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7章::大清早遇上尴尬事

《乡野风流》

第7章:大清早遇上尴尬事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呼秋冬听罢肖春夏的汇报,觉得村里的情况不容乐观,便交待要把情况摸透吃准,就办女儿的事去了。

第二天,因女儿上学的事已说好,呼秋冬就在市一高附近租了房,又把老婆高大连弄去伺候女儿,他心里轻松多了。

他原来有一个说不出的烦恼,他和洪小桃已好上三四年,经常在乡里搞那事,曾有几次让人碰见过,太不保险。到她家去又怕洪小桃她妈那老鸹嘴到处说。自己的老婆又碍手碍脚,心里好像塞一块劈柴总觉别扭,早就想把高大连支弄出去。这下好了,一对野鸳鸯有窝了。他为了安慰老婆,还特意在租房里住了一夜。

呼秋冬早晨起来特别高兴,首先进行一番洗梳,之后用一只新型的刮脸刀在脸上刮来刮去,照照镜子,自己依然那么年轻,自我感觉四十多岁就像三十多岁。于是,嘴里自然而然哼起了小曲:“真的好想你......。”

他高兴有两个原因。其一是前天又拜见了尤老爷子,收获多多。其二,尤县长还趁着酒意给自己透露了下半年县委班子要调整的信息。县委曲书记要去市里,尤县长接任一把手是十拿九稳的事。只要把东大坡高科技示范园区建成,自己政绩斐然,升任县委常委兼副县长的第一人选就是自己。看来送给老爷子那个祖宗留下来的宝贝是值得的。

今天是星期一,按贯例上午要开联席会了。他早已让胡来通知了所有的联席会成员。

“笛......笛......”胡来又找一辆车来叫呼秋冬了。

呼秋冬夹住公文包锁门上车,问胡来:“谁的车?”“牛备战的。”

牛备战是某工程队的工头,他是乡大院电工牛长生的儿子,按辈他该喊表叔。呼秋冬当然知道,便“噢”一声说到:“回县城,喝豆腐脑儿去。”

临水县南关三叉路口的豆腐脑儿小吃店已有上百年历史。这里从早上六点到上午九点,吃者络绎不绝,他们来到这里是早上七点。十分钟吃饭,二十分钟走路,八点以前赶到乡政府是不成问题的。因为人多他俩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座位坐下。次数多了,老板也熟了。老板对伙计道:“给呼书记盛的满一点,脑子多一点,小磨油别忘上。”

呼秋冬摘下眼镜,拿两张餐巾纸擦一下桌子。胡来便把半斤水煎包,半斤油条放到桌上。小伙计把盛得满满一碗胡辣汤加豆腐脑端到呼秋冬跟前。小伙计两眼盯着呼秋冬右额上的疤痕。既不像刀疤,也不像磕疤,而像狗啃的疤,他顿觉可笑。看着看着,一不留神,手滑了,呼啦碗翻了。呼秋冬没有防备,一下子倒了一身。从包里到裤档,稀稀啦啦,汤里的面筋还打着嘟穗。他猛地站起来,怒火中烧:“你,你怎么搞的,你、你......”他手指小伙计,气得说不出话来,两手不知所措。胡来也骂小伙计:“我炒你的鱿鱼。”便拿起餐巾纸粘着、擦着。老板也闻声赶来,一边陪不是:“呼书记,对不起,实在对不起。”一边拿起毛巾擦。呼秋冬满脸憋得通红,窘迫、不知所措、恼怒交织在一起。这时,他才感觉到下身开始发热。粘、热、烫混合着使呼秋冬两腿叉立更加难受。下边那家伙钻心地疼。老板满脸陪笑:“再盛一碗,再盛一碗,衣服我赔、我赔。”小伙计早已吓呆了。老板扭脸一看小伙计还愣在那儿便大吼一声:“还不给我滚。”

呼秋冬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还有几个熟人关心地询问自己怎么了,难受不难受,皮肉碍事不碍事?还故意从裤兜里掏出卫生纸,这使他更觉丢脸。老板一声滚出去的话使他受了启发,饭就别吃了,再碰上乡里的人不是更没脸面?自己是书记,这点亏就吃了吧。他双手甩掉老板和胡来的手,铁青着脸说:“走。”

其实,在西边的房角处,桑野乡的副乡长李莉、正在低头吃饭,偷偷笑呢。

呼秋冬刚才站那儿还好受点。一旦走起来,别说包里有多难看,单是那裤档里,那家伙儿不敢俟裤子。唉,这会又变凉了,又粘又凉。他只有躬着腰,两腿叉开慢慢向前移动。足足移了五分钟才移到车旁。胡来赶紧开车门。呼秋冬知道坐前边更不好受,黑噌着脸说:“坐后排。”胡来又赶紧把后门打开,双手扶着呼秋冬先头后身再腿,最后把双脚轻轻移到了车里。

呼秋冬坐也不中,躺也不行,只有两腿叉开,屁股蹭到座位边儿,两手抓住前座的后靠把儿。

老板一脸窘相地站在车旁,对车里的呼秋冬说:“我赔、我赔。”

呼秋冬恼怒有加,头也不扭甩出一句:“你赔个球。走,回家。”

车走了,老板仍喃喃自语:“我赔、我赔。”

呼秋冬的家在县城的西北角。按常规走临水大道最近,也最方便。车走到第一个十字路口便遇上了红灯,呼秋冬心着急但没法发火,嘴里骂道:“他妈的。”第二个十字路口又遇上红灯。他抬手看看表,七点四十分。看来,八点的联席会是不能准点开了。他心里异常着急。绿灯亮了,前边的车还不走。胡来赶紧下车打探消息,前边又出交通事故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柳长河“主持”联席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