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目录] > 第28章::身世之谜2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第28章:身世之谜2

玄小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了尘扶起跪在地上的白易和古驰,请他们坐在椅子上,他叹了口气说:“正是因为那次经历,我才知道易儿原来就是娥皇转世啊。”

“因为看到佛法经文令我兴奋异常,我读着墙上金光闪闪地经文,越读越快,越块就越兴奋。当时的感觉就像饿鬼遇到美食一般,真想一下子就把这些经文吞到肚子里去,深深地刻在心里。因为这些经文是我这辈子翻阅了所有的佛典都无法找到的。当我读到了最佳境界时,我完全就融入到了佛经中去了,然而,我融入佛法的一刹那,眼前的景象也随之发生着变化。”

了尘停了一会儿,又回到了自己的法垫上坐了下来。他紧闭双眼,一只手转动着佛珠,接着说:

“我怀里抱着的易儿,突然长大了,她从我的怀里跳下来,朝着前方跑去。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仍然向前追她,只见她推开了一扇门,正是这扇门把我带入了她的前世。门的那一面正是李煜的南唐皇宫。只见白易快乐地跑过去时,李煜一把将她搂在怀中,他说:‘为何刚刚才回,真的好叫我思念啊。’只见白易羞涩地躲在李煜的怀中,娇滴滴地说:‘娥皇再也不离开你了,生生世世都陪在你的身边。’听到这样的对话,我自然一惊,原来我怀里的女婴就是李煜的大周后娥皇。娥皇与李煜紧紧相拥,好像真的是天塌下来也不会分开的样子。李煜温柔地说,‘你不在的这段日子里,我又新填了一道词,我把它写下来,你来评评看。’娥皇开心地说,‘臣妾这就去拿笔墨。’娥皇转身离去,很快就在桌上铺好了澄心纸,磨了廷珪墨,就等李煜来写了。李煜用左手牵着娥皇,右手则写下了《玉楼春》:

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笙萧吹断水云开,重按霓裳歌遍彻。

临春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味切。归时休放独花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写完,娥皇在一旁稍加思索后评论道:‘立意谋篇均好,人物刻画亦佳,美中不足是下阙首句与上阙次句用字犯重,如果将临春改为临风,不仅可以避免用字重复,还能与下阙首句中的飘字紧密呼应,更加顺理成章。’李煜听罢,将‘临风谁更飘香屑’低声吟咏了两遍,双手用力一拍,喜出望外地说:‘妙,妙极了!真是精益求精,此句就按你说的改,你可堪称我的一字师。’说完,二人就相拥在一起。每一天,李煜和娥皇都是形影不离,感情日渐深厚。李煜为她填词作诗,娥皇为他扶琴解忧,真是天上人间,好不恩爱。一次宴会之上,李璟赐给了娥皇一把珍贵的烧槽琵琶,使得娥皇爱不释手,本来就通晓音律、琴艺非凡的娥皇,更是在得到烧槽琵琶后复原了盛唐时在宫内流行的大型舞乐《霓裳羽衣曲》。这就样,多才多艺、互补互助的李煜和娥皇,在和谐、欢悦的气氛中,体贴、恩爱、美满地共同生活了整整十年。而在十年之后,一场重病夺走了娥皇的生命,他们曾经许下诺言,生生世世不分离。当娥皇断气的时候,李煜给了她深深地吻,并且告诉她,‘轮回千世,我们也会相遇,我会在某个地方等你。’说完之后,娥皇流下了眼泪,既使当时她早已断气了。当这滴泪流下来时,白易又跑了回来,她关上了那扇门,又把我关进了现实之中,她跑到我的面前对我说了一句话:‘帮我找到他。’说完后又跳进了我的怀里。这次天旋地转,我口中依然念着佛经,速度是惊人的快,当我念完最后一个经文的时候,终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我望着怀里的白易,她依然瞪着圆圆地大眼睛望着我笑。”

没想到,了尘也流下了眼泪,他转身面向墙壁,叹息说:“易儿是为了爱而重生的,她尝尽了轮回之苦啊,佛门慈悲,我当时就决定了要帮助她了却这段孽缘。”

了尘说:“自从那夜,我无意发现这井中藏有超度轮回、穿越时空的佛法之后,我就将其用石头堵住了井口,全寺中,只有我和了缘知道真相。其他人只知道这口井下是考验佛法境界的地方,所以也无人敢轻易尝试。”

听完了尘讲述自己的身世,白易自叹命苦,但她望着身边古驰或者就是李煜的时候,她知道,承受这般苦痛是多么的值得。

“我现在终于知道,那个乞丐为何要将你扔入井中?”了尘解释道:“我想,他是希望借助这井底的佛法,送你回到前世吧。”

“那他是如何知道这峨嵋之上的井内藏着这样的佛法呢?”古驰问道。

“这个老纳也想不透,或许他真的是个高人了。”了尘接着说:“虽然我不知道这个乞丐是谁,有何目的,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与你们俩的前世有着密切的关联。”

“乞丐?乞丐?”古驰好像想到什么,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你说那人是个乞丐?”

“是的,他是个乞丐?”

“有何凭证?”

“老纳只看到他的身上挂着布装,一只手里还捏着一口破碗,如此打扮,不是乞丐还能是谁?”

“那你有没有看到他的手上挂着佛珠?”古驰指着了尘手上的佛珠说,“就是和你那个一样大小的佛珠?”

了尘一惊,想了想说道:“当时天黑,何况情况危急,老纳没有注意。”

“古施主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奇怪了,”古驰说道:“把我送到福利院的人也是个乞丐,但我听福利院里的人说,那个乞丐不仅挂着布装、手中拿着破碗,而且手腕上还挂着佛珠。正是这一个特征,才令福利院里的人一直都记忆犹新。”

“原来如此。”了尘也站起身,身到古驰面前说,“看来老纳猜测的没错,那个乞丐还真与你们有着很大的关联啊。只不过,现在我也猜不透原因,只能将你们送回古代再看形式的发展了。”

“回古代?”白易似乎觉得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她的心里有许多疑问,但偏偏又问不出来,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到最后只问了一句最不想问的话:

“那何时能回古代?”

了尘掐指算了算,看了看屋外的天象,只觉得月朗星稀,恰巧又刚过十五,正是一个好时机。他说:“今晚,今晚就回去。”

“这么急?”古驰觉得一切都没准备好,起码在心里上都没作好准备,实在是觉得太仓促了。

“你们看这天象,与白易那晚来的时候一模一样,我刚才算了算,正好就是一道小轮回,今夜才是最佳的时机啊。”了尘边说边将他们拉到屋外看天空的气象。

“那不用准备什么吗?”白易问道。

“你的烧槽琵琶呢?”了尘问道,“只要有了烧槽琵琶,穿越过去就易如反掌了。”

“在我房里。”白易说道,“我这就去取来。”

“慢。”了尘拦住了白易,“你和古施主先在此处休息,我去取来。”

“不。”白易也拦住了了尘,“师傅,还是我去取吧,我对那琵琶有感情。”

了尘无奈,只好点头应允。

他拉古驰回到屋内,告诉他越穿时空时要注意的事项,同时也等着白易回来。

但时间一分分的过去,白易走了已经有大半天了,却迟迟不见归来。古驰有些心急了,他再也坐不住了,坚持要回去找找白易。其实,了尘早已看出白易有心事,只后悔刚才没能挡住。

了尘说:“不可能这么久,莫非出事了?”

古驰听到这话就更加着急了,他立马夺门而出,朝白易的房间奔去。

“古施主,且慢。”了尘再后面追逐,“我也同你一块去。”

他们二人加快脚步赶到白易的屋前,古驰发觉此处异常寂静,立马就觉得不对劲了。他跑上前去推开屋门,只见里面空空如也,不仅白易不在,就连那把烧槽琵琶也一起失踪了。

不过,他们在桌上发现了白易留下的纸条,上面写着:

“古驰,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穿越回去,我有满腹的疑问未解,若这样回到了过去,必定成为他人的棋子,到时候你我一样不会幸福。现在,我心中最大的疑问就是了缘师叔,我不相信他会做出伤害我的事来,因此,我要找到他,向他问明一切,或许他才是关于我们前世最重要的人,或许只有他才能改变我们爱情的悲剧。古驰,别问我为什么会这样做,为什么会这样想,因为我也找不出原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凭感觉罢了,但我知道,有时候我的感觉是很准的,不管怎样,我都会查明一切。为了我也为了你,我只能选择暂时离开你,如果我一有消息就会去找你。古驰,我爱你!白易亲笔”。

……本章完结,下一章“:诗词大赛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