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12章::陆杏花送货上门

《乡野风流》

第12章:陆杏花送货上门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留富回到家里,把刚才苏基业讲的情况又讲给陆杏花听。陆杏花看他老实巴脚的窝囊样,没好气地说:“你说的意思不是让我给你整理账吗?好了,这一段你住东地大棚里,我在家给你整账”。

陆杏花是有名的高中生,高考差五分没考上。因为给一个有妇教师搞上怀孕,那人偷偷赔了她家一万元才算完事。陆杏花不愿意打胎才匆匆嫁了吴留富。吴留富小学毕业,苏基业看中了他的蠢庸,更看中了陆杏花的美貌,就让吴留富当了村会计,村里人一看就知咋回事。他名义上是会计,平时算账整表都是陆杏花下手,村里买东西也是她一手大料理。苏基业和陆杏花便车轴对磨眼儿对上了号。况且,苏基业那东西跟别人的不一样,到里边后,鼓胀得就像乐器队的喇叭头,撑得很实在,刺激感也特别强。第一次之后就使她终生难忘了。尽管吴留富长相一般,床上功夫欠佳,但陆杏花有那么个缺脚也就任命了。况且这种不足有苏基业不断弥补着,心里也不那么遗憾。

她在吴留富介绍情况时,听到苏基业老婆走娘家了,便没好气地对吴留富说:“还不快去东地大棚里,听见没有?”

吴留富正在扒账本,便连声说道:“这就去、这就去。”又交待:“账本都在纸箱里。”说罢便出了门。

陆杏花赶紧给苏基业打电话:“是来俺家,还是上你家。”“来俺家吧。”

他两家一前一后,都在村南头。街里无人,陆杏花一扭身子闪进了苏基业家。

她掀开堂屋门上吊着的竹篾帘子,进屋便说:“乖乖,又给老娘找活啦。”说罢紧挨苏基业坐在沙发上。苏基业说:“先办事?先说事?”实际上二人都早已急不可待,当然是先办事了。前天他俩在桑园里,陆杏花抱住一棵弯桑树,蹶起冬瓜似的大屁股,苏基业在后边像抽风箱一样呼呼猛抽,陆杏花流着长长的口水,嘴里“哎呀哎呀”不敢大声浪叫,眼看锅就要滚了。谁知苏天保这野种满桑园找他的母狗,生怕给它交上劣种。声音越来越近,等不上锅滚苏基业便匆匆抽了底火。当时她大骂天保是狗日的坏了老娘的好事,苏基业也骂天保是孬种,故意找难看。今天是好机会,当苏基业在电话里听到那拨弦似的声音,下边就像插上了电源燥热起来。

苏基业问,上门没有?

我不傻。陆杏花两片嘴唇已经粉红,满脸像发烧一样火辣辣的烫,两眼流出温情的光。苏基业凑了上去,像熨斗熨着一块红布来回磨蹭。等满脸湿润了,两嘴又像对烟袋锅一样对在了一起。二人滋滋地吸着,锅对锅地吸着,燃尽了锅干了,他们又想起了那一头。陆杏花像母狗跑窝一样,屁股蹶给苏基业来回磨蹭着,焦急的说,你快点啊。苏基业知道在沙发里是不会有好效果的,便两手一托把她抱到了床上。陆杏花静静的躺在那儿任他随便摆弄。她双眼紧闭,脑海里出现了一片蓝天,一会朵朵白云缓缓飘来,耳畔响起了喇叭头里吹出的进军号。接着是大片的云团像脱僵的野马疯狂地驰骋,进军号也越吹越急。接着,进军号变成了冲锋号,云团越来越浓,越来越厚,像大军压境,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突然,电闪了,雷鸣了,大雨倾盆,喇叭声咽......。

嗵嗵嗵,一阵敲门声过后,苏天保在门外喊,哥,开门。

苏基业陆杏花同时埋怨道,又是这个半吊子。苏基业抽出那东西,就像从火炉里抽出的煤火杵鲜红发亮。他赶紧收拾好衣裤,开门问苏天保,啥事?

苏天保把光头探进门里神秘地说,乡里肖春夏柳长河在咱村里到处转呢。苏基业没好气地说,知道了。又把苏天保关在了门外。

……本章完结,下一章“:柳长河挨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