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22章::桑野村清欠显力度

《乡野风流》

第22章:桑野村清欠显力度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肖春夏老放心不下,就不由自主地向村里走去。

几天来,下边的清欠工作,力度加大难度也相应增加。老百姓怨声载道,村干部有为难情绪。肖春夏真的怕把不好这个度,掌不好这个舵。他本身就想不通,以前的清欠,几乎每次村村都出事。打架的伤人的屡见不鲜,甚至喝药的上吊的也曾出现过。现在,清欠工作全县都不搞了,单单我乡搞,成不了气候就掀不起浪。他矛盾重重,清欠是难搞,但,领导交给的任务完不成能交得了差?打退堂鼓就说明你这个副书记不合格。况切自己是兵头将尾,我不清欠谁清欠。尽管心里握一蛋,也只有不想为之而为之了。他决定再见见柳长河。

柳长河的大本营扎在清水河沿的河道管理所。

他来到河管所,情况大变。兑现的小拖、四轮、马达、粉碎机等放了一院,南边还栓着两头牛在哞哞地叫着。他想看看西边几间屋里放的啥,就过去。看南边两间塞得满满的,是破床破柜破电视。另外两间地下铺着杆草麦秸,住得满满的,是老头老婆老娘们,躺的躺、卧的卧,有的两手扒住窗户往外看。

肖春夏暗自感叹,力度真大呀。

“快点走,你胆子不小”。

听到说话声,肖春夏扭头一看是乡政府两个年轻职工扭住一个二十多岁留着光头的年轻人进了大门。后边跟着柳长河,他还余怒没消。肖春夏赶忙问是咋回事。

柳长河说:

“抬他的东西不让抬,还掂刀砍人。我一脚把他跺翻,给制服了”。说着扬了扬被刀划破的伤痕。

“啥情况?”

“这家伙是一组的,游手好闲,经常偷鸡摸狗跳墙头,几年的公粮都不交”。

“把他送到派出所”肖春夏毫不犹豫。

接着又有四五人开着小拖拉着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妇女回来了。

柳长河问是啥情况。

回来的人说工作队去她家搞清欠,一进门她就骂。她说她男人不在家,不让别的男人去她家。说,谁去她家是乌龟王八蛋。给讲理她不听,还用头往人身上撞。要抬东西,她就躺在地上脱裤子。幸亏跟了两名女同志,给穿上裤子就把她拉来了。

柳长河说:“先关屋”。便把那胖女人关进了屋。

肖春夏随柳长河进了临时办公室问他:“一个星期样儿?”

柳长河说:“明后两天拿下来”。

“你心中到底有底没有?”

“只要拿住苏天保,鬼哩神哩都没啦”。

“怎么个拿法,咱得探讨一下”。

他二人正说着,外边有人喊:“刚才拉来那个妇女有病啦”。

他们赶紧去看。只见那妇女紧咬牙关、四肢抽搐、浑身还不停地抖动。

肖春夏说:“先把她送医院吧”。

柳长河便安排人把她拉到了乡医院。

肖春夏柳长河又重新回到屋里。肖春夏让柳长河说说下一步咋办。柳长河就把他们所兜的底子给肖春夏看。见桑野村共欠款七万多元,姓苏的就占五万多,苏基业本家叔侄就占三万多。

这时,送那妇女的人又回来了,说人跑了。一进医院她就没病了,她说她解个手,就从厕所翻墙逃跑了。

“您这几个蠢货”柳长河气得咬牙切齿。还不解恨,便指着那几个职工扯着嗓子大吼一声说:“给我找回来,找不回来我统统开除您”。

几个人灰溜溜地出去了。

肖春夏对柳长河说,这里你安派一下,咱再去找找苏基业。

这次乡里搞清欠,外村人好像是东南亚人怕海啸,桑野村人好像是伊拉克人不怕炮一样,有些司空见惯的神态。

这几天,能过天吴有财去找过苏基业几次,要他女儿所交的保胎费。接着十多家交给苏基业保胎费、超生费的也一起来找苏基业。苏基业自知理亏又退不出钱便逃之夭夭不知去向了。一些真正的欠款户也趁机煽动群众要抗住。

欠款户是吴姓的少,苏姓的多,而收的保胎费、超生费是吴姓的多、苏姓的少。明显是苏姓人沾光面。

苏基业弟弟苏天保在全村上蹿下跳,煽动群众要顶住。他说,工作队如果搞兑现就给他动武。他自有目的,一是凡他近门儿的,哪一年的乡统筹村提留都没交齐过,欠的自然多;二是哥哥收了那么多保胎费已经下不了台,他要围魏救赵。苏基业是在利用弟弟打冲锋。但工作队真的兑起了现,他也没了哪个胆。

村里另一个人物吴留运却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他清楚,这时正是整倒苏基业的好时期。他在不停地整着控告苏基业的上访信。他同时也给吴大牛他们交待,重点是整苏基业,一般情况下不要给乡里闹翻。

肖春夏回想着几天来掌握的情况,思路逐渐清晰。不能急于求成,要真正把苏基业的情况弄清,才是关键的关键。

肖春夏柳长河找苏基业不到,肖春夏说,我今天晚上再找他。

柳长河说,好,俺下午还搞兑现,你不用管了,去李莉那儿看看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解救柳长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