这个女人,满脸轻佻的笑。若不是今天见面的场合不对,他早就掉头就走了。

“尚绿,好久没见,我们先走,一起去喝个咖啡吧。”

杨秋琴走到黑色的阳伞下,拉住了柳尚绿的手,黑色的阴影打下来,两个人的表情瞬间都变得沉重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们的回忆,被顺时针忘记1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