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苦命王妃 [目录] > 第5章: 玉蝴蝶

《苦命王妃》

第5章 玉蝴蝶

fenghuang·siwang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梓月拖着疲惫伤痛的身体回到七王府,静悄悄的,只有几个院公在有一扫帚没一扫帚的打扫着庭院,看到梓月浑身伤痕如木头人般回来也都爱理不理,因为除了几个知道内情的幕后黑手外,梓月在人们眼里早已臭名远扬。

梓月回到房间,找出一些涂抹伤口的药物,静静的、孤单的、轻轻的涂在几乎面目全非的脸上。

她忽然有种熟悉的感觉:昨晚似乎有一个温暖的怀抱一直在陪伴自己,似乎有一双温暖的手在抚摩自己的伤痕,似乎有一颗火热的心在为自己心疼……

她依稀还记得那张脸:沉着、明朗、坚毅,但眼神里始终流露着温柔的疼惜!

虽然她伤痕累累,但她发誓她永远也忘不了那双眼睛里包含的温柔与爱怜---那是属于自己的---她肯定!

梓月苦笑了一下,自己身负血海深仇,手无缚鸡之力已不知何时才能大仇的报,如今却在为这些无聊的事情浪费心神。

也许她这一辈子注定没有享受爱情的权利!

想到这里,她的心忽然好痛好痛,眼前又浮现出那双温柔的饿眼睛,挥之不去……

“王妃,七王爷驾鹤西游了!”一个太监象在陈述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似的向梓月报告着当朝王爷的死讯。

“知道了。”虽然梓月从嫁过来到现在将近半年的时间里从没有见过她所谓的夫婿,但是她的心还是痛了---从现在开始她就是寡妇了!!

“哈哈……”梓月人不住冷笑起来,多么滑稽多么残酷的事情啊。

梓月站起身来,拿起太监托盘中的白花插在原本就没有任何饰物修饰的青丝上,她要以七王妃---一个未亡人的身份去主持她素未谋面的夫君的葬礼。

虽然七王爷在皇亲中视为耻辱,但是,人已经死了,况且是皇子,所以葬礼的排场还是很大,吊唁的人也很多。

梓月跪在灵堂的最前面,已经一天,没有喝一口水,没有进一口食物,在她的对面跪的是那一群扭扭捏捏如妖精般的她的夫婿生前最宠幸的面首。

梓月感到很耻辱,和那样的一群人跪在这里,置她于何地?

“四王爷到---”

随着堂口一声长宣,政宣一身蓝色长衫走进了灵堂,梓月感到一阵莫名的压抑----这是怎样的一个人,竟有如此神奇的魔力?!为何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觉?

梓月悄悄的抬起头,他依然是那副模样,但多了一份忧郁和王者气概。

最近政宣暗地里剿灭了好几股萧妃的势力,使她元气大伤,这也是他能如此轻松的来参加他一向都看不起的弟弟的葬礼的原因,他这也是惑敌之术。

其实政宣早就觉察到了这个七王妃的目光,他不由在心里瞧不起她:夫婿尸骨未寒,她已欲红杏出墙,竟然在灵堂上偷看一个陌生男子!

政宣上完香,鼻子鄙视的轻哼了一下转身便走,但是,梓月呆住了----政宣那一侧的腰间赫然是她遗失的玉蝴蝶!

半年前,她受伤回来,绝望之间没有过问救她的人是谁,也没有在意她身在何方,任由一个丫头把她送到一个门口,在老天的保佑下让意识模糊的她摸回了七王府,也是在回来后,她发现遗失了玉蝴蝶。

但是,现在,那个她从小贴身的玉蝴蝶别在堂堂四王爷的腰间,那个消失了半年的玉蝴蝶没有预兆的出现在她面前,洁白的蝴蝶在那蓝色的腰带上是那么的醒目,那么的明显!

她明白了一切:那个温暖的怀抱是他的,那双温柔的手是他的,那双爱怜的眼睛是他的……

这半年来,她没有机会报仇,没有生活的乐趣,她把自己封闭在这个小小的王府中已经看破红尘,心如止水。

但是,现在,那个玉蝴蝶在她心里搅出一层又一层的涟漪,让她久久不能平静。

她灼灼的目光一直跟着政宣,忘记了这是灵堂,忘记了她是王妃,忘记了后面吊唁的人仍络绎不绝。

“也许我该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在大厅广众之下有失皇室尊严的女人!”政宣打定了主主意,突然回头狠狠的看了梓月一眼,梓月没有防备,正好迎上政宣毒辣的眼光,梓月吓的一哆嗦,赶快收回了眼光,心彻底乱了,因为这一眼,她又掉进了另一个深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美人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