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乡野风流 [目录] > 第8章::柳长河“主持”联席会

《乡野风流》

第8章:柳长河“主持”联席会

乡村小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桑野乡政府联席会议室里,十多名联席会成员除呼秋冬和胡来外已全部到齐。

书记没到,闲着无聊,大家难得一聚,就无聊起来。肖春夏和纪检书记柳长河又相互逗了起来。柳长河问肖春夏,导弹发射成功没有,中程的远程的。肖春夏说,既打就打远程的。柳长河说,美你的吧,听说,你打偏了。肖春夏就自感无能。柳长河又说,这女人呐,真是三十四五,浪似母猪啊。看来,柳长河老婆够浪的。他说罢,还有意漂了李莉一眼。李莉也用眼狠狠锥了他一下。

柳长河就忽然坐在书记“老一”的位置上,像主持会议似的开始了讲话:”大家注意了,趁着书记没到,首先汇报一下这两天来和老婆练习射击情况,不及格的,罚请客一次。他就问坐在身边的乡长崔浩,崔乡长,带个头吧。崔浩说,我的炮正遇天下雨没打成。大家不免有些失望。柳长河就问武装部长石强,你发的是远程的中程的?答:远程的。问:命中没有?答:命中了。问:目标?答:打到白宫了。好,你这武装部长还合格。又问副乡长汪永治,你汇报。汪永治扯着娘们腔说:我的出点故障,发的是中程的。问:打到哪里了?答:打到靖国神社了。还算可以。又问人大主[xi],老同志,你也说说吧。人大主[xi]眯缝着眼说,人老了,火药越来越少了,威力越来越小了,射程也越来越短了。柳长河急了,你少罗嗦,到底打到哪里了?答:打到了陈水扁的办公室。柳长河表扬他,呵,这老家伙宝刀不老哇,不能退役,继续干,继续干。大家说,他搞台独,就让他挨人大主[xi]的。大家哄笑着就给人大主[xi]鼓起了掌。。

柳长河眼珠一转说,李莉是女同志,你就说说是怎么拦截导弹的吧。

大家嘀嘀笑着,就把目光唰地对准了副乡长李莉。都知道,李莉的老公不在家,两口子还在闹矛盾。李莉也不计较,脑子一动便说:“你先给老一打电话,问他啥时回来我再说。”柳长河满不在呼:“打就打。”便掏出手机拨通了呼秋冬的电话,没人接。李莉说:“再打。”柳长河再打。嘟......嘟......通了,那边接机了:“谁?”“我是长河啊,人都到齐了,啥时开......”柳长河还没说完,手机里响起了呼秋冬的声音:“催、催、催,你催我那*****毛哇,会议不开了。”啪嗒,手机挂了。柳长河满脸的笑容刹时飞得无影无踪,代之而来的是一脸尴尬。既像自己偷偷手yin被熟人发现那样激情被猛然冷却的窘迫,又像正吃着一碗美味佳肴从嘴里吐出一只苍蝇那样恶心。满屋的人却轰然大笑,笑得前仰后合。李莉更是笑得满脸流泪,上气不接下气。柳长河却离开“老一”的座位对李莉道:“你玩的什么鬼把戏。”说罢,便强装正经:“散会”。

联席会改在晚上七点召开。

三间的联席会议室,中间是一个鸭蛋形的椭圆桌儿,四周墙壁挂满了历年省市县各级各单位的锦旗、奖牌。使本来不小的空间挤得既狭窄而又零乱。色调深老的吊顶给人一种压抑感。人已到齐,单等“老一”。

“咳咳”两声,呼秋冬在外边给了一个信号,这是他的习惯。这样既可以使会议室里的喧闹立刻静下来,又给了大家一种威严感。他和胡来一前一后进了会议室。他坐在正中的“老一”位置上,胡来靠他左边坐下。这是老规矩,党委秘书紧挨书记坐,既突出了他的特出地位记录又方便。靠右边坐的是乡长崔浩。

班子成员哗啦哗啦地翻开了记录本,等着记录老一的讲话要点。

……本章完结,下一章“:崔浩金蝉脱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