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24章::苏基业忽悠肖春夏

《乡野风流》

第24章:苏基业忽悠肖春夏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吴留运两眼依然犀利深邃,他知道肖春夏为何而来。当肖春夏喊门时他听出了声并没有拒绝。他了解肖春夏不是那种投机钻营的人,他的政绩和为人大家都清楚。自己是怎么下台的肖春夏也清楚。

五年前,部分群众要求把二百亩桑园分户砍伐。支部书记吴留运头脑非常清醒,如果分户砍伐那将一文不值,况且这是几千年遗留的珍贵遗产。虽说不制桑叉不养蚕了,但桑树是稀有树种,它可以造纸,枝根花果可以入药,罚掉不但造成经济损失,也留下千年遗憾。于是,他决定承包出去,一定十年,公开承包,承包款一次交清,起价三十万。在承包会上几百名群众面面相觑,没人应包。将要散会另作打算时,吴利民突然应包。后来吴留运用这三十万建起了小学教学楼,有群众说他在施工中吃了回扣。一时沸沸扬扬,不名真相的群众怨声载道。苏基业领头硬是把他的支书给搞了下去。之后,虽然吴份任支书却是个外摆设,苏基业任村长却是当家人。植桑养蚕高[chao]中,苏基业背后撺辍群众硬把吴份逼上梁头自尽,苏基业开始主政。苏基业怕灾星临头又不忍心让出第一把交椅,至今还是副支书兼村长。吴留运他俩的矛盾却越结越深。

吴留运说稀客难请,就把肖春夏按到了座位上。肖春夏环视一周还是那么寒酸,就唉了一声说,老吴,你又把我当成说客了吧。吴留运说,你是给你自己当说客。肖春夏一听他要点正题,就说,把你的看法敞开说说吧。吴留运让一支劣质烟给肖春夏,又用狐狸样的眼飘一下他说,我知道你会来,那把钥匙开那把锁你清楚。肖春夏说,下午的情况你知道,往前该怎么办?哦,吴留运思索一会,那,怪病要用偏方治啦。不过,现在偏方也不一定能管用哟。本身,你们搞清欠就是师出无名,老百姓反感,加上苏基业恶迹累累民怨栽道,这项工作就更不好开展了。吴留运就打开了话匣子,把桑野村的来龙去脉风风雨雨条理清楚地讲了一遍。末了又说,桑野村的关键问题在苏基业。苏基业是乡里某些领导的摇钱树和哈巴狗,有些人就爱这种人。你呀,不是他的对手。肖春夏有些失望又有些乞求地看看他,老吴,眼下怎么办?怎么能帮我下了这个台?吴留运苦笑一下,看来乡官也难当啊。好吧,念咱俩是老交情,我们这边就做做工作,把公粮欠款先交一部分吧。关键在苏基业那边。

肖春夏告别了吴留运,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尽管吴留运答应配合,可这边是小头,苏基业那边才是大头。看来,自己真的钻进旋涡里了,怎么办?是冲锋是退却?冲锋无疑于损兵折将,退却是立马被斩。肖春夏像抗日五壮士走到了悬崖边,只有往下跳了。

他忽然就想起了苏基业到家送礼的事,苏基业既然露面了,自己何不装做不知此事,会会苏基业呢。

第二天,肖春夏就见到苏基业,说,找你不到,村里又出这些事,你如何解释,对他好一顿奚落。苏基业只是尴尬地笑笑,说一个朋友有事让自己软禁了两天。真对不起,现在你让我咋干我咋干。

肖春夏就受了启发,以夷治夷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昨天遭围攻就是村干部不在场造成的,咳,这么简单的道理给忽略了。况且,老百姓也是吃软的不吃硬的。一上来就拿硬的那有不败的道理。肖春夏就决定采取师出有名以柔克刚的办法。于是,他又重新召开了一个工作队和村组干部共同参加的加油会。把乡干部与村组干部混合编组,先逐户摸底督促再限时交钱。

肖春夏和苏基业一组。苏基业说,先找几户茬子户和钉子户看看吧。走到街口,他对一个半傻的人说,快回去,一会俺到你家慰问呢。那人就小跑而去。

肖春夏随苏基业来到一户人家。一进门,就让肖春夏大吃一惊,一八十多岁的老汉,双腿瘫痪半躺到躺椅上,一个残废儿子坐在一旁,刚才那个半傻在一旁嘿嘿傻笑。肖春夏问苏基业,他家几口人。苏基业指指,就这三杆枪。肖春夏一股酸味涌上心头。他到橱屋看看,除了几个硬蛋蛋馍,连个菜叶也没有。他默默地擦了擦眼泪,把五十元钱放到锅台上,无声地走了出来。那半傻还说,我想吃肉肉......吃肉肉......。

又到一家,家里男人死了,女的有又得了重病正躺在床上。一十二三岁的女孩辍学在家照护母亲,还有一个七八岁的男孩脏兮兮的在玩耍。这个家是正宗的贫民窟,他一阵潮涌,便把兜里仅有的七十元钱交给了那位大嫂。大嫂不要,还说,哪能慰问俺这么多。苏基业嘿嘿笑了,肖书记的心意,收住吧。

肖春夏不想再看了,下一户肯定比这两户还差,他已知道苏基业的用意,你不是要搞兑现么?我领你看过了,看你怎么下手。他也清楚,苏基业是拿困难户当挡箭牌,再看下去对工作愈加不利。他对苏基业说,今天到此为止。

……本章完结,下一章“:肖春夏见缝插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