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魂断幽冥风月情 [目录] > 第381章:第十五卷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15)

《魂断幽冥风月情》

第381章第十五卷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15)

水中花自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东方追阳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是这样!上官天籁竟然真的,说走就走。

几兄弟呆呆地坐在修罗殿里,呆呆地看着上官天籁带着雪月离去,竟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了。

“天籁哥哥!天籁哥哥!”紫盈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看见几兄弟傻坐那儿,当即高声道:“天籁哥哥呢?我问你们,天籁哥哥呢!”

东方追阳呆呆地说道:“走了!”

“走了?!?!”紫盈吃惊地瞪大眼睛:“天籁哥哥,他,真的走了?”

皇甫舆情道:“你都知道了!”

紫盈又是咬牙又是跺脚的:“我能不知道吗?这幽冥宫的人都知道了!说天籁哥哥带着雪月走了……呜呜……”紫盈大哭着扑到皇甫舆情怀里:“天籁哥哥他为什么要走?”

皇甫舆情长叹了一口气:“我哪里知道!二哥他……他突然变得好奇怪……”

“哼!”紫盈突然推开皇甫舆情,气道:“天籁哥哥肯定是被你们给气走的!亏你们还是他兄弟呢!交上你们这样的兄弟,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够了!”西门极夜猛地站了起来,冷冷地盯着紫盈,道:“你闭嘴!”

一股萧杀的寒气扑面而来,紫盈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但还是说道:“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吗?我知道,虽然你们这么做是为了天籁好,是想要救他的命,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天籁的感受?”

东方追阳心里本来就够窝火了,紫盈这么一说,当即怒道:“他怎么?我知道,他喜欢落花,不想娶雪月嘛。可是,现在,是他自己要娶雪月的,他既然和雪月已经……那又没有人逼他做什么,他要怪,便怪吧!我也无话可说了!”

“哼!”紫盈冷笑不止:“是啊,你们的确是没有逼他做什么!只不过是在他的酒里放了那么点迷*,让人以为他是喝醉了酒,才会和雪月有什么的,然后又很合时宜的把落花带到了修罗殿,让她看见这一切而已,这的确没什么,天籁也没什么好怪你的!”

“什么?”皇甫舆情当即跳了起来:“紫盈,你胡说什么!我们那天,根本就不知道二哥他,他和雪月会……哎呀,总之,那,那绝对是巧合,巧合!我们真不是有意的!”

“巧合?”紫盈冷笑不止:“那也太巧了吧?你们怎么早不到,晚不到,偏偏就在那个时候到?更何况,你们早就知道天籁哥哥的酒里被下了药……”

“等一等!”夏侯隐枫止住了紫盈,道:“你说什么,谁在我二哥酒里下药?”

紫盈蔑了他们一眼,道:“反正是你们几兄弟里的一个,至于是哪个?我可不太清楚你们兄弟几个里,谁最喜欢给人下毒了……”

紫盈虽然没说地很明白,可谁不知道东方追阳最擅长的是什么,东方追阳脸色一变:“紫盈,你别血口喷人,我们什么是给天籁下迷*了?”

“哟!”紫盈讥笑道:“不是你们,难道还有鬼不成?”

“紫盈!”夏侯隐枫道:“你口口声声说,我们在二哥的酒里下了迷*,这是怎么回事?谁告诉你的?”

紫盈没好气道:“怎么回事?你们还装什么糊涂,这事是雪月亲口告诉我的,那还会有假吗?”

“什么?”东方追阳眉毛一拧:“你说是雪月告诉你的?雪月告诉你说有人在天籁酒里下了迷*?”

紫盈冷笑道:“东方追阳,你装什么蒜。你别告诉我说,这事跟你没关系?”

皇甫舆情急道:“紫盈,你意思是说,那天,我们看见二哥和雪月那次……是因为有人在二哥酒里下了药?”说话间,几兄弟不由自主地都看向东方追阳。

东方追阳变色道:“怎么?难不成你们,认为会是我在天籁的酒里放了什么药?”

“不是!”独孤尘梦道:“大哥,我们只是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他转而对紫盈道:“紫盈,你确定,真有这么一回事?”

紫盈看见几兄弟神色不对,也敛容道:“我确定!因为……因为,我听别人说……说那件事,是因为天籁哥哥喝醉了酒才发生了,心里不太敢相信,所以,所以就忍不住去问了雪月,起初雪月也不肯说,后来,经不住我几次追问,才告诉我,那晚天籁哥哥之所以会对她无礼,完全是因为天籁哥哥喝的酒里,不知道被人下了什么药,天籁哥哥喝下去之后,性情大变,结果,就发生了那件事,怎么,你们真不知道?”

东方追阳正色道:“你把我东方追阳看成什么人了!虽然我不赞成天籁和落花在一起,可也犯不着用这么卑劣的手段来拆散他们!更不可能说故意带落花去,让她看见这一幕什么的!我也没这么无聊!我要做的,不过是要保住天籁的性命,我是要他娶雪月,一是为了治好他的伤,二是因为我们对落花的动机有所怀疑!可如果他伤好了之后还是决定要和落花在一起,那我也没办法,你说是不是?这本来就是两厢情愿的事,可他犯不着为了爱情,连命都不要吧!更何况我也没说过,不许他再见落花,也没非逼着他们分开,人是他自己选的,我管不着这么多!”

“对,对,对!”皇甫舆情急道:“紫盈,你相信我,我们那天之所以会突然闯入这里,完全,完全是巧合。”

独孤尘梦索性把那天的事情说了一遍,紫盈沉吟了许久,道:“那酒里的药是怎么回事?这事又该作何解释?”

东方追阳长叹了一口气,道:“我也不知道药是谁下的,可我知道,天籁他为什么要走了……他真也以为我们在暗算他,好,好,好得很呐!”

紫盈看了看东方追阳,他看起来并不像是在说谎。

紫盈媚眼一转,道:“好,东方追阳,既然你说要不是你下的,那好,你说是谁?这幽冥宫里,除了你们,还有谁,有理由这么做?”

独孤尘梦略一皱眉:“难道会是雪月!”

“独孤尘梦!”紫盈大喝一声:“我发觉你这个毛病真够臭的,比大臭虫还臭!”

“什么?”独孤尘梦很是不满:“你什么意思?”

紫盈高声说道:“我发现你有个臭毛病,就是特别喜欢冤枉人!上次天籁哥哥中毒,你说是我下的毒,这次又说是雪月,下次不知道你还要冤枉谁呢!你除了会冤枉人,还会干什么?你怎么不说是你大哥下的药!我看这就是你们兄弟几人做的好事!”

独孤尘梦淡漠道:“我大哥说不是他,自然就不是他!再说了,我也只是猜测而已,又没说一定是她!”

紫盈气哼哼地说道:“独孤尘梦,你知不知道你这胡乱猜测会害死很多人的!”

“可是,大哥……”夏侯隐枫沉思道:“二哥身上带有冰玉蝎毒,一般的药对他都起不了作用的,这个,只有你才知道,连我们都不知道呢!”

紫盈当即叫了起来:“怎么样!东方追阳,我看你这下子还有什么话好说!”

“紫盈!”南宫辞迁忙拉住她,道:“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冤枉人了!”

“我冤枉他?”紫盈气呼呼道:“我从不冤枉人,现在是证据确凿!哼!东方追阳,你别说这药不是在你那里拿的!”

东方追阳脸色陡然一变:“飞絮?!”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十五卷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1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