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18章::临水园尤明授玄机

《乡野风流》

第18章:临水园尤明授玄机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临水园,是临水县最高档次的集吃、住、洗、按、休闲、垂钓于一体的饭店。它坐落在清水河东侧黄龙岗半坡。茂密的树林,涛涛的河水,软软的沙滩,置身其中使人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别致、古雅的大门,给人一种新奇感、荣誉感、高贵感。满院绿树成荫,园中湖水涟涟、荷花争妍。一座座古色古香的建筑错落有致地坐落在黄龙岗上。站在黄龙岗俯视,下边是一片林海,清水河两岸金沙耀眼,河水星光点点,它像一条巨龙滚动在绿海之中。使得依“山”傍水的临水园更显得灵气和神秘。

中午十二点整,尤县长的车到达临水园,胡来和县政府办公室的巴副主任,田副县长的秘书也随后到达。

宾馆老板早已在此等候迎接,他笑脸躬身亲自打开尤县长的车门,伸手意思一位领班小姐把尤县长他们领到了666房间。

他们轻松愉快地落座后,尤县长仍然抑制不住激动的神情对呼秋冬也是对大家讲起了他的独道见解。

“咱们这次大开发对桑野乡来说,完全是一个机遇。但要抓住机遇决非易事啊。”尤县长压了一口水,有意面向呼秋冬:“把握机遇不仅需要认识能力,也需要驾驭能力。”他随手拿起一根筷子一横:“机是一条线”。又一竖:“遇是一个点。机,未必都能遇。遇,则必须有机”。他又划起了手势:“机遇有一种得与失的辩证关系。可以这样说,机遇是得与失、成与败之间的选择。想干一番事业,就必然要失去家庭、失去生活、失去朋友。如常言说的,舍不得孩子打不得狼”。

大家对、对地应着。

“但是,生活中我们往往会发现,成功者都是那些敢裁敢断、敢得敢失、敢进敢退、敢胜敢败的人。正像人们说的三分能耐七分胆。当然了,这说法并不是提倡蛮干,而是为我们提示了一个重要问题,胆魄和能力要成正比。还有,人们失去机遇的原因往往是胆魄不够”。

尤县长站了起来:“记住,机遇和成功总是属于冒险者的。”他又像教学生似的坐下来降低了声调:“它的决窍是智者先识,勇者先达”。

“讲得好、讲得好。”呼秋冬带头鼓起了掌。

在坐的也都感觉着像上了一堂课。尤县长太有水平了。呼秋冬也觉得找到动力,找到了方向,有顿开茅塞之感。

菜上齐了,尤县长有意把呼秋冬往自己身边拉了拉,这样田副县长和呼秋冬就像左右臂膀护卫着主帅。呼秋冬顿觉自己也像副县长一样尊贵。于是一种对县长爱戴感激之情便油然而生。但是,眼下最重要最关键的一个问题他不得不趁此机会给县长提出来。

“尤县长,有一个关键的问题......”

尤县长并不让呼秋冬说明:“噢,你是说资金问题?整个开发资金由县上安排一点,乡里筹措一点。不过,前期的补偿款要抓紧时间到位,不能让群众吃亏”。

尤县长拍一下呼秋冬肩膀既赞扬又安慰地说:“秋冬呀,”因秘书在场他没喊老弟:“以你的能力,我看办法总比困难多。听说,你最近在全乡搞清欠就搞的很热火吗。县里不会让你吃亏的,这样可以吧”。

呼秋冬吃了定心丸。他像战前的壮士喝壮行酒一样自干一杯:“我宁可卖房卖妻卖孩子,也要保证工程顺利进行”。

尤县长听了呼秋冬的话,竞也动起情来。

那一次,呼秋冬给老爷子送了一只青铜鹿。老爷子竞流着泪说了一句让他听不懂的话,自己再三追问老爷子就是不说何故,只是说你慢慢就会知道的。他没有追问,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这青铜鹿原本是一对的。通过老爷子给他增书一事也隐隐感到呼秋冬和自己有着某种联系,只是老爷子暂时不说罢了。从那以后,自己心中对呼秋冬就有了一种亲近感和割不断的亲情感。

尤县长欠一下身子,端起一杯酒对呼秋冬说:“秋冬啊,你们在乡里当书记都很难,我心里最清楚。请放心,开发之后县里让你有名有利。来,干一杯”。

呼秋冬激动得要流出眼泪。从政以来,自己第一次遇到县上主要领导对自己这样表态。这表态太有诱惑力啦,真是理解万岁啊。他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田副县长喜欢自斟自饮,二两的酒杯他已喝下两杯了。他听尤县长说乡里书记怎么着便插起了话:“我也是乡党委书记出身呀,当党委书记,特别是由乡长接任党委书记的,要先搞好角色转换,不要面面俱到,事无巨细”。边说边习惯性地喝了一口:“三个字:权,就是抓好权,一把手要树立绝对权威;钱,就是管好钱,钱不是人人都能花的;人,就是用好人,所用的人能力大一点小一点无关紧要,但必须对我忠诚”。

田副县长真说到了呼秋冬的心窝里,他像猴子给猩猩献果子一样,端起一杯酒给田副县长:“田县长治乡有方,治乡有方啊,怪不得进步这么快”。

田副县长嘴上立刻像盖了一副口罩,酒杯干了。

呼秋冬想,今天真是不虚此行,处处有收获、处处有进步。他激动地举杯绕桌一周要给各位领导敬酒。

尤县长视意呼秋冬:“同喝、同喝”。

饭桌上一片吮酒声。

田副县长已挂晕,他忽然用略带血丝的眼睛扫了一下三位秘书,命令道:“三位秘书辛苦,巴主任带头每人干一杯,我给您讲当好秘书的十六字诀”。

巴艳丽的酒量超得过男性,她用目光征求了一下尤县长,见尤县长没有反对,便像吃药丸一样,头略微向后一仰下肚了。田副县长秘书及胡来也下肚了。

“当好秘书的十六字诀是:超前安排,重点领导,善解人意,投其所好。把领导服务好了,秘书就算当好了,也就成了领导的心腹了。”田副县长已语无伦次了。尤明见状便说:“安排饭”。

呼秋冬第一次无拘无束地给尤县长坐一块吃饭。也第一次感觉到县长在台上那么严肃,而私下是这样的随和。特别是尤县长说话像和蔼可亲的老大哥富有人情味。县长寄希望于自己,就是赴汤蹈火也要跟尤县长干下去。想到这他一阵潮涌,便按排胡来:胡来,老憋、老憋。胡来过来问啥意思,呼秋冬手指大家划了一个圈,老憋、老憋。胡来领会了。胡来出去转了一圈回来说,咱六个人有五个老憋咋办?田副县长眼珠一转说,我不算。巴艳丽也说,我也不算。呼秋冬也说,你们都算,我不算。一圈人都争执不下。尤县长忽然哈哈大笑起,笑个不停。还是巴艳丽悟性好说,这道菜咱撤了。呼秋冬脸忽然就红了,对胡来说,这道菜撤了,安排饭。

胡来任党委秘书以来是平生第一次招待县长。刚才老憋的事他根本不知到啥意思。平时,他连副县长的办公室也难有机会进,这次田副县长亲自给自己上课真是机会难得。他默默地背着十六字决,生怕一出门就忘掉。

当呼秋冬提醒他去安排饭时,他赶紧跑到吧台要了纸笔,先把十六字诀默写到纸上后再安排饭。

由于跑的急他还是把十六字诀给忘了。想了好大一会他才写上了:“找人安排,照顾领导,想他所想,二人都好”。

主食来了,是糊涂面条,众人匆匆吃过。

呼秋冬说:“今天收获很大,回去后我们马上研究措施加大力度,希望尤县长、田县长多多指导工作”。

“一定、一定”。

于是,众人握手道别。

县长的车走几米哑火了,呼秋冬又撵上去,呆呆地望着车门。片刻,车动了,这才相互道声再见。

……本章完结,下一章“:艳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