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32章::情诉清水河

《乡野风流》

第32章:情诉清水河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欠工作进行十多天,六个工作队,四十多人被打,二十多人受伤,十多个班子成员一致要求,工作没发干了,停止清欠。肖春夏在没有给呼秋冬联系上的情况下,也认为,出了大事他们做不了主。此项工作被迫停止了。这样一来,乡里村里免不了嘲讽哧笑,群众肯定拍手称快。

肖春夏像打了败仗的将军情绪跌落到低谷。他无心坐在办公室,也无心在乡大院转悠,更不想让人看见一个败军之将的狼狈相。他觉得自己的形象无论在老百姓眼里,还是在乡干部眼里或者在上级领导眼里,都是一个反面角色。这并不是苏天保老婆之事会使他的人格受损,而是一场不想为之而为之的与老百姓的苦斗,使他在乡里近二十年的良好印象毁誉一旦。那么老一回来后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他悔恨得要命。

他又来到清水河边,独独一人望着有些浑浊的河水,大脑也像浑浊了一般,就像米粥和乱麻搅合在一起,没了思绪没了思维,稠糊糊的。他就坐在曾和叶小竹坐过的地方,两眼无神。他想寻觅一点发亮的东西,能照亮自己混沌的世界。可是周围一切都静了,村里没一点灯光——可能是停电了。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叫,使人觉得寒蝉和不安。汩汩的河水无休止地诉说着它那不尽的冤屈,繁星也无奈地寂上了眼。

肖春夏也寂上了眼。在一片混沌中,好象有一种生命在孕育,混沌的东西在分化组合,一会就成了另一种物质,物质就变成了生命,变成了人,那人就慢慢向自己走来。

她说话了,不在磨难中崛起,就在磨难中消亡,消亡不是你的做派。她是叶小竹,他没应她。他的大脑还在一个混沌的世界里没有摆脱出来。

是叶小竹来了,他知道她会来的,这是他俩心照不宣的约会地点。她无声地坐他身边,她拉住他手问,

哭了吗?

他好象从另一个世界回到了人间,习惯地把脸扭给她,我不会哭,从来不会哭。

她知道他心里难受,就说,我给你讲故事吧,释加摩尼磨难的故事。

他说,我不信佛,他还会比共[chan*]党打天下受的磨难多。他不想在她面前有软弱的表现,就说,放心吧,我不会被压垮的。况且,你都没被压垮。

她说,是啊,意志总在磨练和忍耐中坚强,思想总在困难和压力下成熟,生命总在狭缝和躬行中延伸,生活总在执著和付出中精彩,人生总在进取和拼搏中美丽。

他说,你成熟了。

他俩就有了同命相连的感觉。她轻轻的歪在他怀里,他紧紧抱住她,轻声说,你能陪我一会儿就足够了。

她说,我又写了一首诗,题目叫《血绳》。

他说,说给我听听。

她说道:

透过夜幕

仍看到那一扇光明,

穿过云雾

仍看到那一腔纯正

我愿化成血液

凝成血做的绳

牢牢栓住他

栓住两只

血色的灯笼

这时,河里的星星就忽然闪了出来,像小鱼轻轻地跳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肖春夏竭力抗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