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13章::柳长河挨训

《乡野风流》

第13章:柳长河挨训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呼秋冬坐在老板椅上,来回压哒着,在品味着当老一的尊严。他暗自笑一下,老一这名字真好,既回避了老大的匪味,也去掉了老板的商味,又突出了老子的官位。好,好。他突然想到,老二呢,他溜了。老三呢,靠得住吗?他预感到,自己有一种潜在的威胁,更担心因为人为的因素使大开发半途而废。

他生出的一股怒火憋在心里始终无法发泄。你崔浩离岗外出学习,早不去晚不去,偏偏在关键时候走了。这不是不顾大局么?这叫什么配合?你一个白面书生下来当乡长,不就是靠的曲书记吗?曲书记一走,你还靠谁?大会你不讲话,小会你不发言,这不是软抵是什么?像这样我怎么会给你权。他又想到了肖春夏,你怎么在联席会上放起了炮,这股火是从那里来的?以你的能力性格和为人,我还是很看中你的。我知道你直正豪爽有啥说啥,但你应该私下给我沟通呀。你怎么在会上放起了炮?难道我做错了什么?我当老一,啥事我说了算,我会有什么错。你当个三把手管那么多闲事干啥?让你咋干就咋干行了。好的一点,这人心胸比较宽阔,发了火不记仇。

正想着,肖春夏、柳长河进来了。

看见柳长河,呼秋冬心里像点着了汽油,火气从嘴里直往外扑:“你柳长河是干吊吃的,前天在哪儿喝多啦,你知道不知道开联席会,你还像个领导吗?都像你这样,我还当谁的书记?”

一阵连珠炮,把柳长河高昂的头砸了下去,把柳长河砸到了沙发里,把柳长河的头砸到了两个膝盖上。柳长河头顶膝盖喃喃说道:“我承认错误,我是赖货娘儿们,提起裤子都忘,我是好狗忘不了嚓屎”。

肖春夏知道呼秋冬一半是对准自己的。他不吃这一套,便说:“别发火了,我放炮是放炮,拉套是拉套。我肖春夏弄事光明正大,不会背地捣鼓人。中了,给你汇报一下情况和俺的想法吧”。

呼秋冬翻了翻白眼熄火了。

肖春夏把他们去村里的情况综合进行了汇报。

肖春夏认为,村里情况比较复杂,家族派性严重,班子严重分裂,村里矛盾重重。他们为了各自的利益会借助这次开发搬弄出一些是非。但有一点是一致的,同意开发,但补偿款要到位。

呼秋冬也考虑到了补偿款的问题,便说:“补偿款问题很关键,但最关键的还是钱呐”。

呼秋冬说:“尤县长上午打电话,要求分两步走,第一步先解决桑园问题,其它到麦后解决。整个园区在十月底以前要建成。”

肖春夏建议再充实几名人员,麦前搞好丈量,拿出图纸,搞好预算,并吃住在村。

呼秋冬同意,并说:“人员上你相中谁要谁,吃的问题政府解决。记住一点,清欠要抓紧搞,这两天效果太不理想了。”肖春夏心里说,你也太急了,油锅里的钱还要伸伸手呢。他抬眼看看外边,天已轰黑了。

肖春夏他们知趣地走了。呼秋冬便叫胡来开车。

不一会儿,小车闪着尾灯出了乡政府大门,一拐弯便消失在去县城的路上了。

柳长河见老一回家,便溜进了肖春夏的办公室。进门便说:“老肖哇,我挨这么多炮弹,你还不给我治治伤、压压惊?”抬头一看肖春夏没放脸便咧嘴笑了一下:“他该说他说,咱该喝还喝”。

肖春夏说:“你咋光往那钉上碰,你不知道他有气没头出吗?”

“昨天吃的是媒人席,不到掌灯不让走。这就对点儿了。老肖,你请客,以后我给你拉好套”。

“走。”二人便出了乡政府大门。

……本章完结,下一章“:疯狂之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