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20章::桑野乡兴起清欠潮

《乡野风流》

第20章:桑野乡兴起清欠潮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呼秋冬让肖春夏汇报一下这一段的清欠情况,肖春夏说情况不太好,一星期只收了一万多块钱。并把自己“开发以点带面逐步推进,重点搞旅游开发”的想法给说了。呼秋冬当面就给了彻底否定,批评了肖春夏是小脚老太,没胆量没气派。他说,平原地区搞旅游那是异想天开,只有搞好大开发才是看得见摸得着政绩。

呼秋冬又召开了一次联席会,重新统一了思想,增了温、加了压。并说,这次搞清欠,只要不打伤致残什么法都可以用。

桑野乡沸腾了。

首先是乡机关抽出近二百号人,被分成六个清欠工作队开赴各村进行战前动员。几乎在同一时间,全乡上空同时响起了“清欠、清欠”,“罚款、罚款”,“兑现、兑现”铿锵有力的高音喇叭声。这声音就像呼啸而来的炮弹使那些欠款户露出了惊惧之色。之后,乡里的几辆宣传车来往穿梭于各村。在村干部的指点下对那些欠款大户,大喇叭对准家门口开展强力攻势。把那些鸡鸭鹅震得满天飞,把那些猪狗羊轰得“叽叽”叫,把那欠款户攻得败下阵,开门陪笑说:“别攻了,俺交、俺交。”有些欠款大户一看这阵势,咳,虱多不痒,账多不愁,我还您娘那个脚。于是,铁将军把门,随您便。

古人说:先礼后兵。

规定的时间已到,凡欠款户要主动上交,欠个二三百的在强大攻势下咬咬牙也东凑西借,毛钱分钱一大堆凑够了数。又在村委门口转上几圈,最后狠狠心就交了。欠个三五百的便把每个兜里装上百十块。掏出七毛一盒的沙河烟,给干部们让一圈,陪着笑脸先掏出一个兜里的让再缓几天。那些欠款大户,便去村委一个似病非病的老头或老婆,往墙脚儿一靠,任你怎么说,他(她)就是低头不吭声。

各工作队长第三天到乡里碰头。各自汇报,初战告捷。有的队是靠政策攻心,有是队是靠人情关系,有的队是抓要害,有的队是先易后难,有的队是干部带头,有的队是分片包干。总之是奇招频出,花样翻新,真的让呼秋冬喜出望外。想不到自己一声号令,全乡上下联动。他真的有了一种驾驭感,一种驾驭全局的自尊和快乐。

呼秋冬破例给胡来安排:“今晚慰劳弟兄们”。

于是,几名工作队长围坐在职工食堂的大圆桌旁围。他们沉浸在老一慰劳的自豪和幸福之中。他们在谈论着,吹嘘着,炫耀着。

呼秋冬来到大家中间,对各工作队大加赞扬鼓励,并用豪言壮语给大家打气、加油,最后逐个倒酒。他走到柳长河跟前笑到:“长河啊,我的柳纪检,你不能光纪检干部,也要纪检群众啊。你要第一个搞兑现,成为全乡第一队。来,今晚我让你喝个够。”“你还嫌我丢人丢的少?”柳长河应着便喝了呼秋冬端来的酒。“今晚腰带再丢了政府给你报销。”柳长河很少听到这样的表扬,他受宠若惊地答道:“好,我要加大力度,争取十天之内完成任务。”他喝过老一倒的酒之后又伸着酒杯让给倒。这时,老一已转向李莉了,柳长河尴尬地坐了下来。

轮到汪永治受酒了。他提前起座,拱手伸杯,用肉麻的娘们腔说:“恭候领导赐酒。”完了又说:“谢谢领导栽培”。

有人小声一句:“太监,汪公公”。

刹时,汪永治满脸红晕。

肖春夏今天还没发一言,因为他今天有点无功受禄的感觉。那天联席会上,呼秋冬不让他领队进村,而是边负责开发边处理各队出现的疑难问题和突发事件。原来的开发工作队虽然也临时拆散了,但老一安排他,始终不能离开桑野村。这几天,村里的情况使他了作大难。

“老肖,你收底”老一的声音。

肖春夏回过神,老一已坐在原位,正欠身给自己倒酒。便说:“我不能无功受禄啊”。

“我如果不在家,工作全靠你啦。”从来没见老一这么客气,这么对自己信任,便毫不犹豫、一股热流钻进了肠胃。

胡来端来一盘热菜,柳长河逞能说:“上的扯点儿、上的扯点儿。”只听伙房那边牛长生的声音:“扯个球,等着吧。”便再也没人上菜了。

这时,大家才知道,牛长生已升任司务长了。

同志们工作一天,早已饿了,几盘凉菜在老一倒酒间便一扫而光。柳长河嘣一句,看这盘还没我那蛋子大。

呼秋冬邪他一眼便拿起筷子捣菜,看那菜盘里只剩几根姜丝葱段,心里不悦,对准伙房:“咋不上菜?”

胡来又端来一盘。柳长河趁着酒劲儿又逞能说:“给伙房说,可别再安排汤儿啊”。

伙房那边又传来牛长生声音:“给您安排个*****毛”。

呼秋冬不知是有气还是有事儿,他对肖春夏说:“你领住弟兄们喝好吃好,我还有事。”便起身而去。

呼秋冬一走,李莉便瞅瞅剩的几瓶酒,对肖春夏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肖春夏便示意柳长河。

柳长河会意,把酒往兜里一塞,一声“散摊儿”便一哄而散。

……本章完结,下一章“:呼秋冬开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