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目录] > 第32章::风流才子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第32章:风流才子

玄小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可爱、帅气、阳光、深沉、有才华、万人迷……

这是人们加在古驰身上的词语。

只要古驰一出现,人们就能想到用这些美好的词语去形容他,然后就会引来一些女人的尖叫。古驰轻轻地挥手,淡淡地一笑,就能激起千层浪,他的力量变大了,那是因为他的魅力变大了。

他那个从前被人取笑的马桶盖子头,现如今成为了一种时尚,从而在学校里牵引出一道滑稽的风景线。因为一帮男生和男老师们也把头修理成了马桶盖的样子,当他们在校内招摇的时候,试图找到古驰那种粗俗地气质,但他们如何变化,也只能成为笑话,女人们常常不屑一顾地、带有调侃的口吻评价着这些人的行为——“瞧,这些马桶长短圆扁,不知道好不好用?”

现在的古驰再也不愿去评价别人的内衣裤了,因为再怎么洁净的内衣裤也只是一件毫无生命之物,古驰的心里只有白易,若是有她相伴,世间所有景物都是色彩艳丽、淡雅别致的;若是无她相随,世间所有景物定然是死灰一片,阴郁沉沉。

又过了一段日子,古驰在众人面前依然是那个看破俗世,像个谜一样的男人。可当他独自一个人时,他流露出来的神伤全是那份相思之爱。

尤其在暮春雨夜,更是古驰最为伤神的时分。窗外的潺潺细雨,不仅使他深感春意阑珊,而且更为他本来就够凄凉的心境又添一重凛冽的寒意。这也的心境与那李煜被降之后是何等的相似。古驰不在乎这是否是李煜的感伤情怀触动了自己,他只在乎自己真的离不开白易,没有了白易,世上哪里还有春天,只可惜如今天所见之景无非是空中幻影,一瞬即逝,什么天长地久只是痴人说梦。

他常常在夜深沉的梦中,听见白易的琴声,因此,他又立刻追着琴音奔去。可惜这忱黄梁美梦总被雨打风吹去,只留下孤独的影子呼唤着白易,呼唤着娥皇。

然而,天一亮,古驰还是像原来一样站在众人的面前。他不去打听任何事情,也不爱搭理任何人。他的数学课依然引来许多围观者,他的肢体似乎越来越不羁,但却深深地勾引着所有的人如痴如醉。

至从那次比赛之后,学校的语文课也大受欢迎了。因为语文课都改成了公共课,所有年级的学生都一起上课,而这讲课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古驰。

他的授课方式一样奇特,每节课他都要抱着一卷宣纸、笔墨走进课堂。这是干嘛?原来古驰是以作画的方式来传授如何作文、作诗。他总能在一卷长长的纸上画出优美的图画,这些图画中有的是风景、有的是美人、有的是凤凰起舞、有的是双龙戏珠,当然,还是水中的鱼儿,游乐中溅起层层涟漪,还有双双飞舞的彩蝶,小小翅膀中抖落着人间的花香……

这些画由古驰画出真是传神至极,而且画完每幅作品都是几分钟的事情,令人惊叹不已。他要求学生以画中之景象来作文或者作诗,立意自定。这样就出现了千奇百怪的文章,各人有各人的思想,仅仅从看一幅画就能将其思想展放出来。学生们不仅对写文章有了兴趣,就连这画画也成为了他们的兴趣。

如此一来,古驰独占了三大学科,数学、语文和美术。这三种学科的老师当然有了危机感,但他们对古驰又嫉妒又崇拜,但这嫉妒之心最终会战胜崇拜,他们排挤古驰,以冷淡对之。殊不知,古驰最在意是就是清清净净,最不在意的就是这些人事争斗,如果可以,他愿意离开这里,但是为了白易,他不能离开,他相信白易一定会来找他,所以他就在此等侯,将一些冷眼冷语抛在身后,他总是当着众人的面说:

“我天生有才,我来到这个世上,就是要令所有人嫉妒,包括老天爷。”

男老师们都无容人之量,在这所学校里,古驰没有朋友。当然,他不需要朋友。女老师们个个都爱上了古驰,她们总是要一堆苍蝇一样扑过来,令古驰也惊恐万分。

此时,只有张小莉和莫回头保持着外表的冷静。她们的殷勤是默默地奉献,这样也不失她们的骄傲和高贵。

知道古驰爱词,张小莉就投其所好。

一天夜里,古驰抱着刚买来的琵琶,胡乱地弹着,每一个音符响起都代表着他对白易的思念。但这些音符组合起来实在不成曲调,苦涩刺耳,仿佛一支支利箭飞来只插心脏。但古驰恰恰就是心痛,弹奏这样的曲子才真是有感而发。

张小莉就是在这个时候走到他的门前,她一听这曲调就觉得两耳发麻,无法忍受,但即便涩音致人死命也要强忍着听下去。在古驰弹奏之时,她并非抬手敲门,而是在门外静静地承受这份痛苦,每一个音符都在打击着自己的神经,她咬牙忍受,一只手还按着心脏之处。琴音漫漫,尖涩难堪,张小莉紧闭双手,逼出了眼泪,她觉得快要窒息了,心痛无比,伤心无比。

伤心?为何要伤心?张小莉也不明白,但就是这样的琴音令她体会到了一种伤心的味道。苦苦地或者甜甜地。

终于,琴音停止了,张小莉的心痛也慢慢在恢愎,她轻轻抹去眼角的泪水,却升起了莫名的爱怜。

镇静一会,她敲响了古驰的房门。

“古老师。”张小莉站在门口,一身白衣休闲装,清纯可人,长发披肩如瀑布般倾泄而下,一双大眼睛中还闪烁着水花,红唇在这沉醉的夜中显得分外诱人。

“张老师?”古驰刚刚从他的琴音中回过神来,又见到如此美人站在门口,一时间产生种种错觉。“你……有事吗?”

张小莉从身后拿出一个本子,摊开时上面以娟秀的笔迹写着一首词。“古老师,这首词我特别喜爱,你能否与我讲讲?”

这首词正好是李煜的《乌夜啼》: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古驰一见此词,轻轻笑道:

“张老师也爱这伤心地词儿?”

张小莉掩嘴笑说:

“人生在世,总归有些伤心的事儿,而这些伤心的事儿又是那样的刻铭骨心,读一读这样的词,恰巧就找到了共鸣。”

“你可知此词是谁作的?”

“李煜,”张小莉说,“据说他是个风流的才子,享尽了人间艳福。”

古驰轻轻摇头:

“享尽了人间艳福不假,但也是痛苦而终啊。”

“这也算是公平。”

张小莉的这句话,令古驰突然读悟到了人生的意味。他想,人生得意太多,享福太多,终将损了福泽,最终的下场只能是痛苦难言,今生与白易相遇,正是上天给的机会,尝尽这人情冷暧,方知人间情爱得来不易啊。

张小莉见到古驰发起呆来,样子痴痴傻傻甚是可爱,不禁扑哧一笑。这一笑古驰又回过神来,恢复了之前的神色:

“张老师,我正在想你的内衣裤洗干净了没有,你却打乱了我的思绪。”

“呸,你还是这般德性。”

“好了,来看看这首词。”

“对了,这李煜到底有何伤心之事?”

古驰又重新念了念这首词,然后说道:

“李煜是亡国之君,他不仅葬送了自己的国家,而且还被宋王朝幽禁起来,你说这还不伤心吗?这首词抒写的正是他亡国后被幽禁时的孤独和寂寞。一怀愁绪,难以排遣,像乱丝一样,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咀嚼这深沉的别人不可体验的苦痛。”

古驰叹了口气接着说:

“李煜从皇帝变成了俘虏,生活在监视之中,言行很不自由。宋太祖赵匡胤死后,他的弟弟赵光义即位,对他更加刻薄,而且防范更严,不许越雷池半步。李煜终日“以泪洗面”,才40来岁就两鬓苍苍了。心中有话要倾吐,只得以曲折隐晦的方式来表现。

听完,张小莉皱着眉,低着头坐在一边叹息地说:

“唉,我还以为这李煜有多么地多情呢,初读来还以为是一首失恋的词,却不想只是一首亡国词。”张小莉显得有些失望,她本想借着词意来表达自己对古驰的爱慕,只怪自己选错了词。

“多情?”古驰哈哈笑了起来,“李煜就是多情的种,要不也不会落得如此境地了。”

“是吗?”张小莉突然来了兴致,“那你倒说说,他如何多情了?”

“你可知李煜的有两个皇后?”

“不知。”张小莉睁着大眼睛,期待着有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

“李煜的第一个皇后,人称大周后,不仅长得美艳动人,而且饱读诗书、通晓音律,尤以琵琶更甚之。”古驰说到这里又想到了白易,他很自然地把琵琶抱在怀里接着说道:“大周后娥皇嫁给李煜的时候是19岁,当时李煜才18岁,即便大了一岁,而且又是政治联姻,但丝毫没有影响他们的相爱。李煜作词,娥皇谱曲,每一天都在诗词、美酒、音乐和舞蹈中过度,美美满满快乐了整整十年。但十年之后,娥皇突然病逝,留下李煜伤心欲绝,他痛失爱妻,常常独自伤感,恨不能随她而去,自己的爱还没完全为她付出。而此悲伤之时,娥皇的胞妹进入了李煜的生活,她就是后世人们所称的小周后。小周后当时也不过十八九岁,宛如娥皇在世,李煜第一次见过就被深深吸引,他觉得娥皇又回来了。而小周后也同样被李煜的才华所迷住。就在一天夜里,小周后来到李煜房间,把一切都交给了他。本来李煜可以把对娥皇的爱转到小周后身上,但是好景不长,此时已经是南唐国亡国的时候了。终于,他们都成了宋朝的俘臣,归降宋朝后,李煜没能力保护,更别谈自己深爱的人了。小周后经常被赵光义请去侍寝,这一点比亡国更让李煜痛心。看到自己心爱的人被他们任意践踏而无反抗之力,这时的李煜只能抱着小周后给予她仅有的安慰。小周后爱李煜,为了能让李煜活着,她甘愿承受这般苦痛。”

古驰说着也流下了眼泪,他转过身去偷偷地抹泪,继续说道:

“这首乌夜啼,说它是亡国之词,也可以看作是悼念爱情的伤心之词。正是娥皇的早逝、小周后的献身才令李煜深感愧疚,他爱她们,可是如今只有一死,这爱如何再延续?”古驰这样问着李煜,却也是再问着自己。

说完后,古驰又抹了抹泪水,转过身来对张小莉笑着说:

“你觉得李煜多情吗?”

张小莉突然站起身一把抱着了古驰,说:

“他是多情,但他不好。古驰你比他好,你比他有才!”

古驰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轻轻推开抱着他的张小莉。

“张老师,我古驰给不了你幸福。”

张小莉又一把抱住他,哭着说:

“古驰,我不要幸福,我只要你!”

古驰使劲地摇头,又一把推开了张小莉。

可这时张小莉开始解开她的外衣,边解边说:

“古驰,你看看我的内衣,我就穿在身上让你看个够,你看看我的心灵是否还洁净呢?”

古驰没见过这样的情况,即使他也会想到女人而兴奋,但他却不愿见到如此的情景。他转过身去,背对着张小莉说:

“我的心里只有白易。”

张小莉听到这话,眼泪涮涮地流了下来,她伤心到无言,她哭得到全身发抖。她把脱下的衣物扔在了古驰的床上,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出屋外。她最后一句话也没留,但她心里一直在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就这样,在这个黑夜中,有个美艳动人的女人穿着雪白的内衣在奔跑,眼泪却洒在了身后。

……本章完结,下一章“:伤心爱念”↓↓↓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