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55章::岳王庙冷梅解密

《乡野风流》

第55章:岳王庙冷梅解密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五月,焕发着旺盛生命力的季节。从南方飘来的云朵带着潮意像一片片抹布把天空擦得湿润透亮,把地上的麦穗也擦得金黄耀眼。

黄龙岗下迎来了一批神密的客人。

他们在黄龙岗下指指点点,不时地翻看资料,又不时地校正位置,他们在校正神龟庙的位置。

他们中的首位就是美籍华人冷梅博士。跟随她的有省文管部门的负责人,教授研究员,还有市里的、县里的。更有尤明县长、呼秋冬书记。当时冷梅博士也要崔浩参加。崔浩说:伯母,别人知道了这关系又要认为我沾你的光。就没来。

冷梅博士对省一研究员说:《商周拾遗》这本书中,明明记载,成王游桑野,遇武庚叛乱,神龟救之。后,筑庙于黄龙岗南五十步,黄龙岗高十余丈,有神龟庙是也。

她又说,高十余丈就是现在的三十多米,而现在的黄龙岗只有二十多米,这说明多次的黄水泛滥已淤积了十米左右。

他们一行考查罢神龟庙遗址,又上了黄龙岗考察成王庙遗址。成王庙只剩下一个所谓的大殿,她拍了照。之后,又考察了黄龙岗上的先秦汉墓遗址。最后,他们合了影就走了。

一行客人走后,尤县长给呼秋冬交待,大开发要加快速度,这位冷博士要投资修建“中华古文化博览园”,咱们要赶在她们之前造成既成事实。

还交待,二百亩桑园要抓紧砍伐,其它大棚杂果什么的,收罢麦就兑现,乡里先准备二百万,县里再给你拿二百万,这可以了吧。

呼秋冬当场表态,头拱劈也要搞成。

他回到乡里,感到头上像压了千斤重的铅块一样使他喘不过气来。

二百万上哪弄?群众集资这条路行不通,上边有明文规定,谁搞集资撤谁的职。搞清欠?因清欠差点进监狱,算了吧。放大月份?这倒是条路,可前一段已经放了一批,计生办的同志说,现在动员让生都不生。前一段轰轰烈烈搞了十多天,收的钱也花光了,这可咋办?是屙钱?是造钱?是偷钱?但有一点是明确的,我呼秋冬的钱不会拿来搞开发。

眼下没办法,车到山前自有路,不定谁能出个啥点呢?

胡来拿着一份文件过来了,他说:县政府要求各乡三天之内召开三夏工作动员会,咱啥时开?

呼秋冬说:明天开。

“好,材料咋准备?”胡来作了难,他实在拿不下这大活。呼秋冬也知道他不是掂笔的料,就说,县上有材料,把县改成乡就行了。胡来领命而去。

崔浩崔刚正行进在送伯母去省城的路上。

几天前,他们与伯母一起把大伯的骨灰安葬到了祖坟里,在外漂泊了四十年的老人家终于叶落归根了。了确了大伯的心愿也了确了伯母的心事。伯母这次回来,确定不走了,回国定居的手续已经办好。她说,暂时住到省城,等“中华古文化博览园”建成就住在家乡。崔小梅也跟伯母一块住,她已是伯母手下的博士研究生了。

伯母说:“浩儿,你乡那个书记是哪里人?”

崔浩说:“是南岗乡呼家村的。”

伯母“哦”了一声又问:“你们县那个县长是哪里人?”

崔浩答:“是河阳市人,他父亲是个老干部。”

伯母又“哦”了一声。

车过了南岗乡,伯母对崔刚说:“车到岳王庙停一下。”

“伯母,那里有熟人?”崔刚问。

“不,看看岳王庙现在是啥模样。”

“您来过?”两侄儿同时问。

“是古书上有记载。”伯母让车开到庙里。

车到岳王庙,先前的寺庙已不复存在,只有几棵老柏树在倔犟的昂首蓝天,显示着它的生命力。

崔浩扶伯母下车,伯母踉踉跄跄来到岳王庙的遗址,抱了这棵柏树又抱那一棵,抱着抱着,她就蹲在地上痛哭起来。崔浩崔刚崔小梅他们认为,老人太钟情于中华古文化了,竟钟情到痛哭流涕的程度。他们理解老人的心情,人老了把感情释发一下对身体有好处。

哭够了,老人说:“孩子们呐,我并不是那种抑制不住感情的人,有两个原因啊,一个是寺庙被毁确实令人痛心。再一个,再一个......。”老人停下,逐个看了看他们三人,终于说出了口:“孩子们啊,您大伯也不在了,我也六七十岁了,是说的时候了。”老人哽咽起来,她哽咽着说:“在这里......在这里......我曾经给你们丢失了一个哥哥啊。”

说罢,崔浩他们都感到愕然,崔小梅回过神便抱住母亲哭泣起来。

崔浩、崔刚也都流了泪。他们像听神话一样急于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是,伯母没有说,她只说,慢慢你们就知道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柳长河连遇尴尬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