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国红颜乱弹篇之貂婵 [目录] > 第16章:默认章节

《三国红颜乱弹篇之貂婵》

第16章默认章节

冬眠的猫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哥你瞧,那是什么?”张飞的大嗓门在耳边炸响。没人理他,没人瞧他一眼。能遮住重点部位的衣物的残兵也所剩无几。有人理他才怪。

“啊!”

胸前风景独好,当然首当其冲。终于克制不住尖叫,却蓦然收势。叫出声,我觉得羞耻。他们不值得我大惊小怪。我需要沉着,我得冷静,我得想对策。已经太莽撞了,不能再莽撞下去。

关羽冲到前面,抓住了那只惹我尖叫的手,往前一推。手的主人撞上了一堵人墙,反弹回来,撞在关羽的刀口上,血流如注。

他捧着手挣扎。没人理他。不断有手伸过来,不断有人推出去。极少数怔在那儿不动,更多的撞了回来。

“那是什么?”

张飞的的疑虑只有一个结果——被人淹没。我听到了。我也很想分心看看,能令飞念念不忘的是什么。那些爪子不给我机会。我无奈地看着一具又一具被关羽的大刀不小心碰断的尸首。那些人不是战死沙场,而是死于一己私欲——或者说死于反正是死的绝望。

分不清谁比谁更盲目,谁比谁更不值得。我在这里,为一个并不看重自己的人,舞动,吸引众人眼光。为一个人,给阎王送去无数条性命。

他站在那里,看不到我内心的苍凉。

他站在那里。

我在跳舞。

我不能放弃的舞,正如我脸上始终不肯放弃的笑,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吕大哥……”

这声音不知发自何方,熟悉的女音,清脆的响起。

可惜得不到回应。

“吕大哥……”

声音继续。似乎来自头顶。

抬头来望。

看不到什么。谁也看不到什么。唯一值得怀疑的,是个黑点,应该是只鹰,如果有飞那么高,还显得那么大的鹰的话。

可疑的是,谁曾听到一只鹰会说话?谁可曾听到一只鹰大声地叫“吕大哥”?随着黑点的增大,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吕大哥,吕大哥!”

是一只鹰。

一只会飞的鹰。

会飞的木头鹰。

会飞还会说话的木头鹰!

不对,坐在木头鹰上的分明是小毛头,她手上举着个大喇叭,一声声地喊。

“吕大哥!吕大哥!”

声音依旧清脆,面貌依旧丑陋。

扬着脖子瞧稀奇的人皆捂住了脸,别过头去。可又禁不住好奇,仍又回头,对那只会飞的鹰啧啧赞叹。

没人试图对小毛头动粗。

她从鹰背走下,径直来到吕布身边。她的一举一动,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没有人看我,也没有人惹甄宓。小毛头的到来无意中解了我们的围。

“她是谁呀?怎么长得这么丑?世人有这么丑的人吗?”

“我的妈呀,怎么嫁得出去?谁敢要她?”

“哎呀,刚还两个美人儿,咋又来了个丑鬼呢?”

“哎,丑得我看美女的兴致都没了!”

“是啊是啊,我也是这样,真想吐呢!”

七嘴八舌,无所顾忌,人人恨不得让小毛头听见。我皱起眉头看着小毛头走近吕布,她也许不在意这些,但我在意。好像什么时候,我也曾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如此议论。我受不了。

“耶!”冷不防小毛头回头作了个鬼脸。人们倒吸口气,后退好几步。

但小毛头的举止实在太奇怪。她直奔吕布而去,在他腰际拍几拍,吕布没动静,小毛头一脸凝重。

“貂婵姐姐,吕大哥怎么会这个样子?”她清澈的眼里,盛着满满的疑惑。“他怎么啦?”

“我……我也不知道!”

“就算被催眠,我这几拍,他也该醒了啊!谁这么深道行,连我也没办法?”

又是催眠!果真有人给吕布催眠吗?目的是什么?有什么好处?我不懂。

“貂婵姐姐来帮帮忙,我要将吕大哥带回去,让我爹瞧瞧,兴许他有办法。再不及时处理,后果不堪设想!”

她抱住吕布的腰,将他往鹰背上拖。我也过去帮忙。

那只木头鹰,背得动吕布如此庞大的身躯么?

不得不惊叹,这鹰做得满精致的。锐利的眼,勾勒出天生的王者之气。巨大的翅膀伸在风中,就要翱游天空。

吕布终于被我们弄到了鹰背上。没人出口阻拦,倒令人意外。都在想什么呢?还是想看稀奇?

的确稀奇。小毛头也爬到了鹰背上,鹰头上有个机关,小毛头轻轻一按,震耳欲聋的轰鸣过后,鹰的翅膀扇动起来,频率越来越快,原先支撑鹰身的爪子收了回去,它就要腾空起飞!

“慢着!”

我与刘备异口同声。

“姑娘,你不能带他走!”刘备如是说。

“你想要阻止我么?你能阻止我么?”小毛头不屑一顾。

“他的马!他的赤兔马!他的命根子!”心里堵得慌,直觉他失去了赤兔,会寂寞,会失落,会了无生气。他已经失去文姬,不能再失去赤兔了。

“貂婵姐姐,你以为,我还能带得动赤兔么?”她的语气充满无奈。“一匹马而已,他总能夺回来的!”人与鹰,冲天而去。

众人反应过来,鹰已成黑点。

叹息。

我不知道我的心在哪儿,细丝已断,胸腔空空落落,心不知去向。

抚着赤兔马。它凝视鹰消失的方向,有片刻失神,尾巴甩动,鼻孔轻嘶出声,在那轻嘶之中,隐约能捕捉一丝痛苦。

我不知道我的心在哪儿,细丝已断,胸腔空空落落,心不知去向。

没有痛,不会痛,不该痛。

“哎!”谁在叹气,谁将衣衫披在我身上。

挡得住外面的寒,挡不住心里的冷。

“哎!”

又是谁碰我一下,动作很轻。我却站立不稳。靠着赤兔,感受它腹部的温度。隐约明白,这样的温度,享受不了太久。

耳朵里是非同寻常的巨响。千军万马的奔驰也不过如此。可以肯定,不仅仅是人与马的疾奔。人的脚步要来得轻,马的步伐要来得快。此刻的脚步,有着非同一般的力度,大地抖动,周围的一切可怕地摇晃。

靠着马腹,享受赤兔腹部的温度,它的身体也微微抖动。

会是一场灾难的来临么?

“大哥!”刘备神色凝重,张飞忍不住碰他。

“这声音很不寻常。”

没人理会。发呆是唯一的表情。小毛头,还有她的鹰,在人们脑海里盘旋不去。

“熙哥哥,我想去客栈看看。”甄宓小鸟依人的模样,任谁也无法将之与先前的她联系起来。“这里烦死了!你瞧袁谭那样儿!不就是带了点兵吗?值得他那么趾高气扬!撤退,撤退,为什么退?有敌人吗?除一个吕布,谁也没有,凭什么撤退?一点带兵的气魄都没有!熙哥哥,要是你父亲肯将这些兵交给你指挥,那吕布,还不得乖乖听咱们的?”

“你不是在保护他吗?”袁熙酸酸的。“为保护他,连自己都顾不上了!”

“熙哥哥!”甄宓撒娇。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