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5章::桑野之源

《乡野风流》

第5章:桑野之源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肖春夏走出桑野乡政府大门的时候已是上午十点了。他要步行到桑野村去召开村干部会。本来这事是乡长崔浩他们要一块去的,但崔浩临时有事,老一交待的事不能掉空。肖春夏想,一个人就干一个人的活吧。他又想,乡长来不了,为啥不亲自给自己说,反而由司机转达呢?其实,司机从来不掺合领导之间的事,他的人品大家都是共认不错的,这一点崔浩是清楚的。那么,他考虑的是什么?是看自己敢不敢于承担责任,还是考验自己义气不义气?管他呢,由事实和时间证明吧。

乡政府座落在清水河西岸,这是前年出了三起人命事件之后,才由河东搬迁到河西的。这也是呼秋冬在“玄学大师”的指点下依计而行。用大师的话说,搬到河西,隔一条清水河就隔住了晦气,乡里就祥和兴旺了。

肖春夏走到清水河大桥,这是上世纪修建的石拱桥。他在刻有“红卫大桥”四个大字的桥栏站定,扭头扫了一眼河西三百米处的乡政府。乡政府座北朝南的大门,雕梁画栋,金檐彩角,显示着桑野乡的文化底蕴。三层的办公大楼巍峨壮观,在河西岸显得一支独秀。河东的乡政府老院已变成了棉花加工厂。桑野村村委会在村的南北大街中间路西,支部副书记兼村长苏基业的家则在村南头。他先给苏基业打了电话没人接,又打了手机无法接通。去他家,门锁着。他就往桑园走去。

桑野村的东大坡,最南边就是郁郁葱葱的二百亩桑园。

肖春夏很清楚这片桑园的历史。这二百亩桑园是早年遗留下来的老桑树,起于何时谁也说不清,反正是伐掉又发,长大又伐,周尔复始。千百年来,不断迁徙而来的百姓以养蚕织丝为生,同时也以制做桑杈闻名。随着人口的增多和机械化的发展,桑杈这个古老的农具渐渐被弃之不用,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仅剩村东二百亩桑园了。后来,临水县的一场植桑养蚕高[chao],又给桑野乡带来了生机,这里曾作为全县的示范乡而使桑野乡名声大震。呼秋冬就是在这个时候因与书记不和才从南岗乡乡长位子来到桑野乡任乡长的。

他与前任书记成立了全县第一个乡级“植桑养蚕”办公室。因而成为全县植桑养蚕的排头兵。

虽然当时县领导头脑之热,乡村干部热情之高,但全县的植桑养蚕高[chao]不到半年便中途夭折,原任县长以证明决策正确硬是死死抓住桑野乡的二百亩桑园不放,并派一名副县长坐阵督查。紧接着便发生了三起人命事件。首先是桑野村党支部书记吴份因拉回三车桑苗已风干如柴,群众一把火烧成了一堆灰烬。全村一千七百口人集资的十一万一千九百元桑苗款无法给群众兑现而悬梁自尽。接着是乡党委书记莫成带领一名副乡长、一名律师因干桑苗问题去桑苗发放地打官司途中突遭车祸,莫成当场身亡,另外二人重伤致残。 再接着是在桑野乡蹲点的副县长因两起人命事件的刺激而突发脑溢血不治身亡。顿时,全县震惊,流行一时的“植桑养蚕”口号变成了人们口中“致伤养残”的口头语。“植桑养蚕”以三死两伤的代价而失败了。

当时的呼秋冬又喜又忧。喜的是,尽管他与莫成书记已经产生隔亥矛盾很深县委对他有看法,曾动员几个人来接任党委书记没人来,最终还是让他接任了桑野乡党委书记一职。忧的是,桑野乡这个地方不吉利,仅乡里十多年以来就已死过两任一把手了。俗话不俗,三盘为正,三次为准,三......想到这儿他脊梁骨就发凉,下一个......,他不敢往下想了。后来,便接受党委秘书胡来的建议,请了一名“玄学大师”给自己算了一卦。大师说:“桑者,伤也,亡也。桑田伤主,速伐可救。”并预言:“桑园不除,村、乡、县还要伤人,村支书、乡书记、县长难逃恶运。”

原任县长自知对“植桑养蚕”难逃其责,便一拍屁股走人,去市里了。新来的县长尤明,上任后便来到桑野乡搞调研,他听了呼秋冬的情况介绍,包括“玄学大师”的预测,当时就惊呆了。他一个十足的无神论者,细白的脸却吓成了腊黄色,额头上竞冒起了热气。当他回过神儿后,就不容置疑地给呼秋冬下命令:“要坚决毁掉这片桑园,越快越好,绝对不能再出现一起人命事件。”

这一茬桑树已经长了近二十年了,大部分都碗口粗细,因为不制作桑杈了,前几年便以三十万元价钱承包给了村里群众吴利民。承包款是他当工头的弟弟拿出的,他弟兄六人会不会闹事?呼秋冬每每想到这事,就感到棘手。前年的三次死人事件,玄学大师的预测,尤明县长的态度,可以说与呼秋冬的生命和前途都是紧密相连的,他从内心主张毁掉桑园。但吴利民会同意吗?要找借口想办法攻破他这个堡垒。他终于想出一个锦囊妙计,在桑野乡东大坡建一个一千亩大的高科技农业示范园区,搞鱼鸭混养,挖鱼塘、建鸭舍,让县上投资,作为县里的亮点工程。呼秋冬亲自给尤明县长汇报后,尤县长沉思一会,突然眉开眼笑,手拍桌子站起来只说了两个字:“行,干!”

看来领导已决策了的事是不容置疑的。但是,这么大的工程,其可行性如何,前景和效益如何,乡里的财政承受能力如何,群众的接受能力如何。一连串的疑问使肖春夏如吃了夹生饭心里生硬生硬的。可眼下自己又拿不出具有说服力的理由和最佳的选择。他带着疑虑和无奈向桑园走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老爷子传授做官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