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14章::疯狂之夜

《乡野风流》

第14章:疯狂之夜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洪小桃熟悉地打开呼秋冬家的院门和屋门,按上开关。顿时,屋内灯火通明。她浏览一下屋内的摆设,便仰卧在沙发里,有一种主人搬进了新家一样的自豪感。

洪小桃一生命苦。她父亲早年在县城给人砸铁桶焊铝壶,后来得了肺结核没钱治早早地没他了。自己刚高中毕业没人能挣钱。母亲又好逸恶劳,经常吃临近一家小饭馆的饭又不想给钱,饭店老板便托人说媒,让洪小桃嫁给他儿子。成亲后,洪小桃发现丈夫吃喝嫖赌样样俱全,整天不在家,后来领一女人私奔了。她一气之下,便另找生路,去了方圆酒店当小姐。因她聪明伶俐,人又漂亮,便被经常去吃饭的桑野乡乡长呼秋冬看中。呼秋冬为了吃独馍,便贿赂老板让她当了吧台。呼秋冬当了一把手后,便把她安排到桑野乡财政所当会计。

洪小桃想,呼秋冬对自己真的不错,平时吃穿花用照顾周全。自己丈夫领住一个女人私奔后,他对自己更是关心倍至。尽管比自己大了十多岁,但是大男人知道疼、知道爱。人常说,二十不成熟,三十没基础,四十日当午,五十热红薯,六十烂萝卜。跟四十多岁的人在一块,就像吃甘蔗,当中的一节最甜。他只要待我好,跟他就跟定了。他曾说过,压根就不爱他的女人,他嫌她是农村人土气,平时只知道做饭、洗衣,没有温忖,没有浪漫,没有品位。我正好弥补了他所需要的。最近,乡里要搞大开发,有些事他还看不清楚,得提醒提醒他。

她闲得无聊,便打开电视“嘣嘣嘣”按了几个台又不想看。她想,说好的,让我早早来,他一会就回来,咋还不回来?

她又想入非非了。对,那一次他说过的要给我结婚,要把那个乡下女人给休了。这话可信吗?我没一点能让他牵挂的,他能给我结婚吗?

她想了很久很久,终于她自己也笑了。她从兜里掏出一个避孕套,用剪刀在顶部轻轻地剪了一个口。

她在想着以后生一个小宝宝,与呼秋冬名正言顺地在一起的日子,一家三口和和睦睦,享受天伦之乐的日子。

外边有开门声,洪小桃假装睡着。

脚步声越来越近,进屋了,放提包的声音,向自己走来的声音。

洪小桃静静地躺在沙发里,她轻轻地呼吸着,一动不动地呼吸着。脚步声在跟前不动了。自己面前的空气似乎凝固了。瞬间便有一种压力压得空气缓缓流动。这种力压下来了,压在了自己身上。他像一个巨大的恐龙,压得自己不能动弹。恐龙的两爪伸过自己的腋窝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头颅。那张开的大口像要吃人似的在自己的嘴上、脸上、又吸又吮、又舔又啃。

开始,洪小桃竭力地控制自己保持镇静。但是她经受不住这强力电流的催击,终于摆动起了身子。大脑神经受到的强烈刺激不禁使她发出了“唔唔”的叫声。她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呼秋冬那失去了傲慢、失去了威严而只保留着对女人的渴望和贪婪的神态,便娇嗔地挥起两手在他背上捶打起来:“你坏,你坏”。

“宝贝,等急了吧。”呼秋冬柔情似蜜。

“嗯,嗯。”随着洪小桃从鼻眼儿发出的浪声,她一扭便翻到了上边。

她用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搓róu着他的耳鬓、眼鼻、嘴腭、最后又抚摸着他右额上那块不成形的疤。呼秋冬像听话的婴儿接受着母爱一样微闭着双眼,任由洪小桃的摆布。

洪小桃解开呼秋冬的衣扣、脱掉衣裤,活像一条刮了粼的白鲤鱼在不甘心地闪动着身子。洪小桃也这样做了。她把自己的两奶轻轻地按在呼秋冬的奶头上来回摩擦,呼秋冬“嗷”叫两声崛了起来,双手抱住洪小桃来回翻滚起来。够了、累了、便把毛巾被搭在身上,肩并肩、头抵头、窃窃私语。

呼秋冬说:“跟你在一块,就像在爱河里游泳一样畅快”。

洪小桃说:“和你在一起,就像坐快艇一样刺激”。

呼秋冬说:“你就像拌油的辣椒大长胃口”。

洪小桃说:“和你在一起就像男人吸烟。”

咋着?

“两片儿痒,心里想,家伙一捅得半晌。”

“开始吸烟?”“开始吸烟。”

呼秋冬说:“别慌,咱看着人家咋吸,咱也咋吸”。

说罢,找了一盘黄蝶,塞进VCD,插上电源,电视画面便展现出一个赤luo裸的世界。

于是,这个世界便开始模仿那个世界。

两个世界便接近了,两个世界便浑然一体了。

两个世界便疯狂了,疯狂得眼花缭乱,疯狂得天地抖动,疯狂得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二个人。

当两个世界乱得一塌糊涂、忘乎所以的时候,洪小桃突然有了一丝清醒。

洪小桃说:“我要感冒了,咱上床”。

于是,他们关了电视,进了霓虹灯映照下的殿堂。

洪小桃给呼秋冬戴上早已准备好的潜水帽,二人便进入了幻影仙境般的海底世界。

......

呼秋冬像潜水员从马里亚纳海沟刚刚回来躺在布满沙滩的海岸上一样,静静地回味着海水的深蓝和珊瑚的奇妙。洪小桃的手像一只求偶的乌龟轻轻扶到他的脸上:“乖乖,我有三条妙计保你平安无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柳长河饭馆出洋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