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57章::胡来出丑长河遭殃

《乡野风流》

第57章:胡来出丑长河遭殃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天,呼秋冬准备好会议的讲话内容。便拿起笔记本,又拿起两本书——《领导纵论》和《外国名人传记——希特勒》去了会议室。他每逢开会总爱在主[xi]台上放两本厚书,这样可以显得领导的文雅和知识的渊博,还可以随时翻上两页引经据典。

人员到齐了,他庄重而威严地坐在主[xi]台正中,乱哄哄的会场刹时静了下来。

肖春夏主持会议,他问:“谁宣读意见?”

呼秋冬说:“胡来。”

“现在开会”肖春夏环视一下会场:“会议进行第一项由党委秘书胡来同志传达《桑野乡人民政府关于三夏工作的意见》。”

柳长河溜进了会议室,他悄悄地坐到了后角边。

今天的音响效果特别好,胡来第一次传达文件也特别卖力,其他班子成员都坐在主[xi]台后一排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

胡来开始宣读《临水乡人民政府文件》,呼秋冬小声提示,桑野乡。胡来没听见继续念,“各乡镇要加强领导搞好五防,五防的内容是防火、防次(盗)”下边出现了“啼啼”的笑声,“防风、防雨、防母烂(霉烂)”。“哈、哈、哈......”柳长河带头响起了悦耳的笑声。会场下边也“哈哈哈.....”地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李莉低着头,笑得流出了泪,肖春夏用牙咬住下嘴唇,呼秋冬也笑了,但他立刻收敛了笑容:“好了,继续宣读。”

胡来不知大家为啥笑,他继续宣读:“场里必须有工(缸),工(缸)里有水,水里有工......具。”胡来不知咋念了。

“哗哗......”会场下边鼓起了掌。

胡来干脆停住了。

呼秋冬发火了:“有啥可笑的,谁生下来就是博士?”

掌声和笑声停了。

经这两次骚动,胡来才知下边为啥笑。他胆怯了,已冒出了满头大汗。他又提足了十二分的精力,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地往下嘣,尽管当中又嘣错好多字,如小拖要安防火桌(罩),干部下乡不准喝洒(酒),下边也习以为常了。最后,他念,哪个乡镇......,呼秋冬纠正,是村。他念,哪个村镇出了问题,追究哪个村镇党委书记村镇长的责任。他终于在“临水乡镇村人民政府”的落款中结束了。

下边掌声如潮。

呼秋冬已经回过了神儿,他想,今天会上闹的大笑话,完全在于柳长河带头起哄。他昨晚的酒劲还没过,是头脑发涨。况且昨晚他看见了那事,趁机会掂一掂他吧。啥理由呢,对,干部喝酒的问题该讲了,借讲喝酒也刹一刹肖春夏他们的气势。

呼秋冬讲话了,他声音洪亮,斩钉截铁,加上扩音器的高倍传送,震得与会者隔膜发麻。

“有些同志不顾自己的身份,不看自己的形象,不分一定的场合,有请必到,你在村里喝、在乡里喝、跑到县上喝,真酒你喝,假酒你也喝,筹媒人你也去,喝得把裤带都丢了,还像个乡领导吗?有些人还跑到黄河滩里喝,你们以为我不知道?我到处都有耳目。”

大家都知道是批评柳长河,一百多双眼睛在扫他。他早已低下了头。肖春夏、李莉心里都咯噔一下,在黄河滩喝酒,老一怎么知道了?

散了会,柳长河回住室躺到床上,他知道船歪在哪儿。心想:这下子完了,彻底完了。以前干的工作前功尽弃,全盘否定了。这事也对点了,喝了酒,电话上就打了,我能告诉你在陆杏花家喝酒吗。后来,谁知道咋会这么巧,他在李莉住室的事咋偏偏就让我看见。我会外传吗,就凭和李莉的关系也不会外传啊。他是借机报负啊。以后我咋有脸见人啊。给组织部要求换地方?树挪死,人挪活吗。以啥理由呢?因喝酒误事挨批评啦,那不更糟糕,回家不干?今年三十八九岁了,参加工作快二十年了才混了个副科级,那不是太可惜也显得太窝囊。又想:你呼秋冬为啥老抓住我不放,你咋不看我好的一面,看我的工作,看我从县里挣回的荣誉,看我解决矛盾处理问题的能力,看我代你受过的怨屈。你呼秋冬标准是卸磨杀驴,标准是拔屌无情啊。你是不是看我好欺负?这是老子有涵养,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却把宽容当成了软弱。我不能太窝囊,我要给你点颜色看看。

一种报复心理萌生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呼百顺痛打柳长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