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魂断幽冥风月情 [目录] > 第72章:第六卷 物是人非事难休(6)

《魂断幽冥风月情》

第72章第六卷 物是人非事难休(6)

水中花自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独孤尘梦等人与众杀手已经战成一片了。

几兄弟的配合得简直是天衣无缝,

独孤尘梦的天玄剑一出,只怕天地都为之动容,因为天玄剑威力非常大,所过之处,地动山摇,惊天动地。此剑不仅威力大,而且杀伤力十足,更难得的是独孤尘梦能将它运用自如,潇洒得让人羡慕,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天玄剑和天玄剑法不是每个人都练得了的,要练得如此精湛,更是难上加难!威力越大的剑就越是难以控制,稍不留神,就会为其所伤,幽冥界里练过天玄剑法的人不在少数,天玄剑法是传说中最厉害的剑法,普天之下的练武之人,谁不想成为天下第一的高手?尤其是在幽冥界这个生死之地,包括幽冥界的祖师爷,金无崖在内,都曾经想要练成这天下第一的剑法,然而都未能如愿,当年金无崖练天玄剑法差点走火入魔,如果不是及时停止修炼,只怕就没有幽冥界了,后来金无崖得到了风月令,才放弃了修炼天玄剑法的念头,但是他也不想别人得到这套剑法,死后还把天玄剑法藏进了他的墓里,可没想到的是天下第一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幽冥界不少杀手宁愿背负着欺师的罪名也千方百计的想要进入金无崖的墓里盗取天玄剑,可惜的是,拿到天玄剑的人不少,可却没有一个能练成天玄剑法。独孤尘梦是唯一一个!

要练成天玄剑法,必须要有很深厚的功力,否则,天玄剑不仅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它的威力可能还会伤及持剑人。几乎没有人会相信,独孤尘梦这么年轻就有这么深的武功造诣,可事实就是这样!他已经能将天玄剑法练得出神入化了!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慕容世家的海玄剑虽然很豪气,杀伤力却不大!慕容世家是个很讨厌战争的人,他性格豪爽,又不喜欢记仇,同样他也不喜欢杀人,除非是逼不得已的时候,不过那样的机会并不多,对于他来说,当一个杀手,或许是最大的错误,他更适合那种与世无争的生活。可不管怎么说,他毕竟还是一个杀手,虽然他的剑威力不大,要对付那些一般的杀手,却是绰绰有余的!

欧阳永忆的剑金光闪耀,美仑美幻,但美得太过眩目的东西,往往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危险,东西太美,总会迷惑人,让人忽略了它潜在的危险,正如同上官天籁的笑容,夏侯隐枫的温柔,这样的美很诱人,却也很致命!欧阳永忆的销魂剑同样是这么的迷惑人,他本就长得斯文俊秀,而他的剑法一招一式都像是在写诗作画似的,看他招式就像在欣赏一场书画表演似的那么惬意,可谁又能想到,这样美丽的剑术竟然是用来杀人的呢,如若不是,又何以称为销魂剑呢,美得销魂,那是很致命的伤。欧阳永忆同样不喜欢杀人,尤其是不喜欢见血,他点穴的手法很是高明,所以很多时候,他宁愿选择点穴而不是用剑。这并不是因为他仁慈,而是因为他有些洁僻,与东方追阳有些相似,他们都是追求完美的人,衣服一向都是洁净如新,一尘不染,欧阳永忆对美好的东西有着无比喜好的心理,所以他不喜欢杀人,毕竟血光总是很凶恶的东西,他对此总感到厌恶。

西门极夜正好相反,西门极夜的弑魂剑法是最犀利的杀人剑法,每一招每一式都是这么干净利索的,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他的剑,只为了杀人而杀人,杀人对于他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南宫辞迁更多的时候,是喜欢捉弄人,他的剑法很迷惑人,这就是迷魂剑法最大的特点!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看似危险,可能是毫无危险,看似平常,却有可能致人于死地。

夏侯隐枫看似温柔,却是出了名的冷血无情,他的剑是以柔克刚的,看似柔弱,却是最能伤人的!

皇甫舆情的剑自然是以快而见长的,他的热正好与夏侯隐枫的冷形成互补。

这几兄弟一起,有柔有刚,亦正亦邪,忽冷忽热,剑风不一,配合却是十分默契。

独孤尘梦先出剑,先是一招“天南地北”杀开了一条血路,慕容世家和欧阳永忆很从容地避开了这片血光。

紧接着出剑的是夏侯隐枫和皇甫舆情,他们两个一左一右分别出击!刚柔并济,水火交融!玄冥剑的绿光与烈焰剑的红光相互辉映,交织在一起,仿若两条巨龙,呼啸而出,一泻千里,“玉洁冰清”捎来一层寒冰,烈焰剑的“火中取栗”破冰而出,直取对方首级如探囊取物,易如反掌。

金光一闪,欧阳永忆的销魂剑翩然而至。欧阳永忆一向是这么的从容不迫,轻轻的一剑“金屋藏娇”,便将众杀手围困在剑光之中。

慕容世家的“海上行舟”配合得恰倒好处,他借着销魂剑的金光,如踏着浪花,顺势而上,剑过之处,只听闻惊呼声一片,不少杀手都被海玄剑的剑气所伤,有好几个还是被剑挑伤的,伤势虽不是很严重,却也不轻。

没有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西门极夜的弑魂剑已然出手,“云雾迷蒙”。

众杀手只觉得眼前一黑,还来不及反应是怎么回事,已经连续好几个杀手死在弑魂剑下了。

独孤尘梦回手再一剑“天罗地网”,当即将众杀手锁在他的剑网之内,随即,慕容世家使出了一招“海底捞月”,出人意料地从下面出击,杀了对手一个措手不及,伤亡非常惨重。

最后一个出手的是南宫辞迁,他总是一付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样子,让人摸不着头脑,加之他的剑法很迷幻,更让人吃不准是怎么一回事了。

“万木成春”看似平淡却暗藏杀机,是诱敌人之计,待对方放松警惕的时候,再突然出击,“林木苍翠”将对手引入迷阵,再一招“天地森然”巧取对方性命,所有的一切,都是一气呵成,水到渠成。

两三个回合下来,七星堂等众杀手已经死伤过半了。

风华等人及雪域飞柳都看得心惊胆战的,如此惨烈的拼杀,是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雪域飞柳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六卷 物是人非事难休(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