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魂断幽冥风月情 [目录] > 第420章:第十五卷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1)

《魂断幽冥风月情》

第420章第十五卷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1)

水中花自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上官天籁醒过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已经躺在修罗殿的寝宫里了。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深紫色的帘子,柔软舒适的床,淡淡幽幽的炉香,还有那无边际的黑暗。

肩上的伤口微微有些凉意,已经不怎么觉得痛了,而且还换上干净洁白的衣裳,点点昏黄的火光,自他眼中跳跃不定,印着十几个白衣女子如水的容颜。

她们看见他醒过来,都甜甜地笑了,眼眸满里是浅浅的温柔和深深的迷恋。

她们是谁?

上官天籁心里正疑惑不定的时候,厚厚的门帘被掀开了,四个绝色少女牵引着一个身穿明黄色衣裳的女子施施然而来,飘飞的烟雾中看去,竟恍如梦境。

听潇走到上官天籁的床前,微微地垂下眼帘,动人的眼波自长长的睫毛中透出,落在了上官天籁的身上。尔后,脸颊飞起两片红晕,柔声问道:“你醒了?”

她是谁?上官天籁心里又是一阵疑惑,然后才迷迷糊糊地记起在林中的那一幕:那只黑狗突然扑到了他的身上,他正惶恐无助之际,独孤尘梦从天而降,将那只黑狗杀死,尔后,他和白虎交起手来。独孤尘梦?上官天籁心里稍稍一顿,旋即又想到了那顶黄呢小轿和那醉人的琴音,随即,便是她。那个被众人称之为宫主的绝色女子!

宫主?

上官天籁下意识地看了她一眼,心里陡然一寒:天啊,她怎么长得那么像落花!难道,我刚才见到的人是她,而不是落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到底是谁?落花又在哪里了?

上官天籁越想越是困惑不解,凝望着听潇,久久而没有作声。

听潇更是困惑,不知道上官天籁为什么这么盯着自己看,他那深邃的眼眸像是蒙上一层雾气,让她怎么看都看不透,只觉得心慌意乱,不敢正视他的眸子,忙垂下眼帘,道:“你的伤口,还那么痛吗?”

上官天籁坐了起来,冷冷地问道:“你是谁?”

听潇心里一惊:难道,他看出来,我不是落花了?可是,他又是怎么看出来的呢?难道,我露出什么破绽了吗?

想到这儿,听潇微微一笑,走到上官天籁身边,坐了下来,轻轻地拉着他的衣袖,柔声道:“天籁,你连我都记不得了吗?”

上官天籁甩开她的手,看都没看她一眼,道:“难道我认识你吗?”

听潇神色甚是诧异:“天籁,你,你怎么了?你,当真不认得我了吗?我是落花啊!天籁,你再想想……”

上官天籁不屑地看了她一眼,懒懒地应道:“是么?落花?落花是谁?”

听潇惊疑未定地看着上官天籁,半晌也猜不透上官天籁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他怎会不记得落花?还是,他根本就不相信我说的话?

这时候,十一月寒和十二霜进来了:“启禀宫主,天玄月和白虎在门外求见宫主!”

上官天籁当即道:“叫天玄月进来,我要见他!”

十一月寒及十二月霜心里都微微一惊,看了看上官天籁,又看了看听潇,不知该如何是好。

听潇略微一笑,道:“好吧,叫天玄月进来,让白虎到风月堂去!”

听潇说着,便带着她那些人出去了。

片刻,独孤尘梦便进来了!

兄弟两一见面,便是长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独孤尘梦站在离上官天籁几尺开外的地方,望着那厚厚的门帘而不语,上官天籁则一直看着那忽明忽暗的烛火没有作声。

良久,上官天籁的目光才自烛火上转移开来,落到独孤尘梦的身上,片刻,才问道:“她是谁?”

独孤尘梦愣了愣,道:“二哥,你是说……”

上官天籁道:“刚才那个穿黄衣服的女子,是不是,就是圣阕宫的宫主,听潇。”

独孤尘梦略一犹豫,点了点头,道:“是的!”

上官天籁沉默了片刻,道:“落花呢,她在哪里?”

独孤尘梦一怔:“二哥,你说什么呢?这听潇就是落花啊!”

“不可能!”上官天籁一脸坚决地说道:“她不是落花!”

独孤尘梦道:“这,这怎么不可能!她本就是落花!”

上官天籁冷笑道:“她是不是落花,难道我还会不认得吗?”

独孤尘梦皱了皱眉,道:“二哥,我知道你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可事实就是事实,即使你在怎么不愿意接受,也是改变不了的!”

“胡说八道!”上官天籁怒道:“她分明就不是落花,你为什么非要说她是落花……”

独孤尘梦叹了口气,道:“既然你不相信,那我也无话可说,二哥,我只能告诉,这个女人不仅阴险,而且手段歹毒,你还是要多加小心为妙!”

上官天籁没好气道:“这不用你提醒,我自会注意!我现在想要知道的是,落花她,现在到底在哪里?”

独孤尘梦凝视了上官天籁两眼,道:“二哥,为什么你这么肯定,她就不是落花呢?”

上官天籁略一沉吟,道:“她们两……的确是长得很像……几乎一模一样,可是,相貌即使再相像,神情却是不同,眼神却是不同,连说话的语气也不相同,更何况……”上官天籁停了下来,没有再说下去,只呆呆地望着床前的流苏。

独孤尘梦显然并不相信上官天籁所说的话,于是追问道:“更何况什么?”

上官天籁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更何况,面对着一个陌生的女子和面对着你心爱的女子,那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上官天籁说着,不由地捂了一下胸口,道:“我见到她的时候,只有一种陌生的感觉,而没有那种刻骨铭心的感觉。”

“陌生的女子?心爱的女子?”独孤尘梦喃喃地说道:“不可能!二哥,或许是她的变化,让你一时之间接受不了吧?”

上官天籁转而看着独孤尘梦的眼睛,道:“好,你不相信是吗?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的!她绝对不是落花!”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十五卷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