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目录] > 第24章::后主归位8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第24章:后主归位8

玄小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娥皇读出了李煜的真情与真爱,她回想起自己的一生,不愁吃穿,而且贵为皇后,母仪天下,又得到才情俱佳的李煜的垂爱,这辈子真是享尽了人间艳福,世上还有哪个女子能比自己更加的幸福呢?

娥皇也很清楚,自己占了太多的福泽了,短命也是上天给予的公平待遇。因此,她也宽慰了许多,她请求古驰为她从墙上取下琵琶,这个琵琶让古驰再熟悉不过,这就是那把让他和白易差点丢了性命才得到的“烧槽琵琶。”娥皇见李煜拿着琵琶发呆,心想,定是李煜想起从前那幸福光阴,又不禁悲伤起来。她轻声温柔地对李煜说:

“臣妾要为皇上再弹奏一曲。”

娥皇全身无力,但依然坚持弹奏。她忍着病痛,拨响了琴弦,每个音符都注入了对李煜深沉的爱。

古驰听着也为之动容,他没想到自己会流下泪来。若是换作了白易,想必也会为自己如此深情的弹奏。

窗外北风呼啸,无情地摧残着枝叶,冰冷得像是地狱。而在屋内,娥皇尽情地宣泄着最后的爱恋,爱就像潮水一般包围着他们俩,他们管不着外面冷凉的世界是多么的无情,他们只是深切的注视着对方,在琴音之中,表达着爱,表达着不舍,表达着生生死死都要挂念的决心。

琴音一落,娥皇已是汗流如注,她再也没有力量去拿住琵琶了,她的身子一软就倒在了床上。古驰立即上前一把抱住了娥皇,紧紧地,生怕她会化作气体,消失得无影无踪。

古驰抱着娥皇大声地哭了起来,他被悲伤侵袭了全身,尽情地哭着,抽泣着,像个孩子,也像个没家的人。那个时候,古驰不知道为何会哭得如此伤心,他说不清是为了娥皇,还是为了白易,但他就是想哭,他紧紧抱着娥皇,最终的原因只是一个,那就是不愿见到娥皇死去,不愿失去她,他要好好地爱她。

娥皇也是第一次见到李煜如此地伤心,她也哭,哭得比他的声音还要大。

这二人抱头痛哭了一整夜,只换来了古驰一句话:

“娥皇,你我生生世世都在一起。”

就是这一句话,让娥皇泪流语塞。

次日清晨,娥皇从阳光中醒来,她第一次哭得这样地痛快,哭掉了心中一切的烦扰,她似乎看透了一切事情。她起身走到窗前,看到窗外风景依旧,又想起了自己和李煜共同走过的短暂的十年光阴。

这十年来,李煜给了她太多的爱,他们在一起除了欢笑就是爱恋,从未争吵过,两人就像是一个整体谁也离开不得。她又想到了自己的家妹,妹妹与李煜相好,本该令她产生绝望和伤心,但事到如今,即便李煜还只爱她一人,那也只能是个梦想了。因为,娥皇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离死亡很近了,昨夜再深情的一幕,想必也是最后一次了,她没有什么遗憾的,除了对李煜的不舍之外,娥皇真是想透了一切。她只希望妹妹能陪着李煜走完一生,代替自己好好爱他。

娥皇站在窗前平静地想着,回忆着过去的快乐时光,想着想着就感到疲倦了,身子累了,支持不住了。她慢慢地走到床前,正准备睡下去等待着死亡时,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事情,她急忙传唤宫女去取笔墨,原来她想趁自己神智清醒时留下一纸遗书,把心里想说的话写在纸上。

当宫女去取笔墨之时,娥皇又强撑着身子到墙上去取那把烧槽琵琶,她把琵琶紧紧抱着,坐在桌前,等待着宫女的笔墨。

当笔墨拿来之时,她把琵琶平放在桌上,她无力地举起笔来,谁知只写了“请薄葬”三字,就觉得力不从心,无法再写下去了。娥皇弃笔倒在了桌上,一只手还扶摸着那把琵琶,然后就怅惆地离开了人世。

古驰没想到,今早的短暂一别居然是与娥皇的永别。他或许完全把她当成了白易,当听到娥皇死去的消息后,简直是连滚带爬地冲进了娥皇的寝宫,宫内跪满了宫女,她们的哭声很悲伤,那是因为李煜和娥皇的爱情感动了她们,所以,她们都为了这种情深意切的感情抛洒了一掬同情的泪水。

现在,娥皇安静地躺在了床上,她不会在哭了,也不会在为李煜弹琴。古驰走到桌边,看到了那把烧槽琵琶,终于明白了白易为何会奋不顾身地去得到它,原来这里面藏着娥皇的无限深情。他拿起这把琵琶,也同样地紧紧地将它抱在怀里,就像娥皇死前的样子。

当他看到娥皇留下的遗书后,他轻声念道:“请薄葬……”时,一滴泪水流了下来,滴到了纸上,打湿了这三个字,古驰只能声声叹息:“红颜知已啊。”

说完后,他的眼睛彻底的湿了,他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事物,包括娥皇,他喊叫着,他晕了过去。

当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还未能从娥皇的悲痛中走出来,却发现一切都变得冷冰和萧瑟了。他再也看不到江南那种诗意风情,也见不到熟悉的宫女和宾妃。他叫来一个待从问道:

“怎么在一夜之间,变得物事人非了?”

那位侍从不明古驰之意,回话时也不下跪,只是轻描淡写的道:

“小人不明白了违命候的话,什么物事人非,你昨儿不是还在这里生活得好好的吗?”

古驰一惊:

“你叫朕什么?”

那人听古驰自称是朕,呵呵地冷笑了两声:

“我想违命候又做起了往日当皇帝的梦了吧?”这人说话甚是轻蔑,完全不把李煜把在眼里:“你现在已经在汴京了,看清楚了,这里是大宋王朝,不是你的那个南唐小国。”

古驰听完这话,差点吓倒在地。心想:“这是怎么回事啊?刚才还在娥皇的寝宫,现在就到了汴京,还做了降王。”

古驰挥了挥手,令那人退下,他不愿再看到写在那人脸上的奴才样子。

古驰无奈地走进庭院,只见这个降王府也甚为宽敞,而且还建在风景秀丽的汴水岸边。这是一幢屋宇连甍,花树掩映,颇具江南特色的园林式建筑。黑漆描金的正门两侧,各有一尊口中衔珠的石狮雄踞。

但古驰怎么也开心不起来,没想到自己一下子经历了这么多离别之痛,一开始离别了白易,不知何故回到了古代,后来又离开了娥皇,自己还一次次地痛哭,而现在又离开了自己的皇宫,来到这小小的庭院,受着小人的气。

这时一道圣旨传来,是北宋皇帝赵光义的圣旨,旨意是命小周后火速进宫,陪皇帝侍寝。这道圣旨令古驰极其愤怒:

“什么?你再说一遍?”古驰抓住宣读圣旨的宋官,差点撕打起来。这时小周后跑了出来,一把抱住古驰,冷冷地说:

“算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当你是皇帝的时候就应该学会反抗,现在,什么都晚了。”

古驰听到小周后的话,心中一凉,坐在了地上。他眼睁睁地看着小周后离去,而小周后神色黯然,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一连几日,古驰都不曾见到小周后,他对于小周后也并没有太多的眷恋,他只是受不了这宋朝欺人太盛,如此羞辱李煜。而古驰哪都不能去,只能独自发愁。

一天清晨,他听人说到小周后回来了,正在屋内睡觉。古驰这时想去问问小周后到底发生了何事?所以,就进了小周后的房间。

进房之后,只见小周后身着“天水碧”面料睡衣,胸前绣着几朵粉红的含苞待放的荷花,正在垂着蝉翼般半透明纱账的绣榻上酣睡,一头又黑又亮的秀发抛散在枕畔,两支白嫩如脂的手臂,一支弯曲着紧贴面颊,一支半曲放在腹部。古驰从头到脚打量着眼前这位半掩半露的睡美人:端正秀美的五官,丰满坚挺的乳fēng,窈窕纤细的腰肢,光洁修长的双腿。他的心中不禁一怔,几乎脱口而出:她与娥皇何其相似!无意中一抬手,碰响了门饰,将本来就神经紧张的小周后惊醒。

小周后见是李煜,连忙下床请安。古驰轻轻扶起她,深感自责地说道:

“让皇后受苦了。”

小周后听了这话,鼻子一酸:

“臣妾哪里还是个皇后啊,现在已经沦为赵光义的奴隶了。”

古驰叹了口气,看着眼前的可怜人,真想一头撞死。

“我李煜无能,不能给你幸福。”

小周后哪里能听李煜如此自责的话,用手挡住了李煜的嘴,眼泪不住地流了下来。降宋后,她被宋朝封为郑国夫人,但却自身权益难保。赵光义为了羞辱李煜,召她入宫陪宴侍寝,一去便是多日,迫使一往情深的伉丽,咫尺天涯,难得团聚。赵光义就是要让李煜尝一尝“江南剩得李花开,也被君王强折来”的痛苦。

小周后扑在古驰怀中,向他哭诉赵光义对他的无耻威逼和野蛮摧残。古驰越听越气,一边哀叹李煜的懦弱,一边痛恨赵光义的下流手段。

而古驰除了痛恨和长时间地与小周后抱头饮泣之外,只能强压怒火,以免小周后更加伤心。

他俩这样抱得很久,虽然都沉默不语,但都在相互舔着对方的伤口和怜悯。

正当这爱意缠绵之时,宋官又来传小周后入宫。古驰装作听不见,紧紧着抱着小周后。然后,这宋官把圣旨宣到了内房,目中全不将二人放在眼里,口口声声命小周后速速更衣。

古驰忍无可忍,跳了起来,挥拳重重地打在那人的左脸之上,那人顿时感到头部发麻,眼睛红肿起来。这个宋官从未见过这样的李煜,一时间被吓住了,立马跪地磕头说道:

“侯爷恕罪啊,臣也是俸皇帝之命。”

“滚……”

古驰一声咆哮,吓得那人退了出去。

小周后也从未见过这么强硬的李煜,心中生起了一丝快感。但她又害怕这样为会李煜带来杀生之祸,只能在平扶了李煜的火气之后,更衣进宫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后主归位9”↓↓↓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