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错惹将军 [目录] > 第46章:046 断手之痛

《错惹将军》

第46章046 断手之痛

半欢半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说完,不由分说,拉着苏莫语就要往古清辰的院子里去。

苏莫语脸上燥红成一片:“清言……”一个未婚女子,去成年男子院里,于理不合,说出去就真不要见人了,人言一向可畏。

古清言可没想这样多:“没事的,我大哥就是一纸老虎,别看他老板着脸,可其实他最软了……”

闹不过古清言的执意,苏莫语急得头上差点冒青烟。

还是将军夫人江如水过来化解了苏莫语的尴尬:“清言,你又淘气。莫语,我这里得了一匹‘天上云锦’,却又定不下绣什么图案才不算糟蹋了它,你女红最好,给我瞧瞧吧。”

苏莫语感激的朝江如水笑了笑,轻应到:“好。”

古清辰听得一行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这才发现手心满是汗水。

唐初九也是一脸的汗水,今日这天气反常得很,燥热燥热的,树上知了叫个不停,让人更是心烦意乱,琴音弹错了一个又一个。

南长安在隔壁听着那摧人心肝的琴声,眉角跳了又跳,忍无可忍,重新再忍。

最后,还是唐初九停下了那让‘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魔音,轻叹了口气,今日苦恼无数,无心弹琴。双手撑在下巴上,幽幽的望着那株被摧残得有些触目惊心的杏树,心里百转千回,一年卖妾期满之后,出路在何方?

娘家和夫家(如果十七算夫家的话)皆依靠不了,唯一能靠的就是自己,只是会做什么呢?会江边浣纱,会缝缝补补,难道以后再以此为生么?

唐初九心里又痛又不愿意,倒也不是怕吃苦,而是浣纱是心里最真最深的痛,十年江边辛苦,落得的是为她人做嫁衣,留给自己的是一手冻疮老茧及风湿痛骨。

可是除了这个,却又不会其它的生财之道。在京城这寸金寸土之地,没人依靠要生存下去何其艰难,拿什么来活?大户人家卖身为奴?或者干脆进宫?想来想去,都觉得是下下之策。

唐初九冥思苦想,却无良策,柳眉紧锁,看着眼前杏树上最高处的那抹红,就更加觉得刺眼。一时恼怒,爬上树,誓要毁了它的随风怒放。

常听老人说‘爬树危险’,果真是良言。唐初九后悔莫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从树上摔了下去,砸在了隔壁。

南长安眼见着唐初九从树上摔下来,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接,结果就是‘咔嚓’一声响。

唐初九安然无恙,就是摔得屁·股有些痛,从南长安身上爬起来,问到:“你怎么样?”

南长安痛得直吸冷气,指着右手:“好像断了。”

唐初九大惊:“怎么会?”可事实摆在眼前,就是断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047 怎么负责”↓↓↓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