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目录] > 第15章::前世掠影4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第15章:前世掠影4

玄小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是寒冬季节,大约是腊月末了吧。古城金陵暗淡而阴冷。

浓重低垂的乌云,像峰峦起伏的群山,沉甸甸地压在南唐紫禁城剥蚀的宫墙上,压在宫殿鳞次栉比的黄琉璃瓦殿顶上,压在御花园颓圮的太湖石假山和御道两侧的古柏、古槐上。往日金碧辉煌、气象森严的皇宫,如今到处呈现着国破家亡、人去楼空的悲惨、凄凉景象。

远处,秦淮河与长江汇流处的宽阔水面上,寒风呼啸,不时地掀起阵阵波涛。一排排汹涌而来的雪浪花,犹如无数头张着血盆大口的恶狼,贪婪地吞噬着江岸的泥沙。此刻,李煜也在船舱中面南而立,忽然有一股飘忽不定的江风扑进船舱,将一捧冰凉的雨雪抛向他那近似麻木的面颊。他在这个严酷的现实中,目睹着眼前这一切国破家亡的景象,愈加痛苦不堪和羞愧难言:祖父(李昪)戎马一生,披坚执锐,逐鹿江淮,在扫荡群雄中创建的大唐江山,最后全部丧失在他这个不肖的子孙手中。

而李煜现在能做的,只有跪在列祖列宗的灵牌下面,伴着教坊乐工演奏的祭乐,率领李氏子弟哭诉失国的哀痛。他看着与自己朝夕相处了整整三十九个年头的金陵,如今却要离它而去,拱手让给宋朝,他的热泪又夺眶而出,一字一咽地吟出了《破阵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此刻,已经是兵临城下,杀喊之声震天,李煜满腹的绝望,古驰也被这一阵阵喊声气得全身发抖。

只见头顶上的乌云层层压下,令人窒息难耐。就在此时,场景再一次发生着转变。

这一次是在北宋王朝的开封。四十二岁的李煜正在降王府中过着生日,七夕的夜晚是多么美好,但李煜却仍在亡国思家之痛中,他写了首《虞美人》却令赵光义龙颜大怒,因此,在这一夜赐给了他一剂“牵机毒药”。以为可以平安度过降王余生的李煜,哪里知道这赵光义言而无信,说杀就杀。他毫无防备之心,服下了这剂毒药。随后就痛苦地在地上挣扎数久,李煜的一声声痛苦的呻呤,夹杂着古驰愤怒的吼叫。他或许感到屈辱,或许感到痛疼,到底是什么样的愤怒,古驰自己也说不清楚,但他却喊出了四个字“我要报仇!”这四个字喊得甚是拚命,喊到李煜吐血,喊到自己又一次晕了过去。

当古驰再次睡转过来时,一个黑影走到他的面前。用手轻扶古驰的头,说道:

“世事变化,总有牺牲之人,看看你的前世吧,我的孙儿,只是一场烟雨,柔情中带着冷酷。你的性格和我一样善良,喜好与人为友,但你的软弱却造就了悲剧,你对不起的不是你的江山,而是爱你的人。”这个黑影就是李昪的灵魂,但他说完后,挥了挥衣袖,一阵尘土扬起,古驰倒地不省人事了。

再当他们醒来之时,还是这处墓室之中。李昪仍然端坐于台上,一切都是原先的样子。

古驰扶起一旁的白易,见她面色憔悴,眼角还挂着泪水。古驰又是一阵心疼,他紧紧的搂着白易,就像娥皇对李煜说的那样“你我定要朝夕相伴,不能分离才好。”而白易却在古驰的怀里,难受的哭诉道:“我见到你死了,我也死了,我们分开的很远啊。”古驰轻轻的说:“我们会在一起的,娥皇。”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叫出了娥皇的名字,但古驰心里清楚,他的爱从娥皇开始。

这二人紧紧相拥了好久,只到白易流完了流泪,古驰又重振精神之后,他们才发觉到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他们出不去了。

“出不去更好,你我何不就在此度过一生,你做我的新娘子?”古驰摆出一个大笑脸冲着白易就调皮的逗乐起来。

而白易却是略有所思的样子,她对古驰说:“我们都见到了前世,难道你不想改变一下什么东西吗?”

“改变?”古驰想起前世来又是一阵心痛,“改变什么?命运?还是历史?”古驰有些厌倦面对过去,他多么希望自己不是李煜,即便他才高八斗、是一代词帝。古驰只想做个普通人,过一个与世无争的日子。这一点倒是和李煜极为相似。

“你就是太像李煜了,难道不怕悲剧重演吗?”白易的言语中透着无限的怜惜,她在前世失去了深爱的李煜,而李煜也落了个悲惨的结局,实在令她心有不忍。

古驰默不作声,他想,难道自己真要承担起改变历史的重任吗?难道就只是为了自己?

“我的师傅告诉我,我和另一个人都是前世欠下来的债,只有还清了这个债,我和那个人才能有永远的幸福,而不至于受轮回之苦,相思之情百转千回。”白易握着古驰的手,继续说道:“现在很清楚了,你就是我要找的人,而我也是你要找的人,你是李煜,我是娥皇,这是历史的宿命,就像那个算命先生说的那样,如果不改变前世,我们又得经历一次生死别离之痛了。”

古驰望了望白易,轻轻扶摸了她的脸颊。

“为了你,我愿意再受轮回之苦。”古驰无限深情的给了白易一个吻,他已经决定再回到李煜的身上,去改变那些逝去的东西。

难而如何回去呢?按照白易之前的说法,就是得从她的师傅那里获得一些前世更加完整的信息,难而那个遗失的烧槽琵琶或许也是回到过去的一个重要物件,因此,他们只能前往峨嵋才能找到更多的答案。

但是现在又如何出去呢?古白二人敲打了这里的每一处墙壁,但都没能找到可以开启门的机关。而这里空气的稀薄也使他们愈发的难受。

“我们来求求李昪吧,他是我的祖父,而且我还在梦中见过他的灵魂,他应该会帮助我们。”

他们又一次跪在了李昪真身面前,不停地嗑头祈祷。但是他们越发用劲,越是感到体力不支,无法支撑。尽管如此,李昪仍然没有显灵。古驰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看到了李昪的灵魂。他现在已经没有太多力气,恐怕是要死在这里了。

白易不相信他们真的要葬身于此,她希望能够给古驰一点信心和力量。因此,她重新拿起了琵琶,即便右手有伤,拨一拨琴弦就疼痛难忍,但白易仍然顽强地弹响了琴弦,她希望古驰能够在自己的琴音之中振作起来。

白易完全不顾手臂的伤,奋力的弹奏着,她的汗水从头顶泻下,顷刻湿透了衣背,这是巨痛带来的反应,如果再不停止,白易恐怕就在晕阙过去了。古驰不断的朝他挥手,示意她停下,他已经没有力气动弹了,只能不停地挥手。

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一声声痛彻心屝的琴音,使得李昪身后的那堵墙慢慢的升起了,一道刺眼的阳光穿透进来,他们看到了希望。

古驰支撑起沉重的身子,扶起了虚弱的白易朝着那道门走去。他们刚刚踏入晴朗的天地,古驰身后的那道门又缓缓地降下,当古驰回头望去时,李昪的灵魂又出现在了那道门里,他依然双手合十,挂着佛珠,朝古驰慈祥的笑了笑,而那座真身像却被一道阳光刺中,现已化作了灰烬。

……本章完结,下一章“:石像之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