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23章::解救柳长河

《乡野风流》

第23章:解救柳长河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天下午四点多,柳长河被打,完全是他求功心切,急于求成所致。那天晚上老一慰劳队长,老一给他倒了酒,表扬了他,使他忘乎所以了。当天晚上他就把几个村的欠款底册拿出来,一看桑野村欠款最多。他认为,拿下桑野村其意义非同小可。依他的经验,他在打硬仗方面颇有一套,先抓主要矛盾,其它问题就迎刃而解。一个桑野村不在话下,我柳长河还从来没失过手呢?

于是,上午肖春夏走后,他又重新整顿队伍,战前动员,把二十多名工作队员的底火烧得旺旺的,两手也直痒痒。

工作队员又精神抖擞地入了村。效果也非常明显。

下午逐户兑现。岂不知,在他声嘶力竭地大讲特讲要如何如何时,大喇叭下边早已站满了人。岂不知,在他们雄心勃勃热情高涨的时候,苏基业已从暗间钻了出来,鼓动几个铁杆说:如果乡里晚上来,咱就当是抓小偷,见人就打,见车就砸。如果是白天来,咱就集体围攻,让他们连一根柴禾棍儿也拿不走。苏基业心里有算盘,全村百分之六十的户都欠集资款,姓苏的又占大部分。乡里一拿走,自己一分也不得,群众还骂自己胳膊往外拐。等乡里走后,自己减半收,既联系了群众,也得到了实惠。

下午,柳长河领住去兑现,挨门挨户去兑现。从东头往西排。开始几户说,男人出去找钱了俺明天交,也就过去了。轮到苏小三这一户,见工作队去他家,他锁门就走。柳长河喊他回来,他甩也不甩。柳长河说,你这人喊你为啥不甩?苏小三老远扔过来一句话,我不是正甩着你哩吗,我想甩你还甩不掉呢,便闪进一条胡同不见了。柳长河气得咬牙切齿,这家伙他骂人。一个工作队的人都气得咬牙切齿,收拾他。柳长河大吼一声,把门给我撬开。几个人齐下手,只用一根铁火杵一下子就给撬开了。

这时,外边有人喊“撬门了,苏小三家的门被撬开了”。只一喊,群众呼啦一下围了上来。苏小三的老婆跑回来就直扑柳长河,嘴里骂着,你们是土匪,你们是国民党,你强入民宅,欺压百姓我给你拼了。说着,伸手往柳长河的下身抓,柳长河吓得左躲右闪。外边有人喊:打,打这群王八蛋。没人打,但开始扔来了土坷垃和砖头蛋儿,只一会儿土坷垃和砖头像蝗虫从四面八方飞来。柳长河无处藏身,很多人都“中弹”了。随着头上的“碰”“碰”声,有人便“啊”“啊”地叫了起来。柳长河说,撤......额头上便重重地挨了一下。手一摸是血,他喊:“快撤”。工作队便夺路而逃,群众便在身后撵,跑到河管所屋里,群众又往屋里砸。他们赶紧关门,屋门上又响起了“嘣嘣嘣”的砸门声。检查伤情,十人头上起泡,四人脸上见血。

肖春夏突然接到紧急求助电话。柳长河小分队被围攻,四人被打伤,要他带派出所抓紧去解围。

肖春夏马不停蹄给崔刚打电话,崔刚立即启动紧急予警机制和肖春夏一块带领八名干警,十分钟之内便到达河管所。

河管所院内,人山人海。屋里被关的群众全跑了,兑现的东西也被群众拉走了。院外的群众把道路围得水泄不通。警车鸣叫着,下车的干警开着路才勉强进了院内。他们下车一看,柳长河和三名乡机关干部满脸是血被群众挤在屋内,却不见村干部的影踪。

肖春夏一看这情境,首先想到是要抓紧把伤者送往医院,对肇事者过后再说。他让柳长河等伤者上了警车,车起动了,一名妇女却突然躺到车下不让走。崔刚对民警大喝一声:“把她抬上车”。

八名干警眼疾手快,眨眼功夫把她拉上了车。

车又发动着,群众挡住就是不让路。后边有人喊:“不能走”。

相互僵持。

肖春夏想:不能对准大多数,要抓要害。

肖春夏便急中生智大喊:“凡是工作队员前来集合”。

二十多名工作队员刷刷全部到齐,八名干警也列队待命。

肖春夏动了劲,吼道:“每一个人必须找到一个肇事者”。

队员们有了胆,一下子认出四五个肇事者。

肖春夏厉声喝道:“把他们拉上车”。

肇事者见状拔腿就跑。“给我撵!”肖春夏喊着对站在车前的人说:“这里边还有谁?”“他”、“他”,队员们指着。

人群呼啦一下溃退了。

队员齐声喊:“有他、还有他”。这时凡是参与者比谁跑的都快。

围观者也一哄而散,生怕误抓了他。

柳长河工作队被解围了。肖春夏给崔刚交代,是肇事者一定要找出来。

肖春夏刚刚把柳长河他们送进卫生院大门口,想不到手机响了,是家里的。

“啥事?

肖春夏万万没有想到,苏基业会给自己套上一个紧箍咒。

他老婆说,一个表弟的表弟领着桑野村的村长来家送礼。他一听就恼火,忙对老婆说,不要不要咱不要,是金ji巴银蛋也不要。老婆说,他们往门口一放就走了,是两条烟一件酒。肖春夏说,让收破烂的拾走怪可惜,等我回去再处理。

可眼下,工作队被围的事还没处理,你苏基业却出现了,你苏基业到底要玩什么鬼把戏。

要说,村干部给乡里的三把手送点礼也没啥大不了的。况且,现在的支书村长也不怎么把三把手放在眼里。再况且,三把手平时也收不了啥礼,有些支书还故意到快中午的时候找你说事,说罢事硬是让你给管饭。现在有人送礼还不是韩信点兵多多宜善吗?

肖春夏掂量着,苏基业的礼是万万收不得的,因为他另有所图,弄不好自己不但入圈套还要落一身臊。

他决定先不回家。今晚就见吴留运。

……本章完结,下一章“:苏基业忽悠肖春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