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目录] > 第40章::阴谋诡计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第40章:阴谋诡计

玄小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乞丐到底有什么秘密要说?当时给古驰和白易算命后,留下的那句“万万千千说不尽,不如推背去归休”,此刻又萦绕在白易心中,她再一次问自己:“此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推背图》上的谶语?”白易再见这个叫李无知的高人,心中有着不祥的预感,他到底和这件事情有什么关联呢?

“小老弟切勿心急,”李无知一把推开挡在他前的张小莉和莫回头,大步走到古驰面前说,“就让我来告诉你们这其中的秘密吧。”

“哼,”古驰心有不快,“枉费我敬你是大哥,没想到你却从中害我。”

“害你?”李无知摇摇头说道,“若我有心害你,何必如此麻烦?若我有心害你,你又如何能找到白易?”

古驰圆睁大眼,目露凶光,此刻的模样已不是那个人见人欺的古怪人儿,而且多了一份威严,令人看了,不禁心中一冷,发虚起来。

“帮我找到白易?莫不是你另有所图吧?”

李无知不敢再做狡辩,转过身去对着了缘说道:

“不错,我是有所图。”

白易身子一颤,觉得此人真是深不可测,越是如此越是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了。

“难不成你想夺我皇位?”古驰话中之意略有调弄的色彩,自是不把李无知瞧在眼里了。

“嚇嚇,”李无知冷笑了两声,“你的皇位怕是连你自己都不想坐吧,我的李后主?”

“那你图什么?”

“我要柳慧君!”

话音刚落,了缘难抑心中内伤,一口鲜血喷发了出来。他望着这个叫李无知的人,一种恐惧之色直串眼帘,一个学佛之人,竟然如此情绪难定。李无知又哼了一声,表示无比的轻蔑。

“你到底是谁?”了缘曾经的洒脱早已不复存在了,从那日失去了柳慧君开始,他的潇洒以及尊言都荡然无存。

“你到底是谁?”古驰上前挡在了缘面前,即使他对了缘也存怀疑之心,但那段与柳慧君相识相爱的往事,却令人深深感动,所以,在古驰心中了缘也是天下可怜的痴情之人。古驰不忍见到了缘如此狼狈之态,立马冲到李无知面前,抓起他的左手,连声问道:“你与柳慧君又有什么关系?”但当古驰抓住他的左手腕时,从破旧的衣衫中摸到了一串佛珠,古驰立即松开手,向后退了两步。他简直不敢相信这眼前的一切,半张着嘴巴,脸上写满了惊惧,他回头以同样地表情望了望白易,白易也不知发生何事,连忙问道:

“何事?”

古驰片刻回过神来,指着李无知的左手腕说:“你的手腕怎会有佛珠?”

白易一听此话,双手捂住嘴巴,顿时和古驰一模一样的神情了。

“哈哈哈,”李无知笑着冰冷且傲慢,使二人的心都降到零点,他将衣袖往下拉了拉,有意去遮挡那串佛珠,他说:“你们应该记得是谁把你们一个送进了福利院,一个送到娥嵋山的?”

“果然是你,”古驰气愤得很,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棋子,“为什么是你?”

白易歪歪倒倒,似乎要晕了过去,古驰一把将她扶住。

“至于为什么,你们以后便可知道。”李无知又指向了缘说,“先来说说这个了缘吧。”

“柳慧君?”古驰也望着了缘,他实在不知道,柳慧君与他们穿越古代有什么关系。

“正是这个柳慧君。”李无知说,“了缘引你们到此地,不光是为了送你们回到北宋,而是利用你们去拯救柳慧君。”

“什么?”古驰越听越不明白,“这与柳慧君有什么关系?”

“当初柳慧君就是被了尘封存此地,”李无知指了指了缘坐下的石台说道,“石台内就是柳慧君的原身,只要时光轮回一开启,石台就会裂开,而你们也将化为尘埃。”

“啊?”古驰从心底发出的这一声惊呼,让自己感到绝望,他没想到了缘会是这样一个自私的人。

“不,”了缘爬在石台之上,应该没了多少气力,“不是这样的……”了缘很想解释原由,又被李无知抢了话去。

“当那个妖女复活之后,你和白易将永远成为一对冤死的鬼,再也无法超生,什么光复南唐,什么重塑前缘,那都是空梦一场了。”李无知接着说道,“今日七夕,不宜轮回,还是回到峨嵋,找到了尘办理此事吧。”

古驰现在头脑极乱,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他痛恨身上李煜的那股冤气,为什么一定要回到古代呢?为什么不能在今生就和白易偕手到老呢?为什么到头来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就像一个任人摆布的棋子呢?古驰开始痛恨自己的生命,人生哪里还有什么阳光。

他扶着白易缓缓向洞口走去,他现在惟一的希望就是白易了,他也不打算再回什么峨嵋山了,他要让这些轮回穿越的鬼话真正地去见鬼吧。他打算绝望地带着也同样绝望的白易找到无人的地方了却此生,就算活着不能在一起,死了也可以做个伴。

白易依偎在古驰的身上,眼光却久久不离开了缘,她看着了缘无力的爬在石台上,这个曾经像父亲一样疼爱自己的人,成了如今的模样,令她难过至极,就算了缘真的有害人之心,白易也不希望了缘如此痛苦。

看着古驰扶着白易走去,他支撑着身体,费力的喊着白易的名字,他的眼中同样写满了绝望。而李无知却按住他的命门,令他无法喊叫出来。只有那把靠在石台边缘的烧槽琵琶,仍然静静地靠着,它那可怜的样子,似乎和音乐扯不上半点关系。

正当古驰和白易要走上那黑暗又闪着金光的石阶时,李无知却在身后痛苦的叫了出来。没想到,此时忠臣从后背的琵琶中抽出一把利剑,直接刺向那支掐住了缘命门的手。还是那支左手,李无知的整个衣袖都被这把利剑刺破,鲜血顺着胳膊流了下来。伴着李无知痛苦的叫声,双目失明的忠臣仍能以极快的速度把剑对准了他的咽喉。真是难得一见的高手。只差半寸,李无知可能就提早下了黄泉。但就是这半分之差,不仅留住了李无知的命,而且还令他不得动弹。

古驰和白易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们没有想到忠臣还有这一手。但是古驰不想看见流血,喝住了忠臣,说:“慢,这是为何?”

“这个老头欺负殿下,臣要杀了他。”

李无知双腿发抖,真害怕这个疯子一时冲动。他的左手臂上不断地流下的鲜血,顺着他的手腕一直流到地上,滴哒直响,此声音敲得人心烦意乱。

但古驰、白易还有了缘这回都看得真真切切,这串佛珠真是再熟悉不过了,它不应该戴在了尘的手上才对吗?

“你怎么会有我师傅的佛珠?”白易圆睁着大眼怒问道。

“哈哈哈,”了缘也笑了起来,“易儿,这个人就是你的师傅了尘啊。”

“什……什么?”这天下之事真是越来越怪了。

忠臣一听此话就觉有诈,失去了双目的他,心里却像是一个明镜。他那把快剑就像闪电一样朝李无知的面部刺去,边刺边说,“这种小伎俩,你爷爷我一千年前就会了。”话音刚落,李无知的一层脸皮就被忠臣的剑硬生生地剥了下来,挂在剑上在空中无助的摆动。

而李无知脸上的那一层皮也被划了一道长长地口子,但这依然可以令众人识别,原来李无知,就是了尘。

……本章完结,下一章“:回到北宋(第一卷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