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错惹将军 [目录] > 第19章:019 至死方休

《错惹将军》

第19章019 至死方休

半欢半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周大娘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汗,声如老树昏鸦:“再等会。”

直到那十块白布全都染成了血红,周大娘才差春晓去叫人。

胡大夫赶过来时,唐初九已经是面无人色,一脸死灰,嘴唇都发紫了,而身上的高烧,却并没有退下来。

凝神把脉后,胡大夫打开药箱,拿出一枚‘生冷香丸’喂到了唐初九的嘴里后,拿出银针先后扎在丹田、中极、肾俞、百劳、风池、膏肓、绝骨……

等最后一个穴位扎完时,胡大夫脸上已经隐见薄汗,提笔开好药方,一番叮嘱后离去。刚走出西院的院门,就见宋兰君如门神一样的,站在雪中,肩上落满了雪。

宋兰君问:“大夫,怎么样?”

血崩暂时是稳住了,高烧按方吃药的话,两个时辰后会慢慢的退下来,但是得卧床好生休养,切忌移动,药必须每日三服……”

送走大夫后,宋兰君在院子外又略站了站后,冷声吩咐柳总管到:“备车。”

半个时辰后,一辆毫不起眼的青布马车,拉着奄奄一息,人事不醒的唐初九,从丞相府后门离去。

这夜,宋兰君去接了唐诗画回府,新人新嫁妆,红烛照温床,轻解贴身衣,玉·体依新郎,金针刺破桃花蕊,不敢高声直皱眉。一夜春宵,销魂缠绵到天明。

第二天,唐诗画眉眼含笑回门时,收到信息‘唐初九暴崩虚脱,四肢厥冷,气血两脱,舌紫黯,脉弦涩,已经是油尽灯枯之势。”再加上此去东离寺,路上奔波一个来月,又天寒地冻,估计离香消玉殒也差不多了。

这日,唐诗画的笑容如山花般的灿烂。

而唐初九却是高烧不退,人也说起了糊话,只是声音极低,谁也听不清,偶尔有几个破碎的字“负心……孩子……”消散在寒风中。

一个月后,唐初九到了东离寺,这一路上,她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高烧反反复复,人也瘦成了皮包骨,巴掌大的脸,越发衬得那双乌黑大眼夺目惊心,嵌在脸上好似两块墨玉,有点渗人。

本来唐初九是要削发为尼的,只是她一直病着,住持师父只得往后延。

有几次,大家都以为唐初九挺不过去了,眼看着都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了,可她却硬在一个月后,好了起来。虚弱得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眼里满是恨意,孩子没了。

十七,有种恨,叫至死方休!!!十七,你的幸福,它日我一定亲手撕碎!!!

半个月后,唐初九勉强能下床了,周大娘母女每天虎视眈眈,防着唐初九逃跑。

在小年夜这天,东离寺来了位熟人——兽将军古清辰。他奉皇命来探望在此带发修行的‘月太妃’。月太妃是先皇的宠妃,新皇登基后也对她另想相看,甚至不惜许下皇后之位,月太妃却选择了出家。尽管如此,新皇还是念念不忘。每年不但自己微服数次过来探望,年关时必会谴大臣前来。

古清辰一进寺,周大娘就把唐初九赶回了内间,亲自守在一旁看着,以免她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世人皆知,将军府和丞相府水火不相溶。

直到未时,古清辰一行离去,周大娘才松了口气,回了自己的房间。

夕阳西下后,是月满西楼,唐初九已经睡下。

突然听到窗户‘啪’的一声响,浅眠的唐初九睁开眼,就着月光,看清了来人是古清辰,只见他两眼欲动如潮,呼吸粗重,脸上发红。

古清辰被别有用心之人下了‘长欢’。

……本章完结,下一章“020 不容错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