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30章::肖春夏受辱

《乡野风流》

第30章:肖春夏受辱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莉的情绪相当低落,他对肖春夏说,给老一打电话,活没发干了。

肖春夏说,咱们一停,其他工作队还不都停。

李莉生气道,我不管。

柳长河听说村里又出了事,就和几个受伤的同志从医院里出来了。他找到肖春夏说,清欠工作坚决不能停,我要把桑野村掀个人仰马翻,我要给李莉雪耻解恨。

李莉瞪他一下。柳长河正经道,真的,我现在就给老一打电话。

肖春夏制止了他,并自己打电话把情况给呼秋冬做了汇报又请示怎么办?呼秋冬交代他,越是出问题头脑越要清醒,要坚持,成功往往存在于坚持一下之中。并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你也不能光坐镇指挥,该出手时就出手吗。

肖春夏感觉到,老一已对自己不太满意,嫌他这个将没有崴出来。但是再搞下去是个啥结果心里实在没有底。他让李莉先休息两天,要柳长河带队下去慢慢做工作,千万别下手。等他把苏基业这把锁打开以后再说。

肖春夏把苏基业叫到乡里,认为前一段屡屡出事,就是村干部配合不好。要求苏基业全力配合,否则谁不配合免谁的职。苏基业却认为,肖春夏屡屡受挫,这一次是有求与他。至于免职的问题,有乡里老一顶着,他根本没当回事。于是他就给肖春夏卖起了乖。

他说,配合也中,只是,往后都是钉子户茬子户,越来越难搞,清欠的钱得百分之三十留村里。

肖春夏坚决不同意。苏基业说,老一同意了。

肖春夏说,老天爷同意也不中。

苏基业说,我这村长没法干了。

肖春夏说,你不干有人干,现在就写辞职报告。

苏基业翻眼看看他。

肖春夏说,怎么,不信吗,现在我就通知召开党委会。

苏基业搐了一下,肖书记何必当真啊,我配合好就是了。

肖春夏严肃地提高了声调,不光是配合的问题,关键是带头的问题。苏基业诺诺的应着,这时崔刚在门外说,肖书记,可刨住树根了。进屋看见苏基业不说了。

肖春夏问,到底啥情况?

崔刚扫一眼苏基业,说,装死那个人啥话都说了,是有人指使他。

苏基业脑门已浸出汗,眼神开始慌乱。

肖春夏大喝一声,苏基业,以前的事我可以不追究,下一步你干不好我新账老账一齐算。明天就从你弟弟天保开刀。苏基业不知是赌气还是表态,豪迈地说,是。

苏基业走后,直接去找了陆杏花。

陆杏花正算帐。

陆杏花平时见苏基业,只要有机会,干那事是必不放过的。她听了苏基业的来意,合上账本,眉头一皱便计上心来。说,你纵有九九八十一难老娘我也让你过去,只是老规矩,先办事后说事。

苏基业没了招说,你呀比肖春夏还难对付。

这次是快煮萝卜不洗泥。他俩像铁火杵通煤火一样呼嗵呼嗵几下子,下边流下一堆煤碴便完事了。

陆杏花说:你给老一送了没?

他答:送了两万。

她说:老一咋说?

他答:老一没说。

她又说:再使美人计。

只怕不中吧。

陆杏花切齿道,你不搞他个身败名裂,就没机会了。

第二天上午苏基业就早早来到河管所对肖春夏说,天保同意带头了,只是他爱面子,想让你去一下。

肖春夏不加思索:“中中,我现在就去”。

他安排工作队员,我不发话谁也不许乱动。

肖春夏满怀信心来到苏天保家,一推门开了。

他喊:“天保在家吗?”

女人答:“在床上呢,有啥事进屋说”。

肖春夏进屋见天保女人在家,又问“天保呢?”

女人指指里间:“床上睡觉”。

肖春夏照里间笑着说:“你这个懒蛋,快响午了还睡啥?”说着进了里间,一看床上没人,边说边往外退:

“人呢,人呢?”

说时迟那是快天保女人搂住肖春夏猛往床上顶。肖春夏毫无防备,一个趔趄仰躺到床上。

苏天保一个健步进屋说:“干啥?干啥?”

天保女人说:“他,他......”便呜呜哭了起来。

苏天保赶紧退出屋子,把门反锁后大喊:“来人啊,快来人啊,俺家逮住人了,肖春夏在俺家被逮住了”。

这时,天保女人哭着拿起擀面杖照肖春夏打来。肖春夏嘴里边说:“你陷害,你陷害......”,边躲那擀面杖。于是三间屋子里,一个女人打,一个男人跑,顿时满屋烟尘。

苏天保还在歇斯底力地喊,外边的人已围了里三层外三层。

屋里边,肖春夏一手抓住擀面杖,一手拿出手机给李莉崔刚打电话。

在村里的工作队员听说后,不知真假一个也不敢上前。

肖春夏遭遇突然变故,毫无思想准备,不知如何是好。但凭他多年的经验,好汉不吃眼前亏,万一都进屋乱打一顿还不是白受?于是,他从里边又反顶上了门。

苏天保看几个近门兄弟已到,便嚷嚷着要进屋打人了。他们正想法摘门。肖春夏却把门顶得死死的。

警笛声起,人们纷纷回头观望。

李莉崔刚带领干警直达出事地点。他们一看事情出在苏天保家,苏基业又躲着不见。便当即立断,即刻解救肖春夏,把苏天保夫妇全部带到派出所。

柳长河也来了,他们合计后,崔刚厉声命令干警:“一级战备,有现场捣乱者,立刻把他铐起来。”众人被镇住了。

崔刚命令:“让苏天保上警车”。

苏天保平时仗着苏基业横行霸道,实际上他胆子最小。在苏基业没当村长时,因几次打架耍**被派出所抓去几回,领教过派出所的厉害。从次,他一听警笛响双腿就发软。刚才不是仗着人多双腿又软了。

崔刚让他上警车,心虚了。他最怕那背铐里边再塞个砖,双膝也要跪到砖头上,双脚还不能沾地,整得满身通汗,浑身筛糠,那滋味真是生不如死。

他一慌不知话咋说了:“这注意不是我出的,我去太亏”。

崔刚示意,干警把他扭上了车。

群众听出了门道,便哈哈大笑,都离得远远的。

天保女人在屋撒起了野,几名干警齐下手把她抬上了车。

肖春夏出了屋露出满脸伤痕,他气愤地喊道:卑鄙,多吃多占的一定要把他吐出来。

有人拍起了巴掌。

柳长河说:“老肖,不是地方,快走”。

……本章完结,下一章“:呼秋冬忙里偷闲”↓↓↓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