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目录] > 第41章::回到北宋(第一卷完)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第41章:回到北宋(第一卷完)

玄小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看到事情败露,了尘也不做任何掩饰了,相反比之前镇静许多,又回到那副道貌岸然的模样。了尘取下手腕上的佛珠挂在拇指与食指中间,双手合十,口中依然唸着“阿弥陀佛”,还是那样的慈眉善目,得高望众。

“没想到古施主身边还有这样一个厉害人物。”

了尘指的是忠臣,似乎对刚才之事并没有放在心里。

“没想到和我称兄道弟,骗了我一碗阳春面吃的人,会是了尘大师你啊。”

“哈哈,人生何处不相逢,”了尘依然双手合十,样子谦恭谨慎,“老纳只是以不同的身份,去帮助古施主和我的易儿。”

“胡言乱语,”了缘缓缓坐起,说道:“要不是那天夜里你有杀我之心,我怎会身负重伤跑来此处?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你的野心而起。”

“竟有此事?”古驰此时还真想把事情弄明白了,“师叔,那你说说,了尘大师如何要杀你了?”

“你可记得是我将你引入峨嵋后山的那个山洞之中?你又记得最后是我推你下井?”

“我当然记得,真是永身难忘。”

“是,”了缘深表谦意,脸上也有愧色,“那是我故意为之。”

“现在看来,确是如此了。”当时古驰的心里其实并没有怪罪了缘,因为他一心觉得了缘只是神智不清,何罪之有?然后,这一次古驰心中不快,这两个白易最亲近之人,却是阴谋的缔造者。

“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要阻止你在八月十五那天穿越回去。”了缘说,“那一次阻止的不光是你,还有我师兄的野心。”了缘看了看一旁的了尘。

“野心?”古驰不解,了尘能从这件事中获取什么呢?

“我师兄是要改变历史啊。”了缘说,“他想通过你和白易的轮回为他夺得天下。在古代那个乱世之中,夺得天下惟有靠你这个李煜的身分,所以他想方设法勾起你和白易的前世记忆,并且极力希望你在峨嵋之上成功穿越,因为只有在峨嵋上穿越回去,他才能控制你们。不仅可以自如穿越古今,而且还能顺理成章当你们的国师,当你和白易大功告成之时,他也就会杀掉你们,就像历史发展的一样,让李煜和娥皇都早早死去,而历史的大方向却变成了,一个国师登上了帝位。”

“真是一派胡言!”了尘在一旁不紧不忙的说道,“老纳一个出家人,这身臭皮囊早已远离尘世,为何要当什么皇帝?”

“哼,真是说得好听,你的佛经只是你的门面,你的灵魂早已被权欲的魔鬼给呑噬了。”

“老纳这要问你了,”了尘冷冷地望着了缘说道,“若是老纳想当皇帝,自己早就回到了古代,任凭我的学识,无需靠古驰和白易也能夺得天下,何必这么多此一举。”

“此话听起来好像不错,”了缘摇摇头说,“就算天下人不明白此中的原由,你和我也不会不明白,师兄,若不是与历史有任何关联之人,即便越穿到了古代,也将化为灰烬,死无葬身之地。”

“你……”了尘面红耳赤,却找不到任何反驳的机会。

“古驰,易儿,”了缘对这二人说道:“正是因为师兄看破了我是装疯卖傻,才要置我于死地。而你们俩的孽缘因前世而起,也应该回到前世去解决,至于最终的结果如何,那得看你们的造化了,起码好过再受轮回之苦,每一世都纠葛在这情感之中。”

看见了尘已无半句可说,白易的眼泪涮涮地流了下来,她冲着了尘喊道:

“当初你为了夺取烧槽琵琶,不惜将我打伤,然后又嫁祸给师叔,这一切难道真的都是你做的吗?”

白易伤心的跪在地上,双手掩面哭得全身发抖,她真的不愿见到这个将自己养大的恩师,却是个丧心病狂的人。

了尘闭起了双眼,眼泪也流下了来,他盘坐在地上,嘴唇不停地的颤抖,“罪过啊,罪过啊,老纳就算下了地狱也赎不回这样的罪过啊。”

这时的古驰紧紧的抱住了白易,给了她最温暖的怀抱。但古驰仍有件事不明白,向了缘问道:

“那么,我们为什么又要在此穿越呢?这件事与柳慧君又有什么关系?”

“古施主的疑问,就让老纳来为你解答吧。”了尘平静了一下心情,但眼睛还是紧紧闭着,也许他不愿看到白易那张失望以及绝望的表情。

“当初,我的师弟了缘偷偷与柳慧君相爱,已经破了佛门大戒,但上天有好生之德,老纳没想赶尽杀绝,只是决意忍痛将自己的师弟驱逐佛门,永远不能踏足佛家半步。”了尘说着长叹了一口气,“可惜啊,老纳也是五根不净之人,看到柳慧君时,我就知道她并非普通女子。所以在一次混乱之中,我把了缘击昏,然后秘密将柳慧君移至峨嵋的别处。”

“她是怎么样一个不普通的女子?”古驰连忙问道。

“这个柳慧君长年生在峨嵋之巅,而且那个秘密的山谷之前也无人得知,殊不知那个山谷吸取了日月之灵,生活在此的人也会有着灵气。”了尘继续说道:“柳慧君的父亲是峨嵋山的前任方丈,年纪轻轻就有所成就,然而空有一肚子经文佛学,却和了缘一样解不脱凡事情缘。在一次佛法会中,他结识了一个女子,随后两人坠入爱河,方丈深知自己破了大戒,无脸再面对佛祖,自动脱下袈裟,打算远离佛门。但当时人的思想极为不开化,对他们咄咄相逼,这二人情缘未了,又受不住世间的道德惩罚,只好在深夜悄悄溜走。即使这样,也使全寺的和尚发现了,他们举着火把满山追寻,最后二人无路可逃,钻进了那个山洞。当时的人们都知道那个山洞是佛门禁地,是藏着恶魔的地方,谁进去了谁就坠入地狱永不超生,所以当时没有一个人敢进去。因此,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他们二人进去之后真的就杳无音信了,时间久了,人们也就忘记了此事,只不过那个山洞门前的长长一条路却被无数枝条封堵了。那里从此再也没有路了,人们也更加不记得这个山洞了。”

了尘叹口气说:“没想到十几年后,从这个山洞中出来一个妙龄少女,天真活泼,而且深谐佛法,又识得失传以久的禅诗。然而,了缘也是寺院中的才子,学识非凡,他俩相遇怎不擦出火花?本来是一段好的姻缘,老纳应当成全,但是欲望占据了我的灵魂。像柳慧君这样一个灵性之物刚好可以将其存封在这个洞内,她体内散发出来的灵感可以直接影响这里的轮回命门,而之不能成功运作。”

“那你是如何知道世上还有这么一个地方的?”古驰仍然不解。

“很简单,我即然能知道你和白易的前世,就一定能知道这个地方,只不过这里的桃花阵对我来说起不什么作用,别忘记了我也是通晓音律之人。”

说到这里,古驰有问道:

“那我们的亲生父母又是谁?我们又如何会落入到你的手上?”

“这个问题恕老纳不能告之,只有等你们回到过去自己找答案了。”

“回到过去?”古驰冷冷地笑着说:“你的阴谋还没有完吗?”

“老纳已经知道悔过了,”了尘终于睁开眼睛,望着仍然伤心欲绝的白易说:“易儿的眼泪洗涮了我的灵魂,今日就是我的大限,我不去见佛祖了,我直接去地狱。”

“等等!”了缘有话说:“柳慧君呢?她死了吗?”

“她真的就在你坐的石台之下,”了尘指了指这个坐台,说:“师弟,你所坐的地方也正是轮回的命门,只要让白易和古驰坐了上去,你我经念引度,就会开启命门,然后命门开启之时,柳慧君也就出现了。”

了缘立马从石台上下来,示意古驰和白易速速坐上去。

白易稍有犹豫,此刻她不知道是否应该相信这些,但古驰却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目光,并且说道:“不管是凶是吉,你我都要一试,我答应你,就算我们化为尘埃,我也和你不离不弃。”

白易轻轻笑了笑,紧紧地抱住古驰,此刻就算失去了所有的爱,她也觉得此生能有古驰相伴,死也值了。

当他们坐在石台上时,一旁的张小莉和莫回头却是一副欲言有止的表情。最后,莫回头实在忍不住了,对着古驰喊到:“小矮子,别辜负了白易。”张小莉也跟着喊到:“也别忘了我们……”这话一出,二人心中升起无限的悲凉,她们清楚自己在古驰心中的份量,“别忘了我们”这个愿望,多少有些奢望。但这样一别或许是永别,她们二人只希望古驰和白易平平安安,永远相爱,这样的祝愿才是她们心底最无私的爱情,最纯真的爱情。

古驰回头望着她们,朝她们微微一笑,这两个生死相交的朋友,古驰没有办法回报了,此时此刻只有以笑相报。这二人见到古驰的笑脸,心中无比欣慰,因为他的笑,带着感情。

了尘和了缘开始念诵轮回经文,突然一道白光从上空直直落在古驰和白易的中间,这白光慢慢地扩大,形成一个圆柱体罩住了这二人全身,这个溶洞上的文字从每个石柱上飞了下来,围绕在古驰和白易的四周,这此文字跟随着白光体不停地转动,猛烈的冲劲好像要将古白二人撕得粉碎,他们紧紧抓住对方的手,但却因为强大的外力,使二人分开来,看着对方向不同的方向分离,他们大声呼喊着对方的名字,但是此时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

正在此时,忠臣也一跃进了这个白光体内,他对着古驰喊到:

“臣誓死跟着陛下。”

就这样,当白光慢慢升上天空,缩成一颗星的时候,古驰、白易和忠臣三人也就从这个世上消失了。

这个溶洞的文字被抹得一干二净,也失去之前光鲜。张小莉和莫回头从开启的一道新门走了出去,再也没有回过头。

而那个石台也裂成了两半,了缘缓缓走了过去,看到了石台下的柳慧君,柳慧君依然年轻漂亮,虽然紧闭着双眼,怎么叫也叫不醒,但她的样子真的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了缘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脸上泛起久违地笑容。他似乎又看到了他们二人在峨嵋之巅上快乐的往事,这种快乐也将成为永恒。他抱着柳慧君躺在这个石台之下,很久很久。

了尘也做了最后一件事情,他将石台重新封存,自己坐在了上面,他在心中把忏悔经念了上万上亿次,直到他气绝身亡。

现在,又是一个世界了。

北宋,开封,陇西郡府。

时间回到了太平兴国三年(公元978年),李煜服下了赵光义赐的“牵机妙药”,已然痛苦地、府首称臣地跪在了地上。

小周后冲进院中,看到李煜如此之状,悲痛欲绝,正要拨簪刺向自己的咽喉时,突然听到李煜说了一句:

“皇后且慢。”

只见李煜又站了起来,精神健硕,气宇轩昂,就和年轻时的样子一模一样。李煜高高在上,对着黑夜,对着满天的繁星喊道:

“朕回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拯救周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