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魂断幽冥风月情 [目录] > 第451章:第十五卷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32)

《魂断幽冥风月情》

第451章第十五卷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32)

水中花自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上官天籁知道自己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了!

落花已经不记得他了!完完全全地遗忘了,不管是多么刻骨铭心地深爱过,多么咬牙切齿地恨过,那已经成为过去了,就像是前世的记忆。他走过轮回隧道,苦苦地等待着梦中人的出现,而等到她真的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的守候不过只是一场空!她的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呵护她的人,她的心里,也已经有了另一个更珍爱的人。

而关于他们之间的一切,已经留在了前世,遗忘了今生。

夏侯隐枫喜欢落花,他不是不知道的!可他却一直视而不见,直到现在,他才知道,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人在一起,浓情蜜意,那是多么残酷的一种的痛。可是能怪谁呢?是他自己先放手的!如果,他对落花能有多一点点的信任,多一点点的关心,那所有的误会都不会产生了!他以为自己能有多爱她,爱到想要得到她的一切,爱到可以为她付出一切,这就是他的爱,再怎么深刻,也是简简单单。简单到几乎没有去了解过她,没有多加考虑过他们之间的一切,甚至因为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事,便怀疑她!

如果不是夏侯隐枫,或许,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到底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抑或是夏侯隐枫更爱她,更了解她?

不管是为什么,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们两人相爱了!

上官天籁苦笑着,摇了摇头。

“二哥!”夏侯隐枫急冲冲地追上来:“二哥,你听我把话说清楚,好吗?”

上官天籁停了下来,道:“隐枫,你不用多说了,我知道……”

夏侯隐枫道:“公主是因为失忆了,才会那样的!”

上官天籁道:“我知道!”

是的,他已经知道了,落花并不是故意装作不认得他,而是真的不认得他了!还有一些,是他不知道的,他不知道在他离开的那些日子里,落花是怎么过的,他明明知道幽冥针上的毒能让人痛不欲生,却丝毫没有想过,毒性发作的时候,她会有多痛,可是夏侯隐枫却想到了,还想到了要去找解药给她!是夏侯隐枫解了她身上的毒,也解开了她心里的结,否则,落花又怎会爱上他?

嘴角涩涩的,一直苦到心里。满眼抹不去的,是深深深深的哀愁。

夏侯隐枫不知道该怎么劝解上官天籁才好,倘若,他和落花之间没有任何纠葛,或许,还能让上官天籁稍稍宽心,可是,如今,即使他再怎么解释,也没办法让上官天籁接受这一切了。上官天籁有多在乎落花,他是知道的!可他却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没办法欺骗自己说,他不爱落花!

上官天籁望着院子里那枯败的落叶,默然着。夏侯隐枫亦只能沉默着。

——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两兄弟顿时缓过神来,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都在猜疑着,来人是不是听潇。

他们却万万没想到,进来的,竟然是陇安帝和尤皇后!

双方见面,不由得都吃了一惊!

陇安帝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兄弟两人,许久,才冒出两个字来:“苍狼!”

上官天籁略一皱眉:“是你们?”

尤皇后道:“上官公子,您不是离开幽冥宫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上官天籁冷冷地说道:“谁说我离开幽冥宫了!”

陇安帝忙向尤皇后使了个眼色。

尤皇后却佯装没看见,继续问道:“那上官公子可曾见过我家上原?”

上官天籁冷冷道:“她就在这里,一切安好!”

尤皇后松了口气,道:“那就好!”

上官天籁凝视了尤皇后两眼,道:“你们早就知道听潇不是落花,是吗?”

陇安帝脸色一变。

尤皇后叹息道:“哪有做父母的认不得自己儿女的道理?”

夏侯隐枫道:“你们也知道圣阙宫,对不对?”

陇安帝迟疑道:“夏侯公子何出此言?”

夏侯隐枫道:“你们明明就知道圣阙宫,可上次,我三哥问你们的时候,你们却矢口否认,为什么?”

陇安帝黯然道:“因为,朕和尤儿是再也不愿提起那个地方了!朕当真宁愿不知道圣阙宫!可惜……”

夏侯隐枫道:“这么说来,你们和圣阙宫当真是有些恩怨未解了?到底是为什么?”

陇安帝叹息道:“此事,得从十多年前说起……那时候,宫廷里那场政变,此事说话话长,你们也必定不太清楚当时是怎么样一回事……”

上官天籁冷冷地说道:“即使我们不清楚,也知道是为了争夺皇位而起的!”

陇安帝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朕有六兄弟,除了早逝的大皇兄之外,和最小的六弟,其余几兄弟与朕年龄相仿,因为我们兄弟几个不是一母所出,所以关系亦不是很好!”

上官天籁冷笑道:“为了争夺皇位,再亲的兄弟一样会自相残杀!”

陇安帝脸色有些难看,好一会儿,才道:“朕与尤儿认识在先,早就两情相悦……”

尤皇后接着说道:“当时因为我父亲想要攀上皇太子,因此,自作主张将本宫许给了东宫和安太子,本宫得知此讯之后,心焦如焚,暗中差人送信进宫,哪知信在半道中,竟给和安截住了!”

陇安帝叹了口气,道:“二皇兄得知此事,愤怒无比,当即带人闯进怡和殿,拔剑便要杀朕!当时的情形,朕已经记得不太真切了,二皇兄便是死于那场混战之中。后来的事,朕也不必多讲了,但三皇兄和五弟却一直认为朕是为了争夺皇位而蓄意谋杀二皇兄的,所以,一直对朕心存不满,在朕登基不到一年便发动了那场政变,逼朕让出皇位。朕被两位兄弟一路追杀,带着尤儿及两个皇儿逃往金河国。”

上官天籁打断了陇安帝的话,问道:“你们为什么要逃往金河国?你怎知道金河国国君一定会收容你们?”

陇安帝道:“尤儿曾无意中结识金河国皇后,两人甚是投缘,认识之时,两人都有孕在身,便指腹为婚,后来,尤儿诞下皇儿之时,正巧金河国皇后亦诞下太子,朕的皇儿与金河国的太子同年同月同日生,金河国国君欣喜异常,还特意差人送了一份厚礼至我国,作为聘礼。”

上官天籁冷笑道:“所以你才想着要到金河国投奔你的亲家!”

陇安帝点点头,勉强地说道:“正是如此!

夏侯隐枫道:“可是,你们在去往金河国的途中,却遭到了你两位兄弟派来的杀手追杀,险些丧命,幸好,圣阙宫的人救了你们!”

陇安帝讶道:“你怎么知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十五卷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3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