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目录] > 第39章::先知预言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第39章:先知预言

玄小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古驰四人沿着石阶缓缓向下之后,就听到了白易和了缘的这番对话。古驰神经一紧,只怕又是错觉,向身后望了望其余三人的表情,张小莉和莫回头对视片刻,眼神中满是惊疑之色,似乎也听到了对话。忠臣更是一副诧异的色qíng,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能听到这一男一女的声音,以为在这谷中,除了古驰三人之外,再一定不会有别人了。可是……忠臣张大嘴巴,想要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古驰这时才相信并非幻觉,他在心里呼喊白易名字何止千万次,这一回可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找到了白易,失去了什么都是不重要的。古驰露出傻傻而僵硬的笑容,以一步三级石阶的速度向下奔去,刚转过一面墙壁,只见白易正跪在了缘面前,那把烧槽琵琶竖立在石台的下方,而在石台的上方,了缘端坐于此,双手呈兰花之状以向上之姿态放于盘腿两侧,腰间直立,双目紧闭,真乃一尊佛祖之像。

“白……白易!”

古驰本是急切地呼喊,却声音变得短促而失了底气,一时之间令他十分紧张。

白易身子一颤,慢慢回过头来。古驰呆傻站立着,半天移不动步伐,心儿却早已飞到了白易的身边。白易轻轻抹了抹眼角的泪水,露出来久违了笑脸,有着阳光融化冰河的力量,同时也融化了古驰冰封的心脏。一个箭步向前,将跪在地上的白易拥入了自己的怀里。白易感动得泪光闪闪,似乎所有的不幸和委屈在此时都化为乌有;古驰紧紧的抱着她,已经将所有的责任都揽在了自己身上,包括她的不幸和委屈,古驰目光坚定,力量十足,即使没有任何言语,也是一种感动。

张小莉和莫回头在其身后也悄悄抹着眼泪,她们完全明白爱一个人为其付出的伟大,也许这样的伟大只是个人的伟大,但却是爱的意义。

“古驰……”坐在一旁的了缘终于开口说话了,“时间紧迫,先看看这洞内的预言吧。”

“师叔……”白易目光中满是怜惜,“请师叔务必多保重啊。”

“了缘师叔怎么了?”古驰问道。

“他受伤了。”白易正要说明缘由时,了缘却说:“易儿,此事以后再说便可,先让古驰看看此处的先知预言,因为贫僧算到此有一劫,实不可耽搁太久啊。”

“先知预言?”古驰这一次才开始环顾四周,看清这洞内的情景。

原来此洞是一个大溶洞,经过石灰岩地区地下水长期溶蚀,使此地到处呈现出千奇百怪的溶岩。但奇怪的是,溶岩之上却刻有文字,不知是天然而成,还是人为雕凿。

“这些都是南唐国的先知在上面雕刻的,”白易解释道,“据师叔说,当时雕刻之时,是完全看不出上面的字迹的,经过这些石灰岩的变化后,这些字迹才慢慢显现出来。然而,这些文字记载着南唐国的过去和未来,先知们早已知道在千年之后,会有南唐后主转世之人到此,因此他们把南唐国的几件大事都记载下来,其中包括如何挽救南唐的预言。”

这些文字刻在每根垂吊的石岩之上,分不清何是开章,哪是结尾,古驰随便看到一根石岩上的文字,大概是历史部分:

第一根柱上写道:

公元937年,正月,知诰立宗庙、社稷,置左右丞相以下百官,建骑兵八军、步兵九军,以金陵为西都,广陵为东都,与吴帝分庭抗礼。三月,知诰立景通为王太子。七月七日,景通第六子从嘉生。十月,吴帝杨溥下诏禅位于知诰,知诰即帝位于金陵,国号唐,后人称南唐国,改元升元。封己之诸子为王。随后,吴王景通更名为璟。

第二根柱上写道:

公元939年,正月,徐知诰恢复李姓,更名昪。

这些都是后人皆知之事,在古驰看来根本算不得什么秘密。只是祖父李昪即位大统的过程罢了。

古驰走马观花式的浏览这些文字,全在历史之中徘徊。而当走到北宋建隆二年之时,古驰才停下了步伐:

公元961年,已是北宋建隆二年。六月,南唐国君李璟卒于南昌。从嘉遣使告哀于宋,请追复帝号,许之。谥为明道崇德文宣孝皇帝,庙号元宗。七月,从嘉嗣位于金陵,更名煜。尊生母钟氏为光穆皇太后,立娥皇为国后。

关乎李煜与娥皇之命运,就如同关乎古驰与白易之命运一样。古驰放慢脚步一一读来:

公元964年,二月,赵匡胤生母昭宪皇太后卒,李煜遣使贡宋安葬银万两,绫、绢各万匹。十月,李煜次子仲宣卒。十一月,李煜之妻娥皇卒。李煜悼息痛伤,亲撰《昭惠周后诔》并悼诗数首。

古驰读到此,又想起自己亲身回到李煜体内,感同娥皇离世之悲痛之景,他看看身边的白易,不禁伸出左手将她的小手捏入掌心,生怕再与她离别。

古驰继续浏览:

公元976年,十月,赵匡胤卒。晋王赵光义即帝位,是为太宗。十一月,赵光义进封煜为陇西郡公。

公元978年,七月七日夜,李煜为赵光义遣人以牵机药毒杀。后赠太师,追封吴王。十月,以王礼葬李煜于洛阳之北邙山。是岁,小周后悲不自胜,亦卒,与李煜同穴而葬。

古驰读毕,知道李煜到此已完结,令他又悲伤的是,小周后也随之而去,想到李煜,也就是自己的前世如此负人,伤心,所爱之人都不得善终,实在是心中有愧,即悲愤又无助。

古驰又将步子向后移去,在新一段的石岩之上,却写着这样的文字:

公元2006年8月11日,农历七月七日与公元978年七月七日连成一线。李煜回归,周后继位。

古驰心中一紧,今日几月初几?白易从进洞之时早已忘了时日,那位年迈的忠臣更算不上在时间里的人类,只是古驰还依旧记得,出门来寻白易的日子已是夏日,但是时间飞逝,古驰也记不太清楚了。

“谷中一时辰,人间已逝三光景。”了缘说道:“古驰,你终于看到你们命运轮回的开始了吧。没错,现在正是公元2006年8月11日,也就是农历七月七日,这是你的生日也是你的祭日,更是一个起点日。”

“这……”古驰又看看上面的文字“七月七日连成一线”,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道:“我还是不能明白。”

“上书,七月七日连成一线,指的是今日才是你们轮回之时,你们将在此地此时回到过去,先知,早已预言,南唐国气数未完,李煜的爱情未完,你们从此再续前世缘。”

然而,古驰有一事未明,向了缘质问道:

“那么此事与你又有什么关系?你又为何要装疯卖傻?”

了缘睁开双眼,叹了口气,正待说明一切之时,一阵笑声从石壁之后传来,随着笑着的渐渐放大,古驰终于看清了此人,原来这人就是当初为古驰和白易算命的乞丐,也是带领古驰进入秘谷之人。

张小莉和莫回头亲眼看见是他把古驰推了进去,对他早有敌意,纷纷上前阻挡他的去路。

“哈哈哈,”这乞丐连连发笑,“这其中的秘密就让我来告诉你们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阴谋诡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