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6章::老爷子传授做官经

《乡野风流》

第6章:老爷子传授做官经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呼秋冬换罢两盏车灯,胡来包扎了伤口已是下午三点半了。他们找地方匆匆吃了点东西,呼秋冬踏进尤县长的大门时已是下午四点多了。

尤县长家是别墅式的单家独院。院门并不高大,也不气派,更不耀眼。呼秋冬熟悉地按一下门铃,保姆打开了院门。呼秋冬尽管来过一次,当他再次踏进院里时,仍然给了他耳目一新的感觉。近一亩大的院落,栽满了杏桃李竹梅,梅花占了大部分,姹紫嫣红的各种花朵配上亭亭玉立的竹子,给人一种心花怒放、蓬勃向上、清高淡雅的感觉。几只鸟笼悬挂路边又增添了闲情怡致的情趣。

尤县长身穿米黄色的套装,着红色领带,整齐的偏分头已神采亦亦的在屋门口迎接呼秋冬了。他们相互寒喧之后进入既古香古色又体现现代文明的客厅。

在一张古檀木圈椅上,坐着一位六七十岁的和蔼可亲的白发老人。呼秋冬敢忙双手一拱:“晚辈给老爷子祝寿啦,祝老爷子万寿无疆。”老爷子摆摆手,笑了一下:“坐吧,坐吧。”

呼秋冬欠意地对尤县长:“真是对不起,偏偏这车它就出了事。”尤县长非常理解:“客人都走完了,咱们正好可以谈谈工作嘛。”又转首对老爷子说:“爸,一回生二回熟今天可要给秋冬弟好好谈谈哟。”老爷子乐了:“那是,那是。来来,坐近点,坐近点。”突然,老爷子两眼盯住呼秋冬右额上的疤,看了好长时候才问:“孩子,上次我忘问了你老家是......。”“老爷子,俺老家是临水县南岗乡的。”

“南岗乡的?”老爷子深思了一下,似乎在回忆什么。

“南岗西两公里是不是有个岳王庙?”老爷子说着:“庙在村的西边。”

“对对。”呼秋冬应着,又问老爷子:“老爷子,你去过那村?”

“嗯,去过,去过。”老爷子又看一眼呼秋冬,他像睡着了似的,陷入了沉思。他脑海里出现了呼秋冬第一次送青铜鹿的情景......

那一天,呼秋冬走后,尤明把硬皮箱打开,先把那件宝物一层一层地揭开,揭到剩两层时他让老爷子揭。老爷子颤抖着手慢慢地、慢慢地,等到最后一层揭开时,他眼睛一亮,惊讶道:“啊,青铜鹿?”他仔细地观察一阵。然后对尤明说:“明儿,你把我珍藏那一个青铜鹿拿出来。”

尤明拿了出来。老爷子一对比,颜色、造型、质地、连包的红绸也一模一样。老人突然颤抖着手高兴得两眼流泪:“就是它,就是它。找到了,我可找到了。”老人呜呜地哭了起来。

尤明如坠五里云雾。

趁老爷子闭目养神尤县长便与呼秋冬谈起了建高科技示范园区的事和县上可能的人事变动情况。不一会,老爷子慢慢睁开了眼睛,看来他不是在养神而是想心事。他打断了他两人的谈话,他说:孩子们啊,从政既要有虎气也要有猴气。一年四季是要把握好温度的,啥时会出现风风雨雨也要做到心中有数。他扫一眼金黄的《论语》和《孙子兵法》又说:这些东西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接着便打开了话匣子,从拿破仑到希特勒,从列宁到毛泽东,从孔子到曾国藩,足足谈了一个多钟头,末了他总结一句话,想从政要先修身。还有,县里也好乡里也好就像一台戏,一把手既是导演又是主角,既要自己进入角色又要协调好配角进入角色。两人正哼哼地答应着,老爷子就起身回里间了。

自从和尤县长接触以来,呼秋冬感触颇深,自己一生的仕途并不是很顺,从一搬干部到乡党委书记都是随其自然,这当中不是吃人家的下脚食就是填别人的缺,没傍住过一个大领导。这次究竟是怎么了,是前十辈修好的德?还是自己命里的八字好?简直是太容易了。也太不可思仪了。

老爷子从里间出来了,他抱一套古版但很整洁的线装曾国藩《冰鉴》放到呼秋冬面前说,孩子今天让你来就是要给你这个的,读深读透它是有用处的。呼秋冬愣了,他听说过曾国藩《冰鉴》的价值很高。他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太突然了真是太突然了。我一个不在品的芝麻绿豆官怎么就受了高级领导干部的贿呢。他愣了好长时间也没敢伸出手来。老爷子看呼秋冬那疑惑的神情便说,孩子,收住吧,看了它你会悟出很多道理的。好比什么是方圆,什么是进退,什么是适可而止。我想让你做一个真正的人,以后你的路还长着呢。

呼秋冬望着老爷子慈爱可亲的面容,那是一副清瘦的白皙的略带红润的健康的面容,就像一部书的封面既清新又凝重。还有头上飘拂的银发就像揭开的书页,使他难以读懂。呼秋冬满头的雾水,今天是怎么了,这不是在做梦吧,老爷子给我的礼太重了,这是他的一片情啊。呼秋冬终于清醒过来说出一句话,老爷子,你真的待我如亲子啊。老爷子竟然流了泪说,孩子,从政如打仗,我是怕你有个闪失啊。尤明对老爷子的举动也有些不解——因为这是他老人家看了多遍的心爱之物啊,他今天是怎么了。他只是机械地说,秋冬,老人家是老革命了惜才如金,他这是对我们的良苦用心啊,收下吧。

之后,尤家父子就送呼秋冬上了车。他不知道咋出的门就糊糊涂涂坐上了胡来的车。今天这一幕使他呼秋冬像一个过了三年自然灾害第一个吃到饱饭的饿汉有些消化不良,他品不懂爵不透今天老爷子玩的是啥把戏。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桩天大的好事。看来今天就应该有得有失啊,想到这意外的收获他突然又想到了塞翁失马的故事来,不觉就笑出了声。既然是好事这个中味道就慢慢品赏吧。他不在多想了,他只想出了尤家的门就是我呼秋冬的天下了。

他让胡来把车开往一高方向,去说女儿上学的事。他的思路就又回到了桑野乡那个小天地。昨天,我以大将风度让同志们回家睡觉搂老婆,把劲攒好气冲足回来干工作。末了,还专门给崔浩肖春夏交代,为了搞好大开发先给村里开个干部会。开会的情况怎么样了,打电话问一下。于是,他拿起手机拨通了肖春夏的号码。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清早遇上尴尬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