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错惹将军 [目录] > 第11章:011 又气又恨

《错惹将军》

第11章011 又气又恨

半欢半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宋兰君恼得一脚就把胡月踹倒在地:“说,昨夜是怎么回事?”

胡月惨白着脸,却一句话都不说。

宋兰君咬牙切齿:“不说是吧,好,很好,很好,很好。”拖着胡月,杀气冲天的去了唐初九的院子。

唐初九宿醉刚刚醒来,正头痛欲裂中,就见房门被踹开,宋兰君一脸铁青,指着胡月:“唐初九,你可知道她昨夜做了什么好事?”

见着宋兰君的怒气,唐初九一愣:“怎么了?”

宋兰君扬手就给胡月一个巴掌:“说!”

胡月嘴角被打出了血,抬眼,看着唐初九:“小姐……”

唐初九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胡月,到底怎么回事?”

胡月抿着嘴,又不作声了。

宋兰君血红着眼:“不说是不是?来人,给我打,狠狠的打,打到她愿意说为止。”

唐初九求情到:“十七,胡月她……”

宋兰君打断了唐初九的话,声如寒冰:“打!!!”

很快的就响起‘啪啪啪’的杖责声,胡月死咬着唇,没叫一声痛,却把唇咬出了血来。

打到二十大板的时候,胡月身上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唐初九说到:“十七,再打下去,命就没了。”

宋兰君冷眼旁观,无动于衷:“继续打。”

胡月已经被打晕了过去,唐初九说到:“人要打死了,你就什么也问不出来了。”

宋兰君一扬手:“把她关入柴房,不得给任何吃的。”然后气冲冲的拂袖而去。

而此时,唐诗画已经满脸是泪的回了候爷府,候爷夫人林静雅大惊,按习俗新娘子回门,是要第三天的。

唐诗画委屈的扑到林静雅怀里,泣不成声,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下来:“娘,昨夜的洞房花烛,女儿被人下了药,在喜床底下过了一夜,和兰君一夜春宵的,是唐初九的侍女胡月。女儿早上药效退去起来,就见胡月和兰君在新床上……”

林静雅怒不可遏,看来,是**酒里被人动了手脚。会是谁如此处心积虑?真的是唐初九么?不管是谁,都饶不了她!林静雅看着伤心欲绝的掌上明珠,说到:“诗画,你先回房休息,娘会给你做主。”

唐诗画点了点头,一脸憔悴的回了房。只是,哪里睡得着,一想到早上起来看到,就又气又恨,全是煎熬。眼泪忍不住又掉了下来,盼了那么久的新婚大喜,却被人如此折辱!特别是宋兰君抱着欢好过后未着寸缕的胡月相拥而眠的画面,像一根刺一样,直扎心脏,痛彻入骨。

哭得眼都肿了,心里的恨意却越来越浓,越来越深,内心也越来越煎熬。昨夜之事,要是传了出去,必定成为京城的笑谈。世上哪有新婚大喜之夜,新娘却是在喜床底下过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012 蛇蝎心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