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情惑契丹王 [目录] > 第66章:诱惑卷——:结仇(解禁)

《情惑契丹王》

第66章诱惑卷——:结仇(解禁)

罗莎夜罗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刚刚亮,玲珑就先起来了,想要在他的怀里再窝一会儿的,谁叫他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可是,他受伤了,她要为他去准备热水擦拭身子,昨天半夜的时候,他发烧了,一会儿冷,一会儿热,要不是自己把内力输入他的体内,不定要折腾成什么样?

对他的好也不会太久的,在打完仗回来的时候,就是自己亲手取下他首级的时候,现在,就放纵自己一次吧,她的心里已经没有了明天,过完一天算一天。

才套上外衣,悄悄地走到了布帘那里,身后睡意正浓的声音响了起来,“玲珑,你去做什么?”

回过头,看见他已经靠在了垫子上,脸色不是很好,昨天流了那么多的血,今天她要给他补补血,露齿一笑,“我去打热水给你洗脸擦身子,你昨夜发烧了,身上出了汗不擦净会生大病的。”这是经验教训,在她十岁的时候,因为顽劣,不依照师父的话去做,被罚跑步跑了一夜,浑身都湿透了,结果不听姐姐的话,回到屋子里倒头就睡,接着就生了一场大病,差一点就没命了。

“去吧。”耶律休哥很明显松口气的样子,他害怕她就这样悄悄溜掉了,他的视线要时刻地关注着她,那样,他的心才会感到踏实。

玲珑对他嫣然一笑走了出去,不知道他心里闪过的念头,也不知道她被他已经当作了在上京遇到的人。

虽然说她是被当作了耶律休哥的贴身侍卫,也就是近身伺候他,象烧水做饭的事情,都是有专人负责的,取了一桶热水往大帐走,和她迎头碰上的人都对她露出了好奇的目光,因为在昨天晚上,她在大家的面前暴露了她是女子,而大王的身边会有女子跟随,这是从来也没有发生的事情。

两匹快马从大营的门口飞奔而来,在大帐的外面停了下来,一身黑白相接袍子的女子朝玲珑喝问道:“大王的大帐是不是这里?”

真是无礼的女人。

玲珑哼了一声,不想理睬她,瞥了眼那人的容貌,心里暗惊,这人的相貌真是够丑的,说有多黑就有多黑,就是身材高了一点,是不是草原的女子身材都比较高呢?

“初一,不要为难小兄弟,问问别人吧。”另外一匹马上的女子微笑着下了马,一身黑色的长袍,腰间束着金丝编织成的腰带,腰里别着两个精致的铃铛。

“你们是什么人?”玲珑挡在大帐的入口,冷声问道。

“她是我们北院的萨满大师。”那个被叫作初一的粗鲁女子凶狠地对玲珑说道,壮实的身材往玲珑面前一站,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守在一旁的侍卫一见玲珑要吃亏了,连忙跑了过来,喝道:“不许对她无礼!”上头可是有交代的,对大王身边的那个贴身小侍卫要格外的照顾,不许让人欺负她。

耶律休哥身边的侍卫都知道玲珑是个姑娘家,是大王喜欢的女人才会被带在身边,这可是北院大王府的总管大人耶律昊亲自对手下提醒的事情。

“萨满是什么东西?”玲珑来到契丹以后最恨的就是矮了那些契丹女子一头,手里的木桶放了下来,眼睛一眯,对上了盛气凌人的初一,她的确是不知道萨满是什么东西,做什么的,谁叫她是宋人。

“你侮辱我们阿兰萨满。”初一哇哇大叫起来,在她的心里,萨满大师可是最值得尊敬的人,伸手就抓住了玲珑的双肩,想要一把将她摔出去。

玲珑还没有动手,身边的侍卫唰的抽出了弯刀架在了初一的颈子上,,厉声喝道:“不许在大王帐前无礼!”

阿兰本来是要喝止自己手下的,但是,她的心里一动,马上猜到了玲珑的身份,她就是自己要替妮娜公主除掉的人,想要看看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才不动声色的站在一旁看初一发怒,可是,没有想到,大王身边的侍卫居然跑出来阻止了。

她想出声阻止初一,有人比她动作更快,大帐的门帘一动,耶律休哥阴沉着脸走了出来,厉目从初一的脸上扫过,目光落在她抓住玲珑衣襟的手上。

“放手!”他的声音沙哑,却有着无比的威严,他自己都不舍得动她一下,她居然敢这样抓着她的衣襟,眼睛里闪过杀意。

“参见大王。”除了玲珑,其余人都跪了下来。

“你们都在外面等着。”玲珑见靠山来了,傲气地一笑,弯身提起了木桶,冷冷一笑,“萨满就了不起了吗?大王想沐浴更衣,你们慢慢在外面等着吧。”重重地哼了一声,挽着耶律休哥回到了大帐。

“你怎么出来了,我说过你要擦一擦身子。”埋怨地对上他含笑的双眼,推着他走进了内室。

放下木桶,不由分说地把他按坐在软榻上,自己跪在他的面前,动手解开了他的前襟,速度在一天天的进步,拧了把热毛巾,细心地在他的身子上擦拭着,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他的伤口处。

耶律休哥一声不响地看着她温柔的动作,心底里浮起了暖洋洋的感觉,她就象一个温柔体贴的小妻子。

“这是我去打水的时候,萧影叫给我的,他说给大王换药的时候用上。”玲珑从怀里掏出萧影给她的一个小瓷瓶,呵呵一笑,放在他的手里,自己动手解开了他伤口的布条,一圈一圈解了下来。

“还好伤口是干的。”看到红肿的伤口没有想象中的流着脓水,玲珑长长吁了口气,拿过萧影给她的小瓷瓶,把他推倒在软榻上,往伤口上洒了些药粉,慢条斯理地给他缠上了布条,心里要等在大帐外面的人弄弄清楚,萨满和大王比起来谁才是真正的主子。

“大王,萨满是什么东西?”站起身拿玲珑件新的内衣过来给他换上,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了起来。

“身为契丹人你不知道萨满是什么人?”耶律休哥惊讶地看着她。

谁说我是契丹人?

玲珑扬起头,尴尬地笑笑,“大王,我从小被人拐卖去了大宋,最近才回到契丹的,不知道萨满是什么人?”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看看,她是一个多么诚实的人。

“萨满是和先祖对话的人,她可以预测未来的祸福,也能驱邪治病,每一次出征前,要举行祭天,萨满就是为大军祈福的人。”

上一次大军出征前,玲珑扮作安心可没有见过什么萨满祈福,是不是上次没有祭天祈福所以辽军失利了?

有那么准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诱惑卷——:怨恨(解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