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在大清后宫:苏墨儿传奇 [目录] > 第4章: 始末(1)

《爱在大清后宫:苏墨儿传奇》

第4章 始末(1)

花蕊随风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片急促的脚步声传遍整个御花园,两个太监看看身边早已倒下的女人,再看看青胫暴露的皇帝,吓得双腿发软,直直的跪在地上,他们知道,死期离他们不远了。

康熙跪下抱起早已面无血色的女人,发出悲痛的叫声,“墨儿!”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快传太医!”这怀里的女人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之一,他决不允许她就这样死去。抱着她直奔乾清宫,还不忘记丢下一句,“将他们先打三十大板再做审讯!”

梦里又见到那红墙黄瓦,至来到这大清朝这个梦就不再出现,现在居然又有了,莫非我回到现代了?

可是心里总是期盼着别因为被惠贵人一罚就“魂归故里”,并不想走。在现代我没有家,更谈不上什么可以牵挂的人;倒是来到这里,那个人就那样深深的刻在心的最深处,抹也抹不去,这辈子唯一的亲人啊,才多久,怎又舍得呢?

在梦中极力的挣扎,想要动动自己的手臂,只有这样才可以醒过来,以前也试过好多次了。可,力不从心,难道就是不能醒来?不,我决不放弃。

“墨儿,墨儿!”有人摇了摇我的身体,让我找到一丝的希望,我一定会醒的。

总算,在那人的推力下,我醒了。当时就在想,不管是谁,定要重重谢过。可是没想到是他,我以为就此别后永不会再见的。泪眼婆娑,想要去抱他,却没那个力气,只能小声的呼唤,“玄。。。”

他脸上的痛苦疲惫消失了大半,一面开心的搂我,一面宣太医,他,还是孩子。

“墨儿,你好些没有?饿不饿?还是要先喝药?”他紧张的看着我。

看他如此,忍不住嘴角上扬,“我饿了。”现在说话都没力气,应该是饿了挺久的了。

他忙宣膳,太医来了也被凉在前殿候着。应觉着不好让太医候太久,草草吃些,肚子不觉得太饿也就不吃了。

太医把完脉,说是身体已经好了很多,能进食了也就接近着康复,开了方子,嘱咐我以后要多用热水敷敷膝盖以下的地方,少走些路;而且身体以后可能会很虚,天冷了就要多加衣服,免得着凉,到时候可就又要吃苦了。

小全子送走太医,并支开所有人,屋里就只剩下我和玄烨。他就龙榻坐着,抱着我靠在床头,紧紧的。不知为何,他眉宇微微皱着,好象有什么事情困绕着他。

“我都已经醒了,你就不要担心了。”伸手抚着他皱着的眉头,希望他可以不要想太多。

正要收回的手被他握住,贴在他的胸前,“墨儿。”他的轻唤带着太多的惆怅,康熙不该有这样的性格。他顿了顿,好象想清楚什么,眉头稍微舒展,“不管怎样,你醒了就好。”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些不安,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反正,今天的玄烨总有些不大一样。忽喜忽悲的,原本以为自己了解他的,相处久了,却又不了解了。对他,我不能仅看历史。

“我叫你玄好吗?”一直都叫他玄烨,可是却有着说不明的陌生,或许我们之间应该有个不一样的昵称。想着《鹿鼎记》里的小玄子,叫玄也不错。

“玄?”他咀嚼一下,说,“你喜欢就好。”他脸上虽有笑意,却看不出他到底是喜欢我这样叫他还是不喜欢。

哎,就像他说的,我喜欢就好。呵呵,我很喜欢。

他松开我的手,扶着我躺下,“该去看折子了。这几日你昏迷,把折子拿到这暖阁居然也看不下去,心思都在你身上,也就索性不看了。眼下你醒了,我也就放心了。搁了几天的折子也该去处理了。”说完在我头上亲亲一吻,“好好休息。我晚上就不过来了。”

看到他离开的背影,心里有点酸楚,现在我好了,晚上他该去陪别的老婆了。帝王之家。。。帝王之家。。。心里反复咀嚼着这几个字,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什么都尝到了。忍不住一阵叹息。

刚巧被进来的若涵听到,小丫头像是憋了一阵气,看我如此便开始抱怨,“夫人叹息是应该的。”

不觉好笑,她哪里懂我的心思。笑着叫她坐到我榻前的圆凳上,“瞧你不高兴的样子,是谁惹我们若涵姑娘了?”

她坐了下来,气嗲着说,“万岁爷也太偏心了。”

“怎么说?”

“惠贵人把夫人害成这样万岁爷也不惩治惩治,不说夫人和万岁爷之间的情分,就是乾清宫的女官她惠贵人也没理由随便责罚啊。虽说她身边的宫女太监都挨了板子,可万岁爷连骂都没骂过一句惠贵人。真不知道万岁爷对夫人是怎么一回事。。。”

“夫人别听若涵姐姐胡说。”进来的是初雪,当日拦我的丫头。她进来不忘把门关上,“若涵姐姐说话也不小心点,要是传到万岁爷耳里少不了一顿板子。”

这丫头,果然是个心细的人,不象若涵,粗线条一个,要不是在我身边,以后的日子还真不知道有多少苦头吃,“初雪说的没错,在我面前可以随便说说,换了别人,你可得掂量着。”

若涵故意瞥了一眼初雪,戏说,“知道初雪厉害,救了夫人一命,现在连夫人都站在你那边。”

原来那日救我的人是初雪,还真没想到,“那我倒是要好好谢谢初雪了。”

“夫人这样说是折刹奴婢了。”看她谦卑的样子,说她机灵还真不为过。

“改明得向万岁爷那给你讨个赏,这是一定要的。”

若涵笑笑,“夫人你这是多心了,万岁爷早赏过了,首饰不说,现在她的品级可和我一样呢。

转头看看初雪,“是吗?”

“是。”

“那就好。”

罗罗身子,闭目养神,“你们跟我说说,那天是怎么一回事。”我倒想听听故事,想着惠贵人在乾清宫的耳目,浑身不自在。

若涵看着初雪,示意她来说。初雪顿了顿,“那日夫人一去就是一个多时辰,心里担心就到御花园去找人,结果看到夫人跪在雪里,身边还有两个公公,怕是奴婢也帮不上什么,赶紧去清宁宫找皇上。这才救了夫人,说来奴婢也没做什么。”

真的是这么简单吗?那惠贵人怎么知道我在御花园?刚巧?她不在清宁宫参加家宴,有胆子就那样随便离席?那日就算不被她碰上遇到那位大人她也想好了法子来治我。那日在乾清宫就初雪他们几人,不是他们报信还会有谁?我不得不怀疑啊。

更何况这丫头心思如此之细,难免会是惠贵人的人。

她两见我不再说话,也静静的站着。

“那日去御花园找我你就没看到别人?我走之后有谁离开过乾清宫?”

等了很久也不见她回答,于是张开眼看着她,若涵却是一脸迷茫。久了初雪才怯怯的说,“是桂儿。”

“其他人呢?”

“除了奴婢找您的那会不知道有没有人离开过,其他的时候都在。”

眼睛闭上,用手轻轻揉着太阳穴,缓缓说,“去叫桂儿来见我。”

站着的和坐着的都脸色苍白,一动也不动。

心里一阵颤动,不该是。。。“怎么回事?”强忍着镇定。

“死了。。。”初雪说着泪水滚滚下落。

……本章完结,下一章“ 始末(2)”↓↓↓更精彩哦!