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59章::呼秋冬求助肖春夏

《乡野风流》

第59章:呼秋冬求助肖春夏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柳长河被打的事,在村里、乡里、县上早已满城风雨了。

有人说,柳长河大骂乡书记,书记弟拳打镇关西。

有人说,两伙计为情闹翻脸,乡大院里开了战。

有人说,乡长住院躺倒不干,书记住县就不露面。

还有人说,书记乡长两军对磊,农业开发马上就毁。

总之,越传越玄。

崔浩接到了很多慰问电话,说你在哪住院,我们去看你。说伤势重不重需不需要转院?把崔浩问得哭笑不得。

崔浩给肖春夏打电话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肖春夏把起因过程作了汇报。

崔浩说,这不是一般的打架,被打的是班子成员啊,这是一种积淤了很长时间情绪的爆发,是双方情绪的爆发。崔浩说,处理这事会让你插手,这事不好管,还必须你管,管了也落不好。

听了崔浩的话,肖春夏感到看法不谋而合,他有一种遇到知音的感觉。

政府文书王小军通知肖春夏让去呼秋冬的办公室,看来这事是推不掉啦,其实,解决的办法也有,他已给柳长河讲了很多道理,柳长河也同意那样做,只是老一接受不接受呢?

肖春夏去了,刚坐下呼秋冬便开了口:

你看看,我一会儿不在就出了事儿,你说说,这事该咋办?

肖春夏不开口。

一阵沉默,呼秋冬不耐烦了:怎么,想让我给您磕头吗?

肖春夏心里带气带烦,问他:你说,是公了还是私了?

公了咋说?私了咋说?呼秋冬急不可待。

公了就是派出所介入,通过法医鉴定,如果柳长河没伤,打他不亏还要处理他,借此还可以刹刹喝酒风。

你那话说不说都中,私了咋说?

肖春夏单刀直入,给他拿钱看病。

呼秋冬一愣,你说啥?我还准备免他呢。

有啥可免的,组织部早已把他免过了。

我把他撵出桑野乡。

肖春夏压着气说,你做事太绝了,外界啥看法?

我不管看法不看法,必须这样做。

肖春夏咽下一口气,那还叫我干啥,你自己处理吧。说罢就走了。

肖春夏觉得事情后边有蹊跷,就到李莉办公室问,是不是昨晚发生了什么。李莉流着泪说了事情的原委。肖春夏气得头脑轰轰,嘴里说,道貌岸然的色狼。就要去找呼秋冬,李莉说,别瞎嚷嚷了,让我去。肖春夏就交代了去后要达到的目的。他说,你先去,我后去。

呼秋冬已后悔递码太高,吓跑了肖春夏,事给弄僵了。毕竟,这是个很没面子的事。他想,还得让肖春夏过来。

正要打电话,抬头看见李莉过来了。就皮笑肉不笑地让座。李莉木然着脸说,柳长河的事,是因我引起的,咱就开个班子会讨论讨论吧。

呼秋冬一愣,什么意思?

不敢吗?你那样关心同志,咋就给柳长河过不去。

呼秋冬头脑快速地旋转着,看来她是有备而来呀,这事不能再闹大了。就心虚的说,你啥意思吧。

李莉说,一给柳长河看病,二开除呼百顺,三你再去安慰一下柳长河。

呼秋冬一股怒气往上涌,这与他的初衷相差太远了。他好长时间没说话。

李莉软中带硬,勉强吗?

他点点头。

柳长河替你顶罪免不免强,难道人的良心都让狗吃啦?李莉恼怒了,她还要说什么,呼秋冬就白瞪一下眼,很勉强地说:唉,就这样吧。

这时,肖春夏进屋说,呼书记,刚才我性急了些,你别在意,我想,柳长河的事......。

呼秋冬说,说过了,按李乡长的意思办。肖春夏故意说,啥意思。李莉就把意思说了。

肖春夏就笑了,还是女的吃得开。又说,还有一事。肖春夏提议召开一次党的民主生活会,相互之间沟通一下。

呼秋冬也笑了,“行。”很干脆。

一切都在肖春夏的安排下进行得相当顺利。

首先是由肖春夏李莉陪同,呼秋冬去了医院与柳长河见了面。柳长河一看呼秋冬来看他也感觉不好意思,他对呼秋冬说,自己喝酒确实不对,又发酒疯骂领导更不对,并谦虚地说,愿意接受领导对自己的处分。呼秋冬也不得不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话,他说,是我批评你重了点,百顺也是我管教不严,毕竟咱是老伙计,不要放心里去,专心养病。此事便皆大欢喜。其次,是让呼百顺去了距乡政府十里远的税收稽查队,那里有一个集市贸易市场,这样安排也算妥当。按说,肖春夏也算给呼秋冬解了围,立了功,可是,呼秋冬并不这样认为。

呼秋冬认为,你肖春夏本事太大了,这次你牵住我的鼻子转,再出个事你还要牵制我,时间一长不但我威信下降,而且你还认为我逢事离不了你。况且,通过这件事,使他隐隐感到,肖春夏是他一个潜在的威胁。要想法削弱他的权利,培养自己的嫡系。要不然,整个班子不但难于驾驭,大开发也会毁于他人之手。

……本章完结,下一章“:肖春夏孤情对小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