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28章::李莉遭围

《乡野风流》

第28章:李莉遭围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今天的情况大出肖春夏他们的预料。上午,先有李莉带队下去,肖春夏负责给苏基业做工作让其本家近门带头。

正当肖春夏与苏基业商量妥时,有人跑来报告,群众慌说工作队打死了人,李莉遭围攻了。肖春夏给崔刚打电话,快来解围。尔后,便与苏基业一起往事发地点跑去。跑到街当中就碰上崔刚一班人,他们就一同前往。

在村的东北角已是人声鼎沸,黑鸦鸦地挤满了整个大街。人们都用惊疑的目光盯着肖春夏这帮人要来干什么。

肖春夏崔刚拔开众人,见乡干部正死死地抱成一团围成一圈人链。人链里卷曲着乡里的五六个工作队员,周围的人在漫骂着、手捣着,吐着口液对准他们。李莉的长发像被鸡挠了一样乱七八槽,她两手托腮,面无表情,嘴上脸上左颧骨上有被抓被打的伤痕。另有三名男同志低着的头几乎要被插到裤裆里,看不清面目。呼秋冬的弟弟呼百顺鼻孔里插着两团纸,脸上的血迹还没有干结,一双无神的眼睛流露出求饶的目光。还有一位满头长发穿着花外罩的女同志双手抱膀在低头抽泣。她是乡里的团委书记叶小竹——一位正宗的本科毕业生。她听见乡里来人了,满腹委屈地哇哇大哭起来。肖春夏蹲下安慰她,她竟双手抱住他的双肩泪流满面:“肖书记,我受不了,我受不了......这不是人干的活”。肖春夏一阵心酸,这是他在乡里唯一的一个文学知友。他顾不得多想,对站在一旁的苏基业说,想办法先把人隔离开。于是,苏基业大声喊,都离开、都离开。群众不但不理会,反而骂声更高,像斗地主一样对准李莉他们。唾液像喷枪一样向他们齐射,肖春夏也被吐了一身。

肖春夏崔刚人不但没救成,反而又被围到了当中,像狮子被装进了笼里,水牛掉进了井里苦无良法。

肖春夏小声问李莉:“怨咱不怨?”李莉说:“是那人先拿棍打呼百顺,呼百顺才下了手”。“那人呢?”“在那边躺着装死呢。”

肖春夏跟崔刚合计,想法先把呼百顺和那人一块弄到卫生院躲过这风头再说。于是,肖春夏猛站起身对群众说:

“老少爷们,事情已经发生,我问大家一句......”

人群静了,静等肖春夏问什么?

“谁能伸头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会场极静。

肖春夏拉那几个喊骂得最凶的人,那几个人头一缩都钻到了人群后面。

吴有财说“他们打死人了哇”。

肖春夏给崔刚视意说:“打死人了?在哪?去看看”。并给苏基业交待保护好李莉他们,便随吴有财出去了。

吴有财领肖春夏崔刚来到一边。见土堆旁躺着一个穿黑上衣的中年人,他母亲在一旁有板有眼地哭着。周围站了十来个人,有的脸色木然,有的嗤嗤在笑。

崔刚来到近前拉老太太到一边,老太太坐一边哭得更加有劲。

肖春夏把手放在那中年男人鼻孔下。开始,那人还强憋着。时间一长憋不住,便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肖春夏见状,是装死。心中一喜:“崔所长,快掐人中”。

崔刚会意,用母指和食指狠狠地往那人的人中掐去。那人哎呀一声不让掐。崔刚喊干警:“快抬车上,送医院抢救”。

七八个干警三下五除二把那人抬上了警车。

肖春夏又命令“把肇事者呼百顺抬上车”。

干警会意,把呼百顺也抬上了车。

警车呼啸而去,人群像退潮的海水——撤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朦胧夜河边倾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