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目录] > 第8章::烧槽琵琶

《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

第8章:烧槽琵琶

玄小烨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相传,大周后娥皇善于操缦安弦,弹得一手好琵琶。凡听过她演奏的人,都将忘我地把自己融入到白居易《琵琶行》的意境中去:“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或者是“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流泉水下滩。”再或者是“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就连深谙音律的李璟(李煜之父),听了娥皇所演奏的琵琶后,也是赞赏不已,特赐给她一张宫内珍藏的稀世名贵“烧槽”琵琶。而白易从墓穴中奋不顾身夺得的就是这把千古闻名的“烧槽”琵琶。

然而,白易又是如何知道这里埋藏着“烧槽”琵琶?她对李煜之墓穴如此熟悉,却在墓穴之中对李煜的棺材不闻不问,似乎从一开始,她的目标就是这把琵琶?古驰回到酒店之后,对这些突如其来的事情感到疑惑重重。

白易这一天都将自己锁在屋内,时而轻弹琵琶,时而又扶琴掉泪,好像见到了故人,有万千之情感要表述一样。

古驰却在另一屋发愁。突然一声惊叫声,打破了古驰的思绪。这一声是从白易的屋内传出,古驰来不及思考,一脚踹开白易紧锁的大门,只见白易躺在地板之上,双手已布满了鲜血。

“怎么回事?”

古驰一把将白易拥入怀中,并发现其手腕处的血还在不停地涌出。

“可能伤到动脉了?”

古驰立马脱去外衣,将自己贴身内衣撕成条形,再为白易简单的包扎。随后便抱起有些晕阙的白易直奔医院。在寒冷的冬天,古驰光着臂膀抱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都不止的白易在街上狂奔时,大家都无法识别跑过去的是什么?只能清楚地看到一个女子横卧在半空,就如睡美人一般招摇过市。

一阵寒风袭来,人们都纷纷关上门窗,宁愿躲在家里哆嗦,也不愿再闻什么天下怪事了。“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这是大家一致的论调,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可是上半身全luǒ的古驰在奔跑中却是热血膨胀,爱在沸腾。

因为及时的止住了血,白易现在已经没有大碍。而白易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琵琶被人抢走了!”

按照白易事后的表述,是有人夺窗而入,持刀将那烧槽琵琶抢了去,而白易是在与匪徒抗争中受伤的。

“真是没了王法了,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我这就报警!”

古驰气得肺得要炸了,掏出手机正要拨打110时,却被白易拦下了来:

“不!不要报警!”

白易是个有秘密的人。至从与白易认识之后,古驰就已这样认为了。他原本不把任何女人放在眼里,却被白易的神秘深深吸引。然而,事实发展到后来,他越来越忍受不了白易的这种神密,他觉得她隐瞒了许多事情,而这些好像又与自己息息相关。但古驰想不出这些事与自己又有何相干的?他宁愿做一个被天下人都唾弃的无赖,也不想像现在这样想着去发掘什么秘密,因为古驰要的是自由。但古驰每每想来都会一阵头昏目眩,不能自拔。

“你到底在做什么?你看你都伤成这样,还差点没命……为什么不报警?”古驰情绪激动,第一次对白易吼叫起来,“就为了那个破琵琶?我还怀疑你是不是骗我来盗墓呢?”

听到古驰这最后一句,白易一阵心痛,不禁又流下了眼泪。

古驰知道自己语气过重了,平静之后,递给白易一张纸巾:“对不起,我只是担心你!”

白易抹了抹眼泪说:

“我们现在不能报警。因为我丢得是一把古琴,而且还是盗墓得来的,报警之后,警察一定会问明原由,那时候我们就真成了贼了。”

“那是谁抢走了琵琶?”

“我暂时还不清楚,不过在和他抢斗的时候,我发觉他的手腕上有一串佛珠,因此我想那人可能是个和尚。”

“和尚?”古驰想起白易的身世,问道:“峨嵋山的?”

“这一点还无法确定,只有等我们回到了峨嵋山才能一问究竟。”

“那他为何要抢你的琵琶?”

“现在只有两种可能,”白易说:“第一,这个估且是和尚的人或者发现了我们在盗墓,他来抢自然是图财。如果是这个原因倒也好办了,抢来之物必将急于脱手卖出去,只要我们能找到买家,琵琶就还会回到我身边。”白易分析道:“而我怕的就是第二种原因。”

“那是什么?”古驰追问。

“就是不想让我知道事实的真相。就是我体内灵魂的真相。如果是这样,那人一定不会轻易现身,要再找到这个琵琶恐怕就难了。”

“真相?真的那么重要吗?”

“也许对你不重要,但对于我,这或许就是命。”

白易说着又伤心的哭了,她把脸转向一侧,不想让古驰看到自己流泪。

“古驰,我可以断定你的体内也有这样一个灵魂,而且我们两个的灵魂是息息相关的。”

“就算这样,那么一把破旧的古琵琶就能让我们获得真像吗?”古驰不相信什么宿命,他根本就没有把命当回事,“难不成我们还和那个李煜有关系了?”

“你不能不相信这些,这些或许就是事实。”白易说到了这个古琵琶时,给古驰讲了一个历史故事。

在中国古代有才情的女子并不多,而李煜的皇后就是一个。这个被人称为大周后的娥皇,出生在富贵门第,自幼就经学富五车的蒙师指点,早在闺阁中业已熟识文墨,除了潜心经史百家之外,还留意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嫁给李煜以后,又伴随才高八斗的李煜奋力攻读,他俩在切磋深奥学问之余,还探研高雅的琴棋技艺。而李煜在诗词上各成一体,成为大家。但娥皇的琴技也像李煜的词作一样深深打动人心,得到众人的赏识。

有一次,娥皇在给李璟祝寿时特弹奏了一曲,令李璟十分喜爱。因此就赏赐给她这张名贵的“烧槽”琵琶。

以烧槽制作乐器始于东汉蔡邕。据说,蔡邕见人烧饭,常劈桐木为柴,桐木遇火炸裂,音色清脆。蔡邕由此得到启发,将未经充分燃烧的桐木保存下来,制成古琴,经人弹试后,发觉琴音分外修扬悦耳。因此用这种方式制造的琴也是无比珍贵的。此方法就叫做“烧槽”,而在琵琶之中,“烧槽”更是少之又少了。

“这是娥皇偶得烧槽琵琶的故事。”白易说,“我为何要对你说这些无用的话,那是因为我发觉我在弹奏这张琵琶时,有许多我从未经历过的影像一一掠过我的脑海。但是这些影像都不完整,我见到有皇后、皇帝;有轻歌曼舞,还有美酒佳肴;有拥抱,也有分离……这些影像过去从来没有过,就连梦中也不曾见过。但我只要一拨弄那张琵琶的琴弦,它们立马就浮现出来。古驰,我发现那就是我的前世。”

“我有一个问题,自从我们发觉各自都有不凡的境遇后,好像一切都变得很顺序,比如你能轻而易举的找到李煜的墓穴,再比如你很清楚地知道墓穴中的某个暗格内就是藏琵琶的地方,为什么会这样?”古驰满腹疑问,或许知道答案,对了解自己是谁也有帮助。

“我之前说过,那是因为梦的指引,我曾经常梦见一座坟墓,我会走进墓内,很自然地从一块脱落的墙壁上取出一张琵琶,然后就坐在一副红色棺材边开始弹奏,边弹边哭,直到把琴弦弹断,把眼泪哭成血泪,我才会从这个梦中醒来。”白易说着就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转过身望着古驰的眼睛说:“起初我不知道这个墓穴里躺的是谁,后来我在梦中叫了一声‘从嘉(李煜的原名)’才知道原来这是李煜的墓。这一切也许是偶然,就像我偶然在深夜遇见烂醉如泥的你一样。”白易伸出一只手,无比深情地抚了抚古驰那粗糙而肥大的脸庞。

“也许,你是故意生得这般模样的。”白易闪着泪光,却是满脸的微笑。

……本章完结,下一章“:命中注定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