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56章::柳长河连遇尴尬事

《乡野风流》

第56章:柳长河连遇尴尬事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按照呼秋冬的安排,明天召开三夏工作动员会,今晚班子成员可以回家。

肖春夏准时回到了家。

老婆满脸不高兴,他问:“咋啦?”

“下岗了,钱一领就岗了。”

“这么快?”

“还快呢,我比别人还晚两天呢。”

“照顾你?”

“我等你回来,给领导打招呼。”

“打招呼就不下岗?咋不打电话?”

“家里没电话,单位电话不让打,街里电话老费钱。”

“下就下吧。”肖春夏已没了回天之力。

老婆说:“五万元下岗费存起了,等你跑事用。”。

“中,咱家终于有存折了。”

肖春夏说罢,狠狠地照老婆脸上亲一下。

“给我找个工作吧。”

“啥工作?”

“你没看领导的老婆,光拿工资不上班。”

“我没那本事。”

“没本事是官小,咱也跑官吧?”

“钱花了,你花啥?”

“我打工。”

“不行,外边乱的很,听说还有爱滋病。”

“看你说哪去啦?我下乡卖种子。”

“不行,孩子上学回来没人管。”

“那咱吃啥?我上街卖凉皮儿?”

“中,卖凉皮儿。”

老婆无奈地咳一声,看你是个官儿,啥也不当家儿。

他就安慰起老婆,官当大了有几大不好,

整天不出屋,腰键盘突出。

顿顿端酒杯,伤脑伤肠胃。

营养一丰盛,就得糖尿病。

围着女人转,光坏前列腺。

外边养二奶,老婆就给甩。

万一受了贿,全家就遭罪。

看他冠冕堂皇,实际是大色狼。

今儿带小秘兜圈,明儿个就要坐监。

老婆说,你不是那种人,还是当官好。

他说,准备明天卖凉皮儿,睡觉吧。

柳长河却在村里喝起了酒。他为了吃透村里情况,分别到村干部家吃一顿便饭,不准报销。

这天晚上,轮到了吴留富家,陆杏花就整了几个菜,吴留富拿出了酒。

柳长河说啥不喝,但他经不住陆杏花勾过来的眼神和醉了似的哥哥声,心就醉了。陆杏花对柳长河是既恼恨又巴结。苏基业被双规是柳长河领的路,断了她的财路和情路,这一段,她钱和情都饥渴了。柳长河来了,她要想法把他拉下水,吴留富的会计保住保不保住,权在他呢。

柳长河经不住陆杏花两口的轮番攻击,只半个钟头就晕倒陆杏花的床上了。

在他还梢有理智的时候电话就响了。

这天晚上,呼秋冬想起了明天会议的事,他想问问柳长河村干部情绪稳定没有,便拔通了柳长河的手机:

“喂,你在哪儿?”

那边传来话:“你在哪儿?问我这干啥?吃饱没事啦?”

呼秋冬想恼,一想是不是拔错了手机号,他又重拔一遍。

“喂,长河,你在哪儿?”

“我想在哪儿在哪儿,你是公安局吗?”传来的是醉音。

“我是呼秋冬”呼秋冬厉声说道。

“你是朝庭爷我也不甩,烦人。”说罢线断了,再打也不通了。

柳长河躺在陆杏花的床上呼呼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一群妇女在围攻他。说,他当了村里的支书就调戏天保他老婆。他不承认。一群妇女就撵着骂,他就和妇女对骂起来。陆杏花也加入了行列,她拿了一把刀,要割他那家伙,他拔腿就跑,晚了。陆杏花已经抓住了,伸刀就割,柳长河“啊”的一声吓醒了。一看,陆杏花正抓着自己那家伙。他一下子清醒了,对,这是在陆杏花家里。他就想,苏基业因为她,马上要进监狱了,我不能重蹈覆辙。

柳长河清醒后说,你干啥,你干啥?

陆杏花爹声爹气说,好哥哥,我把留富出去了,他那家伙不管用,我想要,我想要。

柳长河彻底清醒了。他一咕噜下了床,她还是不松手。

他黑了脸,松不松?你不松,我明天就把留富的会计给免了。

她遗憾的,“哥呀,”就松了手。

柳长河就趁势跑出来。

呼秋冬在电话里受了柳长河的蔑视之气,头都要炸了。他怒骂一声:妈的,明天有你的好看,便出了办公室。

一看,李莉的屋里亮着灯。就想,听说她的婚姻不幸,一个人怪孤单的,何不接近接近。也算领导关心同志,也算与她搞好了男女关系。

他往前走几步又停了,她是吃软的还是吃硬的?不清楚。又踌踔一下,咳,我呼秋冬只有前进没有后退。球,我软硬一齐拿。

他轻手轻脚来到窗下,见李莉在对灯独自垂泪,他便动了恻隐之心。就想,一个女同志受着熬寡之苦,太不容易了。我老一是干什么的,连同志们的最基本要求都满足不了,这叫关心同志吗?我老一称职吗?他感到了惭愧。于是,就大胆地敲了门,报了名。

李莉立刻恢复了原状,开门让座让茶。说领导大驾光临,寒舍清贫没什么可招待。

呼秋冬说,不要什么招待,看你心情郁闷,只要你高兴就是最好的招待。

李莉就问,领导有何指教,小兵儿洗耳躬听。

呼秋冬就检讨起自己对同志关心不够,特别是对李莉关心不够。又说起李莉婚姻不幸,内心寂寞,作为领导没有及时找她开心,是最大的失职等等。他每说一句就往她身边靠一步。

李莉说,呼书记呀,你给小兵儿办点实事吧。

啥实事?

李莉说,我想回县城。

呼秋冬看看她,一脸赖皮说,嗐,“日后”再说吧。这时,他已挨住李莉了。

李莉被挤到了墙角里,她温怒了,呼书记我很尊重你,请你自重。

呼秋冬尴尬地笑了笑,我没怎么呀,我就是想关心关心你么。

李莉怒道,我不需要你关心。

他没话找话,明天的会议你讲不讲?

她没好气地说,我不讲。

柳长河从陆杏花家出来,晕晕腾腾回到乡里,心想,纪检书记没白干,小河沟里不翻船,野花再香熏不倒,急死我,也要守住这道关。想着想着,就看到李莉的屋亮着灯,就过去了。嘴里喊着,老李,我来给你解闷了。呼通一下就开了门。

当柳长河看到呼秋冬和李莉正尴尬着,自己也尴尬了。他无所适从地说,乱吧,您乱吧,带头乱吧,我就先走了。

他走后,李莉也把呼秋冬撵走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胡来出丑长河遭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