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37章::凌晨突击

《乡野风流》

第37章:凌晨突击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晨,万籁寂静。

人们最贪婪最耐人寻味也最怀念的时刻莫过于凌晨这一会了。熟睡的人们,伴随着凝固了的世界在梦境中翱翔。偶尔的一声狗叫更显得夜幕的单薄,惊得他们翻一下滚,或伸出胳膊胡乱打一下,或迷迷糊糊下床小解后又迷迷糊糊睡觉。

肖春夏也在一个迷迷糊糊的世界里遨游。他忽然有了一股神奇的力量,腿一蹬便能飞上天空,他飞到了桑野村上空,只见吴留运、苏基业,吴留富、吴利民、苏天保、陆杏花在挨门挨户地通知人,说是山上下来了一只虎把他们的孩子衔跑了,要人们去打虎。说着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老虎又下山了,径直来到村里见人就咬。吴留运赶紧敲起了树上挂的铜。人齐了,都手握桑杈,举着棍棒,呐喊着把老虎围到了当中,一顿猛打老虎从人腿底下钻跑了。又接着,黄河开口了,人们便开着小拖拉满男男女女像赶庙会一样去堵黄河口,人们都去堵,却被黄水冲下来。于是,村里的群众便抬起乡政府的楼往河口上堵,大楼轰然坍塌......。有人喊,老肖,快起来。他醒了,就赶紧穿衣下床就往大会议室走去。

桑野乡政府院内,却是一派战前的紧张,大会议室里,近三百名乡干部及派出所全体干警,屏住呼吸在听呼秋冬书记的战前动员。他有意压低了的声音,丝毫不失威严,他说,八个人一组,一组抓一个,临阵退却者,斩!这更使人们有了一种神秘而又艰巨的使命感。之后,三十六个组像敌后武工队一样在夜幕的笼罩下陆续出发了,不一会就消失在桑野村大街小巷。一会,听见了狗叫声。又一会村里的狗全部叫起来。这时的桑野村三十六户家门前就出现了一组组的镜头:

镜头一:嗵嗵嗵的敲门声之后,屋里男人问,谁呀?乡干部答,表哥,我是你表弟呀。我拉木料路过这里,小拖坏了,让你帮帮忙。里边答,起来了、起来了。几个人就分列大门两旁。呼啦一声门开了,几只手电筒唰地照住一个身披衣服男人的脸,就是他。几个人迅速扭住男人的胳膊,走,到乡里去一趟......

镜头二:嗵嗵嗵的敲门声之后,屋里男人的声音,家死人啦,这么急?乡干部说,我是天保,你爹得急病了,让赶紧去。屋里的声音,啊,起来啦,起来啦。呼啦的开门声,几只光剑唰地刺向了一个男人的双眼......

镜头三:一家门前,一个乡干部蹬住另一个乡干部的双肩嗖地飞越院内,哗啦打开大门,几人入院。屋内女人问,谁呀?女乡干部答,查户口的。屋内女人说,才查过几天咋又查?女乡干部说,群众举报,从外村跑来几个外孕。屋里男人说,外孕不外孕碍俺屌事,您不知道俺不会生么?男乡干部说,少啰嗦,快起来。唰地门跺开了,几人蜂拥而入......

镜头四:......

十分钟后,就有群众或披衣服、或穿裤tou、或赤双脚被陆续扭送到乡政府,关进准备好的房间里。

三十分钟后,应抓的三十六人,除一人不在家外,其余三十五人全部抓获。乡政府大门紧闭,派出所进入审问程序。一场精彩的短促突击就在瞬间完成了。

呼秋冬要去县里参加会议,就给肖春夏崔刚安排,老百姓一个不准进大院。没有他发话不准放一个人。说罢就走了。

太阳在网云后边像小孩藏摸摸,时隐时现。乡里村里出奇地静,没一个人干扰派出所的审问。使派出所显得既肃穆又威严。只是大门上方大大的警视牌“有困难找警察”,被大风刮掉了“有困”两个字,成了“难找警察”而极不协调。肖春夏安排了几组人员观察巡逻。他又上到楼顶往村里方向观察一阵,人们来往穿梭并没有什么异常。他感觉奇怪,心里就有了不安。上午九点多了,没一个人来送饭,没一个人来问事。他就预感到,要出大事了。他叫来柳长河李莉,说出了心里的不安。柳长河说,我到村里转一下。他就去了。

趁这一会,肖春夏就把上次想给李莉说的话说了。他说,我把杜飞的电话号码给你吧。他这一段,两口正闹......唉,相互安慰吗,兴许能找回原来的感觉。李莉羞涩地低下了头说,咳,你的悟性啊,悟到哪里去了。

老肖,没事。柳长河回来了,他说,街里像鸟枪打过一样,一个人也没有。

柳长河刚坐定,肖春夏的手机就响了。他听着听着脸色就变了,应着电话里说,俺怎么没一点信息?中、中,马上到。

是老一打过来的,桑野村五百多群众已把县委县政府团团围住,要马上去解围。

老一说:肖春夏,你让我丢人丢的好苦啊,你明明知道县委要召开全县领导干部会议,你却让村里群众来堵门,你们在家是干吊吃的,用心何在,我限你第一时间来到县委门口。

肖春夏的担心验证了。但,他没想到村里的群众会来得这么猛,规模这么大。况且一点迹象也没有,这是高手在操纵。他无心给老一多辩,解围要紧。

他召集在乡的班子成员分了工,有李莉等人在家守侯,其他全体出动并找了一辆私人出租车。那出租车司机趁火打劫要多加五十元并且是现钱,肖春夏也认了,便匆匆往县城赶。

老一的电话是一个连一个。一会发火,一会哀求,只说今天桑野乡在全县丢大人了。

肖春夏生怕出租车在路上出事,一再交待司机既快又稳,中午让你吃好喝好。

只一会,老一又打来了电话说:省信访局也有村里的六名群众上访,非让老一去接,怎么办?怎么办?

肖春夏说,等见面再说吧。

肖春夏突然意识到,在省信访局上访的群众肯定是在省城干工程的吴利民弟弟吴建利等人所为。柳长河跟他很熟,让柳长河去解这个围最合适。

肖春夏给胡来打电话要他找车找钱准备去省城。胡来说,没车也没钱。肖春夏说,我不是老一。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闹县政府(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