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寻爱大清 [目录] > 第63章: 冰嬉大典

《绝恋:寻爱大清》

第63章 冰嬉大典

陌雨殇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过年期间猛下了几场雪,天气冷得让人不想出门,习惯了南方亚热带天气的我每天缩在炕上过起了冬眠的日子。

“丫头,该起了!怎么就跟只熊宝宝似的?”冬日的早晨我惜睡如金,四阿哥却偏偏打搅我的美梦。

我皱皱眉,“讨厌,这几天不是不早朝了吗?”

“再不起来,可就错过好玩的了,今儿可是冰嬉大典!”

我一骨碌爬起来,听十三说过无数回冰嬉了,怎能错过?听说冰嬉即冰上进行的冰雪活动,包括抢等,花样滑冰,滑雪,打冰嘎,拖冰床,冰上蹴鞠等。清廷将其与国语,骑射,摔跤一起定为大清国俗,场面一定壮观非凡!

今天的西苑三海彩旗飘扬,我们跟随康熙在什刹海、北海、中南海检阅八旗将士滑冰,参加冰嬉的将士居然多达一千多人,将士们分两队分别从临时设立的门入场,一队穿黄色军服,一队白色军服,配护膝,背插小旗,分八旗的八种颜色,以便分别。然后列队似游龙入。比赛的项目很多,最赏心悦目的是“走冰”,即花样滑冰,项目有金鸡独立、童子拜观音、哪吒探海、朝天蹬、冰上耍飞刀、飞叉、弄旙、双人表演、扯旗等等集冰嬉杂技于一体,令人目瞪口呆。还有一种叫“转龙射球”,类似于今日的冰上打靶。有门,上置“天球”,下放“地球”,八队人马龙摆尾式,接近球门时,以箭射球,以多者为胜。

表演结束,康熙心血来潮,提出让众位阿哥们来一场冰上蹴鞠赛。难道四阿哥也会滑冰?这可太让我大跌眼镜了!内务府将特制的冰鞋呈给阿哥们换上,冰鞋即是用一直铁条镶嵌于鞋上,类似于今天的冰刀。十二名成年阿哥分成两组,太子胤礽,三阿哥胤祉,四阿哥胤禛,五阿哥胤祺,七阿哥胤祐,十三阿哥胤祥一组,着红色球服;大阿哥胤褆,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礻我,十二阿哥胤祹,十四阿哥胤禵一组,着蓝色球服。采取的是单球门制,即一个球门,射入多者为胜。

比赛伊始,我便大呼小叫地为红队呐喊助威,其他皇子福晋在我的带动下也充当起啦啦队,可毕竟久居深闺,温文婉约成习惯,喊一句要瞧瞧自个爷的脸色,脸上还要起红云,岂能比得过我的号召力?不但弘晖弘昀聚集在我身边,我和他的大小老婆也头一次站在同一阵线,红队的家眷全部以我为中心,摇旗呐喊,红队首先在声势上就大获全胜。

只见红队胤禛带鞠突破蓝队封锁线,一记远射,胤禟没有挡住它前进的力道,鞠滚入网内!啦啦队一片叫好声,“胤禛真棒!”“四叔好厉害!”“阿玛加油!”我对着弘晖弘昀点头示意,“一,二,三,开始!”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阿玛阿玛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这是平日被他俩吵得没办法时教的歌,现在派上了用场,俩小子小脸憋得通红,卯足了劲大喊,全场顿时一片爆笑,康熙笑道,“这准又是落儿丫头搞的花样!”蓝队队员无一不又好气又好笑地瞪着我们。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又传出一声稚嫩的呼喊,“四哥四哥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大伙四下寻找,在我们红队啦啦队边上站着一个比弘晖还小的小不点——十七阿哥胤礼,似乎想加入我们的行列而又不敢,小脸由于害羞还红通通的呢,大伙又是一阵大笑,比赛才继续进行。忽然鞠带着十足的劲道朝场外飞来,此时的鞠乃皮革充气而成,被砸中可不是小事。眼看就要飞到胤礼头上,胤礼吓呆了,一动不动,我大喊一声小心,便冲过去抱住胤礼卧倒在地,顺势滚出数米远。

比赛暂停,大家都来围观我们的情况,除了我的手背被冰小范围擦伤,胤礼和我都安然无恙,康熙和四阿哥看我的眼神又多了赞许。太医将我的手背稍加处理后,康熙宣布继续比赛。毫无疑问,比赛的结局是红队大胜!

我欢天喜地地为四阿哥擦着汗,其他皇子皆以嫉恨的眼光看着四阿哥,当然了,他们的福晋忸怩害羞,怎么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有此亲热举止?

九阿哥胤禟尤其愤愤不平,提议道:“再比一局,这回比抢等!福晋也参加比赛!四嫂,你敢不敢啊?”这胤禟竟是跟我较上劲儿了!

抢等其实就是速滑,划定起点,先滑至圣驾者为胜。我这只南方来的鸭子冰都没见过几回,可叫我怎么滑啊?我嘿嘿笑着拉过那拉氏,“我不敢,那拉姐姐敢啊!”

“不行,你那么能,还能怕了这抢等?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啊?”胤禟存心跟我过不去吧?十几位阿哥居然全都跟着起哄。

关键时刻,康熙老爷子发话了,“落儿,快去,别丢我们满族女儿的丑!”

晕,我是汉族好吧!圣命难违,凭着以前滑旱冰的底子,我被四阿哥拉着赶鸭子上将。哪知这冰鞋可比四个轮子的旱冰鞋难控制多了,一开步,就摔了个四脚朝天,四阿哥在一片爆笑声中将我拉起。别看这些福晋养尊处优,这冰上的活动对于她们而言就像骑马一样是拿手好戏,一个个行走如飞。可就苦了我了,被四阿哥拽着,一路跌跌撞撞,蹒跚学步般出尽了洋相。十三带着玉容滑过我身边时还丢给我一个幸灾乐祸的笑脸。四阿哥也是哭笑不得,轻声笑骂:“笨丫头,爷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好不容易抵达终点时,我已是狼狈不堪,等候多时的皇子们无不哈哈大笑,尤其胤禟,似乎有报复的快感。康熙乐得合不拢嘴,“也还有你不能的啊?”还是德妃慈祥,笑着将我揽进怀里,“人丫头不是才救了小十七吗?手也伤了,可怜见的,你们还笑?落儿,刚才摔疼没?”

我黏在她怀里娇声道:“皇额娘,他们都欺负我,疼着呢!”

德妃抚着我的背道,“瞧瞧,说得皇额娘心尖儿都疼了。”

十阿哥雷鸣般的声音响起,“摔疼了就叫四哥回去给你揉啊!”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我将头掩埋在德妃怀里羞红了脸,忽觉一只小手在拉我的裙摆,低头一看是胤礼,我俯下身来,他凑在我耳边道:“姐姐,我也想像弘晖弘昀那样,你教我啊!”

小祖宗,你就别来添乱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诗情玫瑰(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