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国红颜乱弹篇之貂婵 [目录] > 第17章:默认章节

《三国红颜乱弹篇之貂婵》

第17章默认章节

冬眠的猫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不是在保护他吗?”袁熙酸酸的。“为保护他,连自己都顾不上了!”

“熙哥哥!”甄宓撒娇。“我那是做做样子!人家心里不是只装着你嘛!”

“哼。”袁熙扭头,终究还是拗不过自己,又轻轻揽住了宓儿的小蛮腰,“我想我是吃醋了。”

甄宓格格笑着将头埋进了袁熙颈窝,究竟有没有其它动作,看不清,只听到袁熙满足地叹了口气,往人少的地方走。

“去客栈!”袁熙道。

刘张二人紧紧跟着。

关羽稍一迟疑,也跟了上去。

“你们?”

和他们并不很熟,不再理我无可非议。身上衣服尚有余温,人却大踏步走了。除了独自面对,我能如何选择?

耳朵里是非同寻常的巨响。千军万马的奔驰也不过如此。可以肯定,不仅仅是人与马的疾奔。人的脚步要来得轻,马的步伐要来得快。此刻的脚步,有着非同一般的力度,大地抖动,周围的一切可怕地摇晃。

靠着马腹,享受赤兔腹部的温度,它的身体也微微抖动。

会是一场灾难的来临么?

袁谭手下渐渐潮水般涌动。看不到什么。正是什么都看不到,莫名的恐惧才紧揪人心。四处张望,想找出声音的来源,但这声响委实诡异。它极沉重,极迅捷,极狂野,似左似右,忽前忽后,无从捉摸,无从判断。

靠着赤兔,我的心思并不在此时的声响上。我关心的是吕布。现在想起来,小毛头的行为比这声响还诡异。她是如何得知吕布在这儿的?这些兵,当真因为小毛头的丑忘了阻挠她?小毛头的目力当真如此之好,好得半空中就能瞧清地下有个吕布,就稳稳当当降落在他旁边?

蹊跷啊!

“姑娘,还不快走!”

有人拉了我一把,跌跌撞撞跑起来。

“怎么啦,怎么啦?”

牵着赤兔,不明所以地跟着挪动脚步。不是想挪,是疯狂的人群逼得我不得不挪。

没人回答我。逃命的脚步匆匆,没人顾得上回答一个女子幼稚的问题。大敌当前,打不过就跑,士兵的生存法则。犯不着谁为谁卖命,谁对谁忠心。这年头,谁也拿不准谁是最后的赢家,得过且过吧,保命要紧。

乱世中的命,不是那么容易保的。

我们被团团围了起来。没有旗号,看不出是对方是谁。所有人被困在中心,包括先走一步的甄宓一行。

别以为围住我们的是人。不是,不是人。我早说过,不是人的声音,也不是马的脚步。说围住,过于夸张。拦住我们去路的东西离我们很远。我们只是被圈住,没有空隙钻过去而已。暂时,危险是没有的。此时,谁都清楚绝望二字的含义。没有血腥,没有死亡,只有该死的绝望。

想拼一把都不成,威胁我们生命的东西,离我们那么远,瞪着铜铃般的眼,死望着我们,目光中一片祥和。每个人却清楚这祥和背后隐藏着什么。

站我旁边瑟瑟发抖的那一个,手中长矛颓然掉落在地。这一件青铜器,战场上杀敌锋利无比,可是面对这一群长着角瞪着眼的家伙,它们喜欢的东西是青字打头没错,可惜不是青铜器。

它们喜欢的是——青草。

谁有本事将一支长矛换成一把青草?

看不到一个人,只有这群野牛。它们越聚越多,很快汇聚成一堵牛墙。我看见过蚂蚁觅食时的浩浩荡荡,心想这就是微小生物的生存之道——以数量取胜。没想到如此庞然大物也有大规模聚会游行示威的一天。

它们盘踞在那儿,不动,亦不散。

它们的角贼亮。

“弓箭手,准备!”

令人窒息的静中有人以命令的口吻道。不是袁谭,不是刘备,不是关羽,亦不是张飞。

那个无名的曾与袁谭异口同声的人。

在最紧张的时刻想到了最简单的方法,并付之行动。

弯弓搭箭,瞄准。

如此多的野牛。不疯狂时很安静,你不动,它们也不动,和气得令人安心。它们是吃草拉车耕田的牛。老实巴交的牛。没有牛脾气的牛。

“嗖——!”

“谁叫你射出去了!”

某人气急败坏。“只叫你准备,听不懂吗?”

放箭之人来不及惊呼,已挨了重重的一耳光。气急之人显然也惊呆了。因为那支箭,那只射出去的箭,竟被一只野牛转过身以牛尾扫落在地。动作之灵巧令人咋舌。

活见鬼了。

巧合也不至那么巧合吧。

这是一群经过特种训练的野牛?

谁那么大本事?将一支野牛兵训练得神不知鬼不觉?

“放箭!”

气急的某人命令,似要确定某种猜测,排除某种恐慌。

无一例外,所放之箭皆被牛尾扫了回来,从容不迫。乱了阵脚的,是这一方。

“奶奶的,直娘贼!”张飞瞪着眼大骂。“哪只缩头乌龟躲在后面不现身,派一群野牛打前锋?家里人都死光光了?还是怕了你张爷爷在那偷偷尿裤子?”

“呵呵呵……哈哈哈……嘿嘿嘿……”笑声从四面八方响起,声音之大,分贝之高,令人毛骨悚然。

好些人缩成一团。

“他娘的,跟老子玩阴的!龟孙子,有本事就明着来,真刀真枪地干,老子与你大战五百回合!”

“与你大战五百回合!”也不全是怕死鬼,有人伸长了脖子跳起脚来敲边鼓,还不是孬种。

“放箭!”

又是他。

听士兵小声议论,那家伙是个姓曹的参军,那冷着脸不服输的劲头,着实让人佩服。哪怕手在抖,也没人违抗他的命令。袁谭反被晾在一边,没人理会。

箭矢又被牛尾扫了回来。

倒不是说这些牛有多可怕,它们不是食肉动物,可怕不到哪里去。只是如此训练有素的牛,别说见,听都没听说过。谁在那么大本事呢?躲在后面的那根指挥棒,究竟握在谁的手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冬天好冷,亲们热情点吧,鲜花,掌声,臭鸡蛋,随便什么砸点儿过来吧.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