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斗破苍穹续集:王者之途 [目录] > 第1章:  结束,也是开始。

《斗破苍穹续集:王者之途》

第1章  结束,也是开始。

善良的强盗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悠悠岁月,不知不觉,距离那旷世之战,也是过了十数年之久,虽然到现在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但是时常还有着人满是敬畏将那场惊天大战提起。

而炎帝萧炎,则作为一种神话传奇般的存在,也给中州大地上的众多居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他的事迹就像一块印在众人心里的烙印,永远都是抹除不掉。

毕竟当年要是没有萧炎这位救世主,说不定自从那时候起,中州的整个景象,恐怕也唯有用‘炼狱’这两个字来形容。

如今的中州大地,也在那场大战中,被一分为二,其原因自然是因为那条数万丈庞大的深渊,这条世界上最为狰狞的疤痕,在日后,被人们称为双帝渊。

也就在许许多多人想要来这大战遗址见识一下斗帝那毁灭性的力量时,遗址,却被视为禁地,所以这些人也只得在遗址面前摇头叹息的止了步,心中都大感惋惜!

这些人倒是也不傻,既然能被称为禁地,那么其中必定有着它的恐怖之处,所以也并没有人鲁莽闯进去。

当年双帝在此处大决战,那等毁灭性的力量,也直接导致周围天地能量暴动,引发空间破碎,最后难以恢复合拢。

那些空间破洞,如同一个个深邃的黑洞般,让人多看一眼就会有种全身发寒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一股阴寒得可怕的湿气侵入身体,最后深入骨子。

当然,这也并非是它的可怕之处,只要不靠近空间破洞,也就不怕被吸入其中,而它的可怕之处就在于,破洞中呼啸而出的能量飓风。

这些空间破洞,在经过十数年的岁月之后,也未曾合拢,仿佛还和这世界连成一体,在破洞中,也不知道是由什么原因引起,时常会有着异常狂猛的能量飓风汹涌而出。

在远处观看,视乎感觉也并不是那么的不可抵挡,但当你置身其中时,方才会发现,能量飓风中的那股撕扯力是何等恐怖,那时候就算是想后悔,只怕也是为时已晚,

其实也有人说这只是虚假的传言,为的就是不想让更多人在遗址中寻找到双帝身体上曾经流下精血地方,但这些在一次见到两名一星斗宗被能量飓风无情的绞杀而死时,毫无疑问,都是乖乖的闭上了嘴。

莫要说只是一星斗宗,恐怕就算是三星四星斗宗被扯入其中,只怕也将会是毫无反抗之力的被绞杀而亡。

虽然能量飓风让许多人感到胆寒,但也不乏有着一些艺高胆大的强者,冒着被飓风绞杀的危险,深入其中,为的,只是寻找那虚假传言中,双帝曾经流淌洒落精血的地方。

到时若是能找到这些地方并且从泥土中炼化出一星半点精血出来,那这些精血将会对实力提升有着难以估量的好处,所以说,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就是这个道理。

这看似谎缪的举动,而其实事实也往往并非如此,在少数几人进去其中以前,还尚只是一个籍籍无名之辈,但当他们踏出遗址不久后,便已是后来寥若晨星的至强者,这时候所有人都才猛的回过神来,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并非只是虚假的谣言!

有了领头的,自然也就有了随波逐流的人,之后的中州,便是有着一场热潮席卷而来,其原因便是由‘斗帝血’所引起的,‘斗帝血’莫大的诱惑,足以让许多人被贪婪冲昏头脑。

当许多人如火如荼的寻找‘斗帝血’时,似乎也是忘记了其中还有着一个可怕的存在,那瞬间就能绞杀斗宗的能量飓风,因此有不少人也是命丧风中,但仅凭这点,还是难以阻止这些贪婪家伙的脚步,因为他们都相信,富贵险中求,风险往往是伴随着利益而存在的。

那次的热潮,也被人称之为‘血之潮’,对于‘斗帝血’这莫大的诱惑,许多人在贪婪的驱使下,自然是少不了一番厮杀,据说那一年葬身在这狂潮中的人也是难以计数,最后隐隐有着一点消息传出,似乎有着一万多人自从进去之后就在也没有看见出来过,想必恐怕也是永远的埋骨在遗址之中了。

而能够活着出来的,也有着一部分人,不是缺胳膊就是少了一只腿,每每有人问起他们里面究竟是什么状况时,他们也是闭口不言,只是那眼瞳深处有着惊恐之色闪过,在遗址之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恐怕是除了他们之外,就再也没有谁能够知道。

那一年,是双帝之战过后的第十二年。

而对于那次的‘血之潮’,身在乌坦城的萧炎自然是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消息,炎盟的势力也是在这些年内,增强得可怕,用突飞猛进来这四个字形容也并不为过,其实炎盟势力如此迅速的大规模扩张也并非是采取了强制手段,说起这直线般飙升的势力,倒也颇为的有趣。

这些年中,前前后后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势力都是自愿的跑来附属在炎盟之下,成为炎盟旗下势力,也正因如此,才导致了炎盟势力飞速增强,而这些自愿附属的势力,倒未让得萧炎担心他们在暗中会耍什么手段,如果真敢耍其手段的话,要灭掉他们,也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随着势力的增强,炎盟的情报网自然也就随之庞大起来,几乎遍布了整个大陆,只要这台庞大的情报网运转起来,所有发生的大事也就将在第一时间就传到了他的耳中。

他倒是未曾想到,当年他与魂天帝大战,因为受伤流淌下的鲜血,会在十多年后的双帝之战遗址引发这次大规模的‘血之潮’,所以对此也只得苦笑着摇摇头,但对‘斗帝血’能够增强自身实力这问题,他在心中也并没有否认。

比如说他与彩鳞的女儿萧潇,在他晋级斗帝,开启斗帝血脉时,萧潇的实力便是直接狂飙到了八星斗圣,虽说这是因为萧潇与他血缘亲近的缘故,但若是别人能够得到他的精血,并且将其炼化吸收,对于实力的提升同样有着难以估量的好处。

这个段时间中,除了这次的‘血之潮’让萧炎略微感兴趣外,其他倒也并未再有着什么大事发生。

昔日的魂族,魂殿,到如今也再未听到一点有关他们的消息,毕竟魂天帝身死,灵魂被封印在异火广场,魂族也失去了最后一根支柱,翻不起了什么风浪,在联军的一次次清剿之下,死的死,被抓的抓,剩下的少部分漏网之鱼也难以成气候,树倒猢狲散,也正是这个道理。

而随着‘血之潮’这突发而来的狂潮淡化下来,萧炎倒也过得颇为的安宁,除了陪陪众多妻子之外,也会带着她们逛下这斗气大陆,偶尔间还会亲手指导下萧族中那些天赋绝佳的小辈,毕竟他萧族的人可不多,在十数年的繁衍之下,总人数也只有近千,他身为一族之长,能帮,也就尽量帮帮吧。

因为在他晋级到斗帝后,心中便有着一种颇为奇特的感知,这种感知虽然很细微,但隐隐间能够让他明白,萧族以后的路,恐怕将不会再有他的伴随。

对于萧族的这些后生来说,能够得到斗帝的亲手指导,皆是满脸涨红,表现得异常的兴奋,他们知道,能得到一位斗帝的指导,代表着什么,这种待遇,再斗气大陆,也唯有他们萧族的人才能够拥有。

每当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族长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对萧族这些后生来说,那等诱惑丝毫不亚于一位赤.裸全身的美女站在他们面前一般,双眼赤红的,那股亢奋的劲也让萧炎颇感无奈。

萧族,一座风景优美的庄园内,不时便会有着稚嫩的冷喝声传出,偶尔间,也会夹杂着一两声嬉笑之声。

“哈哈,族长,爱死你了啊!”

“萧虎,你既然敢抢我的台词,看我等下不弄你!”

“别...别啊,我错了萧呈哥!”

“...”

院内,一群约莫十一二岁的少年,上身赤.裸,口中喘着粗气,旋即皆是一头倒在地面上,相互嬉笑道,显然这次的训练让把他们累得不轻,不过从他们眼中表现出的那股子兴奋劲来看,似乎对那疲惫之感毫不在乎。

而这些萧族的后生,别看其年龄只有十来岁出头,但自身实力也的确不错,普遍都是斗灵以上,其中更有几道气息竟是达到了斗灵巅峰,这般年龄就有如此实力,若是放到外面,那就只能用妖孽这两个字来形容。

而这群天之骄子在嬉笑玩耍间,那满是敬畏之色的目光偶尔间也会看向不远处,那里,站立着一道略显消瘦的黑袍人影,双手负于身后,清秀的脸旁上总是挂着一抹淡淡笑容。

看着这抹轻笑,他们这些少年突然感觉到,仿佛是有一股凉风轻拂而过,让那疲惫不已的心神顿时不由得精神一振,疲惫之感瞬间就是消失了去,而仅仅只是一笑就能让他们引发出这种感觉的人,除了是那神一般存在的族长萧炎之外,还能有谁。

见到这群有些顽劣的少年,萧炎苦笑一声,旋即目光看着他们,戏谑道“嘿嘿,崽子们,难道是跟我混熟了?貌似我还没同意你们歇下啊!是不是想要我把你们都扔进‘火域’中,呆个十天半月的?”

萧炎的话显然对这群少年十分有效,在听到‘火域’这两个字后,顿时皆是收起了戏闹之心,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而后立马是站起身来。

对于‘火域’他们并不陌生,这由萧炎开辟出来的小空间,如果能够在在其中修炼,那等好处自然是没得说,不过其中修炼之法只能用苦不堪言来形容,即使是一些斗皇强这身在其中,顶天也就能够坚持五六天便已是扛不住。

何况以他们现在的实力跟斗皇比起来,不知道相差了多远,不要说只是一天,就算是让他们在其中呆上半个时辰,怕是不死也得脱层皮啊!

想到此,皆是不由得心生寒意,那种可怕修炼方法,要真是被扔在里面修炼半个月,只怕最后能出来也之剩下吊着命的半口气了。

“呵呵,怎么?要是不想进‘火域’,还不赶紧接着训练去!”见到他们冷汗直流的模样,萧炎忍不住一笑道。

“不会吧,还要接着训练呀?”

“以前这训练到这种时候,不都是已经结束了吗?”

“要命啊...”

...

在他的话音落下后,便是听见一句句不满的抱怨之声响起,不过当他们在见到眼前这位年轻的族长嘴角突然勾起一抹残忍的幅度时,所有人都瞬间乖乖的闭上了嘴,老老实实的继续着今天的‘苦修’!

感觉到他们略微有些不满,萧炎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些家伙,太平日子过习惯了?这才修炼多长时间啊,就已经连连哀嚎。

若是真要跟他比起来,药老那些年给他定下的苦修,说出来怕也要将这些小崽子们下个半死,到时候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做小巫见大巫!

再度看了一眼这些家伙,见到他们并未在偷懒时,才满意的点点头,眼前这些少年,或许以后会成为萧族的核心也说不一定。

轻轻吸了口气,萧炎一屁股坐在了身旁的靠椅之上,双手枕着后脑,闭上双眼,享受着日落前那由日光浴所带来的一丝温暖。

不过这般静静的享受在片刻后,他的心头突然间便是猛的一跳。

“这种奇特感,似乎越来越强烈了啊!”萧炎缓缓睁开双目,旋即喃喃自语道。

就在刚才,他便是感觉到,原本身体中那种奇特的感觉突然变得异常狂暴,瞬间也是让他对那种感觉了解得清晰透彻。

那种感觉,就像他与这片空间是两块相互排斥的磁铁般,拼命的想将他给排挤出去,但是,在这种排挤之下,又有着一种牵引之感,仿佛此刻想将他带到某种地方,至于是什么地方,他也并不得知,那种感觉,异常玄乎奥妙!

只见得萧炎站起身来,不过是眨眼时间,就已是不见半点人影,留在这优美庄园内的,只有那在他起身时,被劲风吹得摇摇欲坠的靠椅。

...

而此时的萧炎,已是出现在距离乌坦城数万里之外的空间中,其实出现在这里,也并非他的本意,只是心中那种玄乎奥妙的东西,让得他不由自主的想要跟着感觉走。

他双目紧闭,心神却是沉浸在那股奇特的感觉中,但脑海中能够清楚的感应到,他此刻正飞速的穿梭在空间中,身外的所有景象都被一一映入脑海。

“吼!”

半空中,那是一只七阶的飞行魔兽,猩红的双眼死死盯着萧炎,对着眼前这个侵入它领地的人类发出愤怒的吼声,而在下一刻,似乎从这人类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气息,当下也只得夹着尾巴逃串而去。

随着魔兽的逃离,下一瞬,萧炎的脑海中出现了一片云海,云海之中,除了异常潮湿的空气之外,并没有其它东西的存在,剩下的,只是一片白茫茫的海洋。

时间在流逝,萧炎也不清楚他究竟在这片云海中飘了多长时间,他只清楚,那种玄乎奥妙的感觉一直在牵引着他,仿佛并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反而那种感觉,越来越浓烈!

茫茫云海中没有任何的生机,似乎也没有尽头,时间还在缓缓的消逝着,萧炎也依旧没有睁开双眼的迹象,突然,云层中有着一束细小的光芒透射而来,渐渐地,这束光芒越来越大,甚至这强烈的光芒变得有些刺眼。

不过这种刺眼之感,在片刻后,彻底消失了去,而此时的萧炎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片仿佛无尽的云海也彻底消失不见,没有了潮湿之感,周围的空气突然变得新鲜起来,他身在了天空之中,脚下是一片辽阔的大地,一条数万庞大的深渊直接是将其拦腰截断。

那是!

双帝渊!

见到那再熟悉不过的场景,萧炎顿时也是眉头一挑,他没想到,既然会出现在这中州的上空,不过当下也不容他多想,心中的那种感觉似乎又浓烈了不少,不停的指引着他继续前行。

所以的景象都要清晰的映入萧炎的脑海中,川流不息的街道上,热闹非凡,其中还有着不少强横的气息,想必也是某位家族的老不死,不时他还能感觉得到,某些方向传来异常狂暴的能量波动,那些地方,显然也是有人因为一言不合,动起手来。

而就在萧炎细细感受周围的变化时,突然间,他那紧闭的双眼却是猛的睁开,身形停下,因为下方出现了一道他颇为熟悉的气息。

此时的他已经是出现在了天府的上空,而那道气息除了是药老散发的外,还能有谁。

但这也并不是他停下脚步的原因,而至于因由自然是源于心中那股玄乎的感觉,那种感觉仿佛在此刻浓郁到了顶点,迫使他停了下来,这里,似乎就是这玄乎感觉牵引着他到这里的最终目的地。

在感觉的驱使下,萧炎抬起头,看向头顶的空间,那里,空间显得颇为的扭曲,那种扭曲之感,几乎都让得那片空间犹如布满裂痕的瓷器般,即将破碎开来。

萧炎脸色凝重的盯着那片空间,半响后,只见得他手掌翻转间,在其掌心上,一朵异常精美的火莲便是凝聚而出。

如今的毁灭火莲,是由二十二中异火凝聚而成,那等威力,远非当年可比,再加上萧炎本身晋入斗帝,火莲的所能够爆发出得那毁灭性力量自然随之增强。

火莲一出,周围当即就被烧的赤红起来,偶尔外溢出的那股能量波动,直接就是将空间熔穿而去。

“去!”

手臂轻轻一挥,毁灭火莲贯穿天地,犹如一颗绚丽到极致的彗星一般,化为一条优美的弧度,对着那片扭曲空间轰击而去,火莲所过之处,连同那空间都被撕裂出百丈大小的漆黑裂缝,斗帝的力量,恐怖如斯!

而萧炎引发的这般大动静,显然也是瞒不了众人的眼睛,他们抬头,震惊的看向天空中的这一幕,片刻后,那哗然之声也是响彻了起来。

那等可怕的力量,恐怕就算一名斗尊沾上,也定当灰灰湮灭吧,那么,半空中那道看似消瘦的人影究竟又是谁,能够引发这般动静,又怎么可能只是一个籍籍无名之辈。

当然,在这些人中,也不乏有尖之辈,瞬间便是将萧炎给认了出来,下一刻,再度看向那道身影时,已是满脸敬畏之色!

“那是...炎帝!”

人海之中,不知道谁惊呼出声!顿时便是将现场的气氛引发到了顶点!

“炎帝,既然是炎帝,他在干什么?”

“炎帝做事自然有他的道理,又岂是尔等能够知道,好好看着吧!”

“...”

而那人的惊呼声,在此刻显然也是引起了连锁反应,当下一道道疑惑之声响起,声音中,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尊崇。

“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炎帝这番动作,只怕是要破碎虚空而去啊!”

“想必真如你说的那般,的确,以如今炎帝的实力,这斗气大陆很难再束缚他的脚步!”

某处偏僻的角落,两名满头花白的老者相继开口道,他们也并非傻子,既然活了这么多年,所以也能隐隐猜出什么端倪。

“按照两老这么说,那炎帝岂不是要离开斗气大陆?”

两名老者虽然交谈的小声,但也还是有着不少人听到,当即就是搀和了进来。

天府!

如今的天府作为一个超然的存在,这番动静显然也是瞒不了他的眼睛,更何况,这颇大的动静就是在其头顶发生,天府总部,坐在首位的一名老者,此时那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抬头看了半空一眼,旋即嘴角也会浮现出一抹关切的笑容,下一瞬,身形站立间,已是不见了踪影!

...

“你小子,一出现就喜欢搞出这般大动静,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家伙啊!”

就在萧炎凝视着那片空间时,一道苍老的轻笑声突然在身后响起!

“老师”听着这熟悉的声响,萧炎那颇为凝重的脸色在此刻才略微缓和了一点,旋即回过身子道。

出现在他眼前的自然便是药老,十多年过去,药老倒是没有多少变化,不过从了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恐怖气息来看,想必其实力也是精进了不少。

药老脸上的笑容此时也是愈发浓厚,不过当他见到萧炎脸上的凝重之色时,顿时是收起了打算叙旧的心事,毕竟他了解后者,如果不是遇到一些棘手的事,也不会有那番表情!

“萧炎,怎么回事?”药老笑意收敛,疑惑的看向萧炎道。

“老师可否还记得我曾经与你说过,我身上那种奇特的感觉!”沉吟一瞬后,萧炎走到药老身旁道。对药老这位最亲近的人之一,他也并没有所隐瞒,当年便与药老谈起这个事,不过就算是以药老的见识也,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也只得叫他走一步看一步,然而,那一步也也终究会走到终点的时候,想必两人心中的那未解之谜,恐怕也会在今天被彻底的揭开。

药老点了点头,脸庞也逐渐正色下来,如果真是如他们猜测的那结果,也没有任何办法,该来的,总会来!

“萧炎,果然是你这家伙!”

而就在这时,一句大笑声凭空想起,旋即便是看见在萧炎不远处的空间猛的扭曲起来,下一刻,一道人影竟然是撕裂空间而出,仔细一看,那人影赫然便是古元!

“哈哈,除了这家伙,你认为还有谁能够引发这番动静!”

就在这笑声刚落下,天际之中,又又着一道笑声徐徐传来,紧接着又是一道人影撕裂空间而出。

“父亲,烛坤前辈!”

看清人影,萧炎对着两人抱拳笑道。

“轰!”

突然,惊天的巨响,猛的在那天空中想起,所有人皆是瞳孔微缩,顺着那出声之处看去,那里,毁灭火莲终是狠狠的轰在了那片扭曲的空间,那原本就显得支离破碎的空间,在火莲这等毁灭性力量下,又如何能承受,当即就是破碎开来!

随着空间的破碎,半响后,一个泛着淡淡光泽的光芒通道,仿佛是破开了位面空间的束缚,出现在了那天地间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

在那通道出现时,萧炎也是猛的抬头,面色凝重的望着这一幕,从那通道中,他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

源气!

那早已在斗气大陆上消失的源气,也是晋入斗帝强者的关键之物!

整个天地,都是在此刻安静了下来,烛坤与古元张着嘴,心头如同泛起了惊涛骇浪一般,那道通道在出现的时候,他们分明的感觉到,那驻步上千年的实力,居然有了涨动的趋势!

“咕噜…”

两人的目光,无比火热的望着那个光芒通道,灵魂深处传出了一种极端强烈的悸动,那种悸动,告诉他们,若是进入其中,他们的实力,必然能够突破!

他们没想到,这才刚一现身,萧炎便是为他们准备了这份大礼!

而就在在源气通道出现的片刻后,忽然,天地之间变得极其阴暗,万丈庞大的黑云顿时出现将中州这片大地上尽数笼罩,所有人皆是出现了惊慌,他们何时见过在白昼会出现如同黑夜这种情况,十步之外便已是只能看清模糊的人影,众人的嘈杂声顿时也在整个中州彻底响起。

除了刚出生不久的婴儿,知道这片大陆上唯一一位斗帝,炎帝的人,都是抬头死死盯住屹立在天空之上的那道消瘦的人影,因为他们相信,就算天塌下来,他都能撑住。

萧炎此时也是面色也愈发凝重,这等异象是从未发生过的,不但如此,他同时也发现,体内斗气自出现这异象以来,竟隐隐不受他的控制。

“怎会出现这般异象?”药老见这情况,顿时也是有些惊讶!旋即踏空赶到古元与烛坤身旁,开口问道。

古元也是紧锁眉头的摇了摇头,他也没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先前出现源气的那份激动,也被瞬间突发的异象所压下去。

“静观其变吧!”烛坤双目紧盯住那万丈云层,他心中此时也冒出一丝不祥之感。

轰隆隆...!

然而这时,震天的巨响从黑云中传出,顿时也变得暴戾,翻涌起来,云层表面雷芒闪动,那等可怕的动静,直接让得天地这刻仿佛都在颤抖。

而后,众人便猛的看见,那云层中心处顿时裂开,一抹白光照射了下来,但裂缝并没停止裂开,逐渐扩大,同时裂缝也渐渐变成方形,数息时间过去,方才停止,百丈大小的裂缝宛如一个漏洞般,将白光从那之中泻下,但同时白光却突然出现了变异,骤然将萧炎尽数罩住。

萧炎顿时瞳孔一缩,急忙避闪,但瞬间他便发现他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斗气也像消失了一样,一点也感知不到,他那双一直以来古井无波的黒眸,也在此时出现了一丝慌乱。

“难道真的走到这一步了么?”

那一步,正是当年他与药老的猜测,之后又与古元烛坤探讨过这片大陆上以前出现的斗帝强者为何无故消失,他们都是顶尖的存在,没有人能够将其击杀,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被强行逼离到了其它位面空间,而现在所发生的这一幕,很有可能便是几人心中的那未解之谜!

轰!

裂缝中顿时传来惊天的撞击声,而后一道石门便是徐徐倒映在众人瞳孔之中。

石门透着古老沧桑的气息,那种气息只怕没有人知道是存在多少年的古物,两边皆是布满了玄奥的符文,多看一眼便会让人感到全身发寒!同时萧炎的身体也缓缓向着石门方向飘去!

“萧炎,怎么回事?”见状,药老三人顿时感到疑惑。

“我的身体,此刻我一点也控制不了!”听见药老传来的声音传来,萧炎回道,他此时也很苦闷!

闻言!三人顿时大惊,速度施展到极致,像萧炎暴掠而去!显然是去救萧炎!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再见了,斗气大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