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25章::肖春夏见缝插针

《乡野风流》

第25章:肖春夏见缝插针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肖春夏晚上就回到了家里。

麦云早已眉开眼笑,她说,送那是两条包公烟老包吸的烟,一件皇宫酒皇帝喝的酒,是真的。肖春夏说,我明天要带回去,那烟里有血,酒里也有血,是老百姓的血,吸了它喝了它自己坏良心还要挨群众骂。

吃过饭,肖春夏感到有些异常,老婆有些不主动,既不催他洗澡自己也不洗,根本就不提那回事儿。

他问:“咋着?病啦?”

答:“没有”。

又问:“正例假?”

答:“没有”。

肖春夏急了:“到底是咋回事?”他想,不可能有外遇吧,她长得很一般。

麦云说:“粮食系统要改革,估计我要下岗了”。

肖春夏早就知道粮食系统改革的事。他想,改就改呗,人人都有两只手,别人能过咱也能过。今天老婆一说是来真的,心里还真的猛一惊。

麦云又说:“你也没那能力给我重新安排,将来,我要一次性买断,上边能给五万元,我想用这五万元托托人给你跑跑”。

“跑啥?”

“跑官。”

肖春夏忙说:“可别、可别,下了岗你花啥?”

麦云说:“你只要能升官,不就啥都有了吗?”

肖春夏说:“五万元,杯水车薪”。

麦云说:“不够可以再借么”。

肖春夏说:“我当副书记十年了都没想起跑,咱还熬吧”。

麦云说:“光干不去送,干死也没用。俺粮所当个副所长还花五万呢。”

肖春夏说:“没用就没用,干死也不送。”

麦云说:“你这人少见。”

肖春夏说:“物依稀为贵么。”

麦云怒道:“如果不同意我就不让你上床。”说罢自己去了卫生间。

肖春夏无心看电视,便歪躺在床上,老婆说的话不无道理,她没有埋怨自己,还对自己政治进步着想真算不错了。况且,自己也真是那种只顾低头拉车不知抬头看路的人。

想当年自己刚毕业任教,不知怎么回事便被调到了乡政府。由于工作干得好,从团委书记到党委秘书再到副书记都是由组织安排。尽管慢了点,但是那时的领导连一瓶酒也没喝过自己的,也真感到心满意足了。不知从啥时起,自己同时起步的人都悄悄钻研起了《厚黑学》。几年之内便连升三级。自己也看过《厚黑学》,李宗吾大师的求官六字真经从理论上自己也懂。什么空、贡、冲、捧、恐、送连一个字也做不出。考虑自己的脸面、人格和自尊心太多。别人升就升吧,乡里副书记这个官也不算小了,自己命里就是配角的角色,干不了主角。今年是第十个年头了,等这三把手职务干到十二年的时候自己已过四十也就无望提拔了,有这钱,还不如培养学生呢。

麦云洗罢过来催肖春夏去洗。

肖春夏得令,如鱼得水一样在浴池里扑腾一阵,三下五除二匆匆冲洗一番便躺到了床上。

麦云问:“中不中?”

他说:“花了钱,弄不成咋办?”

麦云说:“弄不成,我去找他要回来”。

他又说:“找谁要?”

麦云说:“找领导”。

他又说:“领导说把钱交给了纪检会”。

麦云说:“领导就恁黑心?”

“那不是黑心,是坚持原则。”

沉默。

肖春夏打破沉默:“钱还没影儿哩,咱俩现在作这难干啥?到时发了钱由你安排就是了。”他早已等不及了。

“就是,自找难作。”“来,干咱的活”。

于是,两张身体像磁铁一样紧紧吸在了一起。肖春夏飘飘然了。

他脑海里出现了空旷的原野,在那原野上他竖起了高高的钻进架。他有无穷的力量要像钻头那样,钻进地球深处探寻稀世宝藏。于是,齿轮与齿轮挂在一起,快速地旋转起来。真的突破了地壳到达地球深处,如炽的岩浆烘烫得他热血沸腾,他变成了岩浆,他与岩浆共同地催生着热度,热度在千万度地上升着,他要冲破地壳,创造一个惊世骇俗的火山大爆发。岩浆往上涌着,热度已达到了极点。终于地壳断裂了,岩浆冲出地壳轰然一声震天巨响,浓烟滚滚烈岩腾腾,呼啸着奔涌着,流满了沟沟坎坎。

肖春夏终于完成了一项壮举。

……本章完结,下一章“:肖春夏忽悠苏基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