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目录] > 第20章::后主归位4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第20章:后主归位4

玄小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一夜,了缘失眠了。他只要一闭眼全是柳慧君的样子,他还忍不住会想起抱她时的情景,两人双目相对,似乎能看出那么一点点缠绵。了缘失眠的夜晚,也开始深深自责,不停地向佛祖忏悔,但越是忏悔,柳慧君的样子就越加的清晰。

第二天,了缘又去那个悬崖边上悟道,但他的心早已飞到了柳慧君那里,这样一坐就是一整天,柳慧君没来。

第三天,了缘依旧如此,柳慧君仍没来。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过去了,柳慧君依然没来。他时不时的望着后山上那座隐藏在丛林中的山洞,心也是空洞洞的。他甚至怀疑柳慧君是不是自己做的一个梦,“到底有没有这样的人?”他在心里不断地问着自己。后来得出的答案是:“果然是一场梦。”

了缘摇摇头不禁自己笑了起来,又自言自语说道:

“了缘呀了缘,没想到你也动了凡心。”

确实这是一个梦之后,了缘终于睡了一个好觉。

次日的黄昏,他又坐在这处悬崖边上,参悟世间的忧伤了。

不想,又是一颗果子落在了他的头上。这一击仿佛是一颗炸弹一般,炸开了了缘的心,像花一样的盛开着。他猛然一回头,天啊,柳慧君正站在他的身后,朝着他开心的笑着,笑得多么灿烂,多么真实。

大概是承受不了这份惊吓或者惊喜,了缘昏了过去。

当他睡来的时候,又是黑夜了。只不过,这次柳慧君在这悬崖之边,古树之下燃起了篝火,她正烤着野菜和红薯,闻着这味道,了缘感到肚子里也咕咕叫了起来。

“饿了吧?”柳慧君递给他一个红薯说:“把它吃了。”

虽然很饿,但是了缘接过红薯后,还是一口一口慢慢的吃,他低着头吃得相当认真。

“你是不是喜欢我?”

柳慧君突然这样一问,了缘不知所措,紧张得把红薯都掉在了地上。

柳慧君哈哈笑了起来,帮他捡起了红薯,拍了拍上面的尘土,又重新递给了他:

“你怕什么?我逗你玩的。”

“柳姑娘不要开玩笑了,我可是这个出家人。”

“出家人?”柳慧君这回一本正经的望着他道:“那我来考考你的佛理如何?”

“请考。”

“千云万水间,中有一闲士,白日游青山,夜归岩下卧。倏尔过春秋,寂然无尘累,快哉何所依,静若秋江水。”

“请问,这是一首什么诗?”

了缘笑了笑说:“这是一首禅诗。”

“那你说说这诗里面有什么禅可参悟的?”

“这是一首抒写自心禅悦境界的诗,万缘放下,寂然无侣,不生贪著的‘闲人’境界从自心中流出,而不是靠外界环境来创造禅境的。”

柳慧君拍手称好:“这是小意思,我还有更难的。”

“请出题。”

“还有一首禅诗,听好了。”柳慧君接着出题道:

“岩前独静坐,圆月当天耀,万象影现中,一轮本无照。廓然神自清,含虚洞玄妙。因指见其月,月是心枢要。”

“这又是什么诗?”

了缘闭眼回味了片刻,慢慢道来:

“这是禅诗中吟风咏月的句子,虽然世俗凡诗也有此种境界,但与禅僧所证境界自有不同。禅僧所咏,如因指见月,亲证自性光明境界,俗诗所咏,留恋世间月圆花鲜,迷上加迷。”

“这个道理谁都懂,”柳慧君一脸地不屑:“我是要你说说这首诗的意义。”

“柳姑娘没急,我正要道来。”了缘依旧不紧不慢,在佛理之中,他完全没了刚才的那种紧张和羞涩,又重新找回了那个自信且洒脱的了缘了。

“禅诗中的咏月句有三种譬喻:一是自性清净义,离贪欲垢,二是自性清凉义,离嗔恚忽热恼,三是自性光明义。”了缘说:“这就是与凡诗不同的境界了。”

柳慧君点点头,向了缘投去了热烈的目光。

“还不错,我还知道一首诗,你敢接吗?”

“请讲。”

“听好了。”柳慧君这次也放慢了节奏: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柳慧君边念着诗边把脸移到了了缘的脸边,两人渐达到零距离,都能清楚的感到对方的呼吸。了缘的心飞速地跳着,好像就要碰出来一样。柳慧君轻声问道:

“你说,这道诗是禅诗还是情诗?”柳慧君一双明亮的眼睛温柔地对视着了缘,了缘开始呼吸急促,完全回答不出这道问题。

“你说啊!”柳慧君的声音更加的轻细了,她把脸靠得更近了些,一道香吻就轻轻地扣在了了缘的唇上。了缘全身僵硬,然而这道吻却持续了很久很久。

直到了缘对柳慧君说:“我要脱掉这身袈裟,与你做对鸳鸯。”

可是好景不长,他俩本该要私定终身之时,主持了尘大师却说柳慧君是妖魔所变,阻止了他们的这段孽缘。

然而,了缘心意已决,抛开佛法修行,一心带柳慧君下山。

那天夜里,全寺院的和尚都出来阻挡了缘,而了缘当着众人和佛祖的面大声地说:

“如果柳慧君是妖魔,我将用我的爱去感化她。”

然而,没人能够听得进这样的话。他带着柳慧君奋力突围,但终究被了尘飞过来的一串佛珠击中了后脑,当场就不省人事了。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好像往常一样。但柳慧君不见了。

他跑遍了整座大山,寻觅到各个角落,都没有见到柳慧君的身影。

了缘开始沉默,他终于有了忧伤。

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坐在与柳慧君相遇的悬崖边上,有的人说他在等待,有的人说他在悟道,有的人还说他想自杀。

但最终,人们看到是另一个了缘了。

他那清秀的脸被风抹去了光泽,他那光秃秃发亮的脑袋生出了许多杂草一般的粗毛,他的白袍变成了黑色,他的聪明智慧没有了,他疯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后主归位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