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目录] > 第19章::后主归位3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第19章:后主归位3

玄小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十八年前,在这峨嵋的金顶之上,有一个年轻酒脱的漂亮和尚。他身着白色长袍,面容清秀,光光的头顶总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好像透着无穷的智慧。此人就是了缘是也。

当时,有许多信徒得知了缘师傅智慧过人,谈吐风趣而且很有佛理,行为温文儒雅甚是风度翩翩。因此,信徒们都会慕名而来,听听了缘讲讲佛法。

过去之人,生活困苦,只求温饱,日子也过得单调。但单调的生活恰恰使人去追求一种信仰,得以精神的解脱。佛法引人向善,苦修以求来世。也得到了许多人的追捧。有些人就专程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峨嵋之巅听了缘的佛法善道。

有一天,了缘正在向众人讲法,当天讲的是半善与满善的道理。

“何谓半善、满善呢?”有信徒就急急地追问起来。

了缘悠然浅笑,端坐在法台之上,开始细细道来:

“易经说:‘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就像把东西存进容器一样,勤而积之则满,懈怠不积则不满。这就是半善与满善的道理。”

了缘看看众人,似乎刚才一番话说得太过于文雅,他们都呆呆的望着了缘,自然不明其义了。

“举个例子吧。”了缘说:“以前有一女人,到寺里烧香,想布施却又家境困难,身上只有二文钱,捐给寺中。主持高僧亲自替她诵经忏悔。后来此女入皇宫而富贵,携带了数千金来寺布施,主持高僧却只派了徒弟代为回向而已。因此她就问道:‘我以前只捐二文,法师亲自替我忏悔,今天捐献数千金,法师为何不亲自回向?’高僧说:‘以前布施虽少,心意真切,非老僧亲为忏悔,不足于报德。今日布施虽多,心意却不如以前之切,命人代为忏悔即足矣。’这就是千金是半善,二文是满善的道理了。”

言毕,台下众人都频频点头,原来这行善之事要由心而发,而非为了行善而行善。

讲法完了之后,众人又各自下山去了,寺中又恢复了清静,好像秋风扫过,寺内有些萧条和寂寞。

正是黄昏之时,了缘最享受这种无尽的秋色带来的点点忧伤。尽管了缘还不知道何为忧伤,但他却是十分渴望去亲身感悟忧伤。他想,正是因为佛祖阅尽了人生疾苦,悲悯众生,才求得佛法真理,若自己连忧伤为何物都参不透,那怎能悟到真正的佛理呢?

所以,他常常端坐在悬崖边上,任秋风吹过,落叶飘零,他却紧闭双目,用心去感悟周围的一切,包括那落日的凄凉和生命走到尽头的那种瞬间的华美。

正在沉思之时,突然有颗果子落到了了缘的头上,“砰”的一声,甚是清脆。了缘却毫无反应,依然体验着忧伤的感觉……随后,第二颗果子又砸到了了缘的头上,似乎这一次力道大了些,使了缘皱了皱眉,但他依然没有睁开双眼……可不想,接着后面的是四五颗果子一起砸向了了缘的光头,这一次了缘真的感到痛疼了,他举起双手来回摸着脑袋,转向身后的大树上望去,只见,树上正坐着一个妙龄少女,一身淡绿色的衣服坐在这渐渐枯黄的老树上,显得极不协调,还像一个是刚刚冒出的新芽,正是朝气蓬勃,风华正茂;而另一个却是暮气沉沉,委靡不振。

此女子在树上呵呵乱笑,好像遇到了天下最可笑之事一样,她边说边说道:

“你这和尚的反应着实慢了点,我用果子扔你,你都没感觉到。”

“你为何要用果子扔我?”了缘又摸着自己的光头,表情上写满了无辜。

“嘻,一开始我以为是个佛像坐在那悬崖边上呢,本来闲来无事,就扔着玩呗。”此女子说:“后来扔到第二个时,我发觉你的脖子缩了一下,我方才知道是个活人,反正觉得有趣,就把你叫醒了,免得你睡到沉时,不小心坠到了崖底去了。和尚,我救了你,你当谢我。”

了缘觉得这小姑娘天真有趣,也就不再计较,倒是笑了笑说:

“谢谢姑娘救了贫僧,原来姑娘也是个心地善良之人。”

此女子飞身跳下树来,拍了拍双手,好像很随意的样子说道:

“免了吧,我可是一会儿善良,一会儿邪恶的,你怕吗,小和尚?”

“贫僧法号了缘,不是姑娘嘴中的小和尚。”了缘双手合十,很正经地说道。

“嘻,嘻,嘻,你还真是可爱呢。”女子说:“小……了缘?”

“是。”

“怎么起这么一个法号,莫非你要了却世间一切缘分吗?”

“姑娘答对了,我正是要了却世间一切缘分,这样才能看空一切,专心修佛。”

“你这和尚真是迂腐,佛法可不是光讲一个空字。我看你一辈子也悟不到真理了。”

了缘没想到这姑娘能说出这样的话,不过,他也觉得这只是片面之词:

“那么,请问姑娘,如何才能悟到真理?”

“哼,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得先历经世间的种种磨难,方能感受到佛法的宽大无边。”

了缘一惊,觉得此话甚是有理,想想自己这些年来,一直在寺中修行,所悟之道也不过是书本上的知识,实在是体会不到人间之事到底有多少不平,也无法感受,人世情感是否弥足珍贵?了缘躬身向此女子道谢:

“姑娘一席话,真是惊醒梦中人,没想到姑娘能有如此大的悟性,真是与佛有缘了。”

“呸,呸,呸,你这和尚居然咒我,”此女子气得脸都红了,指着了缘的脑门说:“什么与佛有缘,我可是要嫁人的,尝尝爱情滋味的。”

了缘听后,不禁笑了出来:

“原来姑娘和我一般执迷不悟,到是训起人来是一套一套的。”

“你这和尚专门来气我,我看你倒像个花和尚。”

“姑娘慧眼,一眼就识出了我的不良之心。”了缘做了一个道别的姿势后说:“贫僧真是惭愧,这叫告辞了。”

说完,子缘就朝山下走去。

“喂,你别走!”此女子的声音突然变得急促起来,好像真的怕他走了一样。

了缘好像想起了什么,又转了回去,问道:

“姑娘,你是如何在这山上的,之前为何从未见过?”

“我一直都在这山上,只不过你不知道罢了。”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难道这若大的峨嵋都让你寻遍了吗?”

“那倒不是,只不过佛门净地,怎会有你这样的女子?”

“佛门净地怎么就不能有女子了?”此女子不服气地望着他道:“亏你还参禅念佛,难道不知道在佛祖的眼里众生都是平等的吗?”

了缘一时无语,觉得自己真是有些庸俗了。

“那你住在哪儿?你的家人呢?”

“就住那儿。”此女子用手指了指后山上一座山洞处,“我没家人,就我一人。”

了缘看了看那个山洞,之前还真是不曾注意到,哪里郁郁葱葱,即便是这萧瑟的秋季也生长着浓密的树叶,要不是这女子指向那里,或许了缘也不会见到那里还有一座山洞。

“天色很晚了,还请姑娘早点回去吧。”

“你这和尚是不是不喜欢和我说话?”

“那倒不是。”了缘低着头不敢看她的眼睛。

“和尚撒谎,佛祖不会原谅的。你有本事就看着我说话。”

“姑娘还是早点回家吧,天色黑了,路就不好走了。”了缘仍然低着头。

“你看这天已经要黑了,我现在走回去,一样有危险。”

了缘抬起头来看看天,果真是夜幕降临,整个山上都透着一股深遂。

“出家人慈悲为怀,你应当送送我。”此女子一脸调皮的样子,正是要逗一逗这木纳的和尚。

了缘无奈,只说了声:“那有请姑娘带路。”

此女子得意的暗自笑了起来,觉得这和尚虽然木纳但也有可爱之处。

他二人一前一后走到山路的丛林间,各自都没有说上一句话,如果不是脚步声,还真不知道此时仍有两个人在行走。

此女子不喜欢这样的气氛,当她走了一狭窄的小道上时,故意崴了自己的脚一下,身子就朝左边倾斜过去,立马就失去重心。了缘反应机敏,一把揽腰就抱住了她,脱口说了声:

“小心!”

在夜色之中,一个和尚抱着一个姑娘,这当是何等的奇遇,了缘这辈子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会经历这样的事情。虽然夜深沉,但是借着一点点月亮,两人都凝视着彼此的双眼,一时间好像触电一般,无法分开。在稍稍回神来之后,了缘迅速扶起女子,立马就把双手从她的腰间收了回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支支吾吾也讲不出一句话来。

“你这和尚真是无礼,”女子有意逗他,“不过,刚才你救了我一命,我们算是扯平了。”

说完,女子就继续朝前走去,转身时还不忘加上一句:

“跟着吧,发什么愣啊?”

了缘深深吸了一口气,又把它长长地吐了出来。整了整自己的长袍,继续跟着她向前走去。

终于走到了那山洞门口,此女子转过身来说:

“到了,谢谢你送我,你就自己回去吧。”

“哦。”了缘朝洞里望了望,但是漆黑一片什么也望不到。他满腹疑问,但又不敢过问,只能转身离去。

该女子朝他身后喊了喊:

“喂,和尚,我叫柳慧君。”

“哦。”了缘还是这一声,脑袋空空,心也空空地朝回走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后主归位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